龙运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龙运》是由网络小说家我爱123撰写的,目前连载于看书网,共三十四个章节。
作品名称
龙运
作品出处
看书网
文学体裁
小说
作    者
我爱123

目录

龙运目录:

编辑
  • 第一章 :打劫
  • 第二章 :幽灵
  • 第三章 :恩仇未了
  • 第四章 :陆家厅堂
  • 第五章 :军火大亨
  • 第六章 :地下工厂
  • 第七章 :擦不出火花成不了爱
  • 第八章 :杀红了眼的战神
  • 第九章 :蝴蝶效应(一)
  • 第十章 :蝴蝶效应(二)
  • 第十一章 :D国商号
  • 第十二章 :送上门的我收下
  • 第十三章 :算计
  • 第十四章 :深夜雷击(一)
  • 第十五章 :深夜雷击(二)
  • 第十六章 :又一次机会
  • 第十七章 :霹雳行动(一)
  • 第十八章 :霹雳行动(二)
  • 第十九章 :忍看山河碎
  • 第二十章 :纵横三百里
  • 第二十一章 :马帮
  • 第二十二章 :精英荟萃
  • 第二十三章 :玩命般的投资
  • 第二十四章 :釜底抽薪
  • 第二十五章 :远程狙击
  • 第二十六章 :隐忍
  • 第二十七章 :金鹰计划
  • 第二十八章 :新多城
  • 第二十九章 :小试牛刀
  • 第三十章 :飞跃
  • 第三十一章 :作难的Y国人
  • 第三十二章 :强取加州(一)
  • 第三十三章 :强取加州(二)
  • 第三十四章 :强取加州(三)

龙运内容:

编辑
第一章:打劫
  阳春元月,上海浦东区花旗银行门前人山人海。新老军阀、贪官污吏、富吏巨商以及妓院老鸹、和尚尼姑都在排队等待银行开门营业。傲慢的M国佬从银行里走出来,站在人群边用脚踢着一箱箱现金、银元、黄金和贵重物品,奸笑着喊道:“这么重的东西,真麻烦!”
  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挥动着手帕,挑逗般的说道:“哟,如果不是小R本攻打上海,你的生意能有这般红火?老娘从十三岁买春,好不容易积攒了这点棺材本,存到你这里才放心。”
  银行经理约翰·韦德不怀好意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问道;“你真的放心?就不怕小鬼子不讲信用把我的银行洗劫一空?”
  “谁敢老虎头上扑苍蝇?谁敢在洋人的租界里抢劫?中国的四大家族、大军阀都通过花旗银行把金银财宝转存海外,董事长是看不上我们这点东西吧?如果真有敢打劫的,只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银行行长赫尔翰小心翼翼的说道:“战乱年代还真有吃了熊心豹子胆之人,听说昨晚D国的三艘货船被洗劫一空,丢失了三万支步枪、五百挺机枪、两千支盒子炮、十部电台、两百发弹药和大批军用物资。”
  “有这事儿?”经理约翰·韦德脸色剧变。
  “真的。有人说是小R本搞的鬼。昨日,数十名日侨青年同志会成员趁夜放火焚烧了三友实业社,又砍死一名、砍伤两名前来组织救火的工部局华人巡捕。当天下午,田中隆吉煽动1200名R本侨民在文监师路(塘沽路)R本居留民团集会,走到靠近虬江路时,开始骚乱,袭击华人商店。”
  韦德摇摇头说道:“我们是银行业,大白天的他敢来抢劫咱?”
  “啪!”
  “哒哒哒——”
  银行内传来热闹的手枪、机关枪声,韦德和赫尔翰脸色大变。正在排队的人群顿时打乱,而四周已经出现了身穿黑色服装、带着墨镜持枪的人流。这群打劫者端起了杀人利器,子弹像瓢泼一半洒向人群的头顶。
  “放下手中物件赶快滚蛋,舍财不舍命,快!”
  “哒哒哒,快跑,大R本皇军饶你等一条性命。”
  “八嘎,放下箱子!”
  枪声,呼喊声,哭叫声交织在一起,混乱的人群有一部分倒在血泊中,持枪者毫不手软,夺过死者手中死死抱着的箱子扔到开过来的汽车上,用子弹驱赶着慌乱的人群。
  武装抢劫者一部分人已经闯进银行的营业大厅,里边顿时响起了剧烈的爆破声。韦德脸色苍白,对身边的持枪者抗议道:“我们是M国人,这里是租界,巡捕马上就要过来了。”
  “M国佬,你真的以为我们是抢劫者?公共租界马上就要变成大R本帝国的领土,识相闭上你的臭嘴!”一个手掂双枪的青年忽闪着凶狠的目光,对身边的两个手下使了个眼神:“押着他们进去,把所有保险柜、金库全部打开!”
  “哈伊!”
  “我抗议!”
  “八嘎,呯!”双枪将手起一枪,子弹顿时射穿了约翰·韦德的大腿。
  “抗议无效,不听命令者杀无赦。”
  枪声,惊动了租界里的巡捕房,三辆警车飞奔而来,十多个戴着面罩的打劫者顿时射出了密集的子弹。只见四个持枪者登上警车,把尸体扔在地上,让银行里朝外抬箱子的人把东西装上去。
  “快,一个小时必须撤退!”
  一个带着眼罩的抢匪嘻嘻笑道:“飞鹰老大,我们这次闹大了吧?”
  “野狗,车辆够不够用?”飞鹰没有正面回答,却对另一个魁伟的匪徒询问着。
  “放心吧,我们一路偷到了小鬼子十辆卡车,加上银行里的三辆轿车、租界巡捕房的三辆警车,足以把所有东西都装走。”肖刀眼神朝远处眺望着,浑厚的男音回答着老大。
  “金鱼,去里边督促一下,尽量别耽误撤退时间。”
  “是!”金鱼非常开心,细腰一扭朝银行飞奔而去。
  这群有组织、有预谋的打劫者,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就把花旗银行给洗劫一空。增援而来的巡捕们不敢靠前,拿着铁皮喇叭在高声呼喊着。不耐烦的匪徒首领飞鹰伸手从腰里掏出两枚烟幕弹,奋力一扔对部下喊道:“上车,去施高塔路。”
  “哈伊!”
  恐怖的抢劫案像风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工部局和巡捕们等到烟雾散去,发现地上留下一地尸体,而匪徒们早已驾驶着汽车窜进日租界。从银行里跑出来的银行行长赫尔翰大声吼叫着:“抗议,小R本是他妈强盗!”
  头戴深蓝色鸭舌帽,穿着有公共租界臂章制服的巡警长官苦笑道:“这群强盗绝非一般歹徒,他们武器先进,训练有素,说不定就是小R本的特种部队。”
  工部局领导愤慨的喊道:“R本人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租界,是国中之国,是欧美各个强国在上海的领地!东洋鬼子和中国政府开战,他们却乘机在租界里扔炸弹、抢银行,简直不把租界放在眼里!”
  吴天亮探长拍着胸口说道:“匪徒有三百多人,机枪都有三十挺!这一次咱们巡捕房损失可不小,死去的弟兄少说也有二十多。弟兄们拼死追到日租界附近,没有工部局的批准我们不敢越界追剿匪徒。咱们的暗探看得明白,这群强盗闯进了百老汇怡和洋行。”
  “走,去R本领事馆交涉!”工部局头领愤怒的对花旗银行行长赫尔翰提醒着,独自朝自己的轿车走去。
  日租界里,R本宪兵队特高科科长井上正在怡和洋行门口查看。地上放着十几具R本人的尸体,洗劫后的洋行被炸弹炸的一塌糊涂。宪兵少佐松本开着三轮车过来,在井上身边跳下来说道:“中佐,敌人在咱们的租界里消失。”
  “消失?八嘎,我们的军队正在和支那人交战,而后方的洋行却被打劫。大R本帝国的旗帜下竟然出现了这么多武装匪徒,这是宪兵的耻辱。松本少佐,你是大R本帝国智勇双全的特工,如果不能在一天内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请你剖腹自尽吧!”
  “哈伊!”松本弯腰答应一声,随后疑惑的说道:“中佐,会不会是黑龙会,或者是浪人们干的?这件事儿太奇怪了,刚洗劫了花旗银行,回头又把怡和洋行给抢劫一空。”
  若有所思的井上郁闷的说道:“一切证据都指向了我们大R本皇军,D国人抗议,M国人已经去R本大使馆开始交涉。这次我们有嘴说不清,如果不能破案,恐怕会遭到公共租界和各国政府的严重抗议!”
  “难道我们大R本公民会洗劫自己的洋行?”松本提出了质疑。
  “M国佬说咱们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那些打着(忠于天皇)的旗号,披着(爱国主义)外衣的黑龙会、浪人不是没有可能,一定要清查租界,否则,你我都无法给军部和天皇一个交代。”
  松本苦笑道:“十多辆汽车和满载的金银不可能留不下一点线索,宪兵队已经四处排查,很快就会找到这群歹徒。”
  “报告!”一个R本宪兵跑了过来,走到松本面前喊道:“长官,汽车在吴淞口码头找到,听说有一艘货船朝R本航行,只能要求海军协助拦截。”
  特高科科长井上吃了一惊,困惑的望着汇报的宪兵:“有没有人看到匪徒登船?”
  “长官,我们找到了汽车,也找到了几个码头工人,他们亲自从汽车上卸货,把所有箱子抬上了货轮。”
  “轰——”
  一声巨响,把所有人都惊吓一跳。大家把目光朝爆炸的方向望去,只见海面上浓烟滚滚,好像一艘船遭受到袭击。松本沮丧的说道:“完了,洗劫花旗银行的匪徒真他妈高明。”
  “是他们引爆了自己的货船?”井上不解的看着松本。
  “长官,这是一招金蝉脱壳,抢劫案成了悬案,我敢肯定,被抢劫的所有金银都不会在爆炸的货船上。”
  明白过来的井上频频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件事不要声张,把消息告诉给所有报社,就说抢劫的歹徒已经被大R本海军击沉在东海。宪兵队继续排查,我们一定要给军部一个合理的交代!”
  “哈伊!”
  1932年1月29日,正当中日在上海浴血奋战的时刻,M国花旗银行和R本怡和洋行同时遭受到抢劫。惊天大案和前一日D国三艘货船被袭击都成了无头案,一下子让上海各界引起了轰动。
  公共租界和日租界一片慌乱,都在议论真凶到底是谁。D国、M国和R本都派出了最优秀的谍报特工,三天后不得不宣布:“抢劫者失踪,被抢的货物和金银也同时失踪。”
  第十九路军第78师师长区寿年和十九路军参谋长黄强正在视察阵地,发现有十多辆汽车满载着货物从日方阵地出现。站在青浦县保安团长郑大炮身边的老狐狸爽朗的笑道:“是我的手下,去小鬼子心脏里打渔回来了。”
  郑大炮大惊失色:“在租界里、R本租界里闹出的动静是他们?”
  “嘘,赶快让你的部下放行!”
  “老狐狸,你们得罪了D国人、M国人和R本人,这件事儿一旦泄露,恐怕整个世界都不会有你们的藏身之处!”
  老狐狸看着心不甘情不愿的郑大炮低声说道:“我们做的非常隐秘,这一切罪状都放在了小R本头上。大炮,你是在担心你的主子吧?告诉你,他的儿子既然回来敢杀老子,像你这种角色只有两种出路!”
  郑大炮哭笑不得说道:“我知道。郑秀廷、马文健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造的儿子会来杀他们。”
  “难道他们不该死?别他妈啰嗦了,车队在你的阵地面前出了问题,你和你的兄弟都得完蛋。快,放行!”
  郑大炮在犹豫,老狐狸在步步紧逼。而这时的区寿年和黄强已经发现车队要通过阵地,举着望远镜观察后对身边的警卫士兵厉声喊道:“拦住他们。要仔细检查!”
  “是!”
  “坏了!”郑大炮紧张起来,他们是上海驻军的高级军官,车队一旦被查,自己也难逃脱干系。
  老狐狸眉头一揪说道;“别担心,飞鹰早就有周密的计划。走,你我见机行事。”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中国人。”
  “车上装的什么?”
  “武器。”
  “啊!”
  “是送给青浦县保安团打鬼子的武器。”
  听着哨兵的盘查和双方的对话,区寿年把目光转向了郑大炮。他激灵的打了个寒颤,点头哈腰说道:“长官,我们的武器太差,我们家老爷从租界里的军火商手里购买了这些武器。”
  黄强疑惑的看着郑大炮,忍不住询问道:“双方正在开战,他们竟然能从日战区里闯出来!郑秀廷有这么厉害的一支部队,干嘛不拉到战场上?”
  老狐狸微微一笑道:“长官,青浦县保安团原本就是我家老爷的私人武装,为了打鬼子,我们把一千多人的队伍交给了你们。我家老爷有家产万惯,保留一支护院的也是情有可原吧?”
  区寿年没有开口,走到汽车跟前掀开帆布篷朝里一看,惊吓的后退一步瞪大了眼睛。黄强眼神一扫吃了一惊,黑乎乎的枪口正对着他们的脑袋,车上的人带着大号墨镜,手中的武器竟然是最昂贵的冲锋枪!
  老狐狸紧走两步过来喝道:“休得无礼,这两位是上海驻军的区寿年师长和黄强参谋长。大炮,车队停在阵地前非常危险,要检查也可以,到后方去任由你们折腾。”
  “放行!”郑大炮流淌着汗水,紧张的对士兵们喊着。
  看着飞驰而去的车队,区寿年好像从阎王爷身边走了一趟一样呼出了一口闷气。他挥手拍散飞荡的尘土,对黄强低声问道:“参谋长,你见过这么厉害的部队没有?”
  黄强纹丝不动的站立着,眺望着远去的车队回答:“刚才如果我们强行检察,他们会不会真的开枪?”
  “会,一定会!这群人眼中的杀气说明了一切。”
  老狐狸呵呵笑道:“他们不会开枪,也不敢对咱们的长官开枪。长官,如果你不想惹上麻烦,就当这件事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你们是抗日英雄,希望能把挑衅的小R本彻底从咱们的国土上消灭掉!我家大少刚才说了,给你十九路军一万条步枪,六门迫击炮和相应的弹药,请长官笑纳。”
  “这么多?”区寿年吃惊了,一万条步枪足可以装备一个师,价值少说也有几十万大洋。
  一个身穿T恤、头戴礼帽,眼眶上带着黑色墨镜的青年豪放的笑道:“你们是打鬼子的队伍,这点东西算不了什么。前边茶馆里我们给第十九路军弟兄们准备了一点点礼物,是小R本的货币,你们可以花出去的。”
  看着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区寿年惊叹不已道:“是你们在日战区闹腾的?真了不起,两天内做出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兄弟,来我的部队吧,我给你团长的职务。”
  “哈哈哈哈。”年轻人仰天大笑,摇摇头说道:“谢谢长官的好意,我们在暗中能做更多的事情。上海闸北、吴淞、南翔一线,日军将会不断挑衅。如果遇到困难,我会暗中助你一把。”
  看着站起来要走的年轻人,区寿年急忙问道:“兄弟,能否告诉你的名字?”
  “我叫飞鹰!”
  “飞鹰?这是你的真名字?”区寿年不相信的瞪着眼睛。
  “名字是个代号而已。长官,我还有重要事情,咱们后会有期。告辞!” [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