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息

中文名
霍元甲
出品公司
华夏视听环球传媒(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拍摄地点
香港
导    演
鞠觉亮,邹集城
编    剧
陈翘英
主    演
郑伊健陈小春周牧茵丁莉
集    数
42集
类    型
武侠,古装,动作
上映时间
2007年
出品人
蒲树林
艺术指导
关锦鹏

霍元甲剧情简介

编辑
郑伊健版《霍元甲》剧照 郑伊健版《霍元甲》剧照
清末,英、法、俄等八国强硬侵压中国,日本亦对中国侵略不断。
  天津霍元甲生于武术世家,小时患有喘病,父拒授他武功,但志存高远的他,暗地里练得一身好功夫!
  霍元甲有两挚友,文的是发小农劲荪,他留学日本,广识博学,国势、外侮的事知无不言,对霍元甲影响深远。武的是北京顺源镖局镖头大刀王五,王五常与他切磋武艺,霍元甲得益不少!三人面对锦绣河山,各有抱负,霍元甲认为“欲使国强,非得人人习武。”
  霍元甲父霍恩第与师弟赵声显却因“秘宗拳”正宗,三十年走过来,两家械斗不断,霍元甲与赵家女儿赵倩男,亦因家族的恩怨,迫得在感情事上不得不暂且划上句号!霍、赵两家一年一度比赛争取“正宗”头衔“大校”的日子到了,双方斗得难分难解,中途横出一独臂老人程天笑,原来他是霍恩第、赵声显的大师兄,此次偕徒弟陈真回来搅局,危急之际,霍元甲猝然出手,把程天笑打走。程天笑性格偏激,受不了输在一个后辈小子手上,跟霍元甲再次比武3次,最后还是用了秘宗拳的最后3式把程天笑打死。陈真誓杀霍元甲为师报仇!霍元甲几经诱导,终化解了和陈真的仇恨,还收了他和刘振声为徒。
  
郑伊健版《霍元甲》花絮
郑伊健版《霍元甲》花絮(6张)
赵倩男表哥龙海生系出望族,父龙兆基先后娶庆亲王妹和赵声显妻妹为妻,龙海生认为自己具有王族血统,留日归来后,狂妄的他期望籍日人势力,有日能登上大宝!他看准静海沿海之利,籍向姨父提亲,意图控制静海,成为他起事基地,赵倩男失意于霍元甲,又被迫婚,寅夜逃去。
  龙海生取得姨父的信任,恣意做起鸦片生意,为他的霸业筹集经费,可一生正直的赵声显跟他急,却被龙海生阴谋弄死,赵声显儿子们不知就里,还死心塌地的追随龙海生…。霍元甲愤鸦片毒害乡亲,遂火烧鸦片,因而与龙海生结怨,龙海生又使阴谋,令霍元甲不得不离乡而去。
  霍元甲偕徒陈真、刘振声避走天津,与赵倩男再度重逢,两人亦因家族仇恨经已化解,遂拨开云雾,相处一起。
  一九零零年,霍元甲目睹挚友王五惨死洋人刀下,又在发小农劲荪激发下,他民族意识渐强。龙海生因赵倩男投向霍元甲怀抱,仇恨加深,籍与天津斧头帮走私军火关系,欲将霍元甲置之死地!然而一直暗地里跟龙海生接头的日本特务头子王熙文,因为欣赏霍元甲,暗地通知,让霍元甲不单逃过一劫,还令斧头帮众明白民族气节,龙海生暴露了阴谋,不得不夹尾逃去。
  原来王熙文以中国丝绸商人身份作掩护,一直为日本帝国进行入侵中国作准备,他跟霍元甲友好,期以利用他的武功,除掉打压他们大和侵华计划的洋人。
  霍元甲辗转到上海发展,他创立“迷宗拳派”。以技打败以“东亚病夫”辱我国人的俄国力士。声名大噪的他,又平息了武术界的门户之见。在农劲荪、赵倩男、刘振声、陈真等人协助下成立了“中国精武体操会”,令国人认识“习武不求技压群雄,只为自强不息!”。
  王熙文终于明白霍元甲是国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很难收为己用,遂与一直要置霍元甲于死地的龙海生合计,籍为霍元甲疗病,配以慢性毒药毒害他,龙海生引四国高手挑战霍元甲,决战当日,霍元甲战至最后突然毒发,在擂台上倒下,一代宗师与世长辞。
  陈真发现了日本人的毒计,直闯虹口道场,遇上在擂台上与霍元甲决斗的伊藤,陈真凭着悲愤的意志,终把伊藤打倒,更杀了王熙文报仇;同时龙海生亦带人欲把“精武会”查封,却受到刘振声,和倩男的阻拦,龙海生被刘振声他们打倒,重伤不治。几条人命,上海市长亲自带人来“精武会”拘捕陈真,陈真愿意牺牲自己,以保“精武会”的人平安,市长答应他所求,陈真毅然步出“精武会”,死在乱枪之下。
  “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五年后,有人在山西见到陈真,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小男孩,名字叫霍东阁。
  最后陈真、和霍东阁、刘振生、陆大安、创作了精武门 [2] 

霍元甲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天津静海,同属秘宗拳派的霍赵两家因为“秘宗正宗”之位,素来不和。两家各据小镇一端,开馆收徒,明争暗斗。霍家四子霍元甲身患喘病,其父霍恩弟称其为“小病夫”,拒授其武功。童养媳王云照终日捧着药罐葫芦跟在霍元甲身后照顾,被元甲称为“葫芦姐姐”。霍元甲与世仇赵家的三小姐赵倩男两小无猜,十分要好,整日在一起玩耍。赵倩男因母亲早故,未及裹脚,留下一双大脚,得以和父兄学习武艺。

    第2集
      霍父向元甲说明不授其武功的原因,一是因为他的病,二是希望他远离武林恩怨,为霍家留一条后路,并点明王云是其原配赵家是其对头,要元甲明白自己选的路。刘家镖局小当家、刘尧师傅之侄刘振声,自小与元甲玩到大,十分要好。刚从京城压镖回来就来霍家看元甲,并为他带回了“维新变法”的书和时局图。王云和赵倩男同去庙里上香,一起去求符,王云拿了唯一一块送给夫君的情长符,本欲在此的倩男只好求了个送兄弟姐妹的和气符。

    第3集
      霍家子弟一面敲锣打鼓回家,一面赞扬元甲武功。霍父对霍元甲偷学武功、不透露学武师傅十分恼火,拿出刀与霍元甲对打,并罚其在后院跪到天亮。霍母责怪霍父惩罚太狠,霍父却说出了元甲的武功弱点。王云担心元甲,在霍母的默许下,去给元甲送饭。却看见倩男也来给元甲送吃的,正追问元甲会武之事。王云一声咳嗽,倩男逃开,元甲赶紧将自己之前写在地上的“倩”字擦掉。王云让元甲有时间给自己买一双合适的鞋。

    第4集
      倩男得知表哥将到,让侍女小梅托振声带信,意欲和元甲私奔。元甲依信而至,在河边同倩男会和,却是劝她回去,表示自己因为对云姐、家人的责任和同大师伯比武的约定不能离开。倩男哭闹,元甲正在哄劝,两家人赶到,各指对方拐骗自家弟,对骂起来,元甲倩男二人相对无语。霍父大怒,霍母了解元甲做法,则十分欣慰。龙海生此番来静海,意在巧夺霍赵两家产业,以静海作为自己基业肇始之地。

    第5集
      龙海生在街上对倩男夸夸其谈,倩男不屑。忽然街上马惊,龙海生从马蹄下救出危险小孩,赵倩男欣赏,对其态度有所软化。元甲即将与程天笑比武,霍家上下、好友振声都很担心。霍父去看元甲伤势,对其遭受重踢却只伤筋骨很是奇怪,元甲解释自己用了少林功夫。二人说起元甲师傅及比武之事,霍恩弟有感儿子长大。云姐帮元甲烧水洗澡,很是担心比武,并要元甲比武回来再给她带一双绣花鞋。

    第6集
      程天笑与元甲开打,二人各有领先。霍恩弟、霍家兄弟及陈真先后赶到,程天笑与元甲已开战多时。程天笑招招出狠,甚至只攻不守,即将绝杀,一步步逼霍元甲使出秘宗拳最后三式。程天笑战败,被落下的杂物扎中脖颈,命在旦夕。程天笑此番其实是抱定必死甚至求死之心而来,愿望就是想看清当年师傅向自己保留的秘宗拳最后三式。如今心愿得以实现,程天笑满足,告诉徒弟陈真不要报仇,带笑而去。霍元甲目睹大师伯因自己而死,万分懊悔。

    第7集
      陈真扛棺材到龙海生医馆找霍元甲报仇,被龙海生手下拦在门外,打翻在地。霍父与元甲说起陈真,不希望陈真赴大师兄后尘,元甲表示陈真的事情自己早晚要面对,合适机会自己会做赵襄子。振声受元甲之托代为陈真送药,劝慰陈真放弃报仇。陈真拒不吃药,一心报仇,毫不听劝,知道振声与元甲关系,赶其出门。元甲出现,拜祭程师伯,陈真激动,被振声拦下。赵家兄弟一心帮龙海生布置药店掩盖下的烟馆,期盼着同表哥一起发鸦片材。

    第8集
      赵家兄弟送战书上门,霍家兄弟不服,霍恩弟欣然迎战。霍恩弟不希望元甲卷入此事,安排元甲去跟刘尧走镖,元甲心中不愿。霍母提点元甲,由他代替刘尧出镖,可让刘尧师傅留下调停比武之事,元甲明白,欣然愿往。刘尧受托,尽力调停。以岁寒三友丹青,终于说服赵声显,赵愿意与霍恩弟坐下面谈。霍恩弟闻讯十分感激,表示会尽力忍让,促成霍赵两家多年恩怨和解。赵家兄弟心有不甘,在龙海生“缩图乌龟”的刺激下,更是激动。

    第9集
      人们再次聚集在了大校擂台前,只是这次对阵的换成了两家掌门赵声显。一次摔倒台边,龙海生上前给其手里又塞了颗大补丸。赵声显将药丸吞下,不顾倩男及众人劝阻,再次上台。不想,几招不到,毒性上涌,口吐鲜血,幸得霍恩弟及时收手,未伤性命。霍家上下高兴,唯霍恩弟百思不解、闷闷不乐。霍母建议在刘尧师父陪同下,去给赵声显送些药材,以示探望,并求和解。赵家兄弟也对父亲此次败北不解,只有赵声显自己心知肚明。

    第10集
      元甲在房为圆房的事情烦恼。母亲进来与儿子聊天,以陈世美和薛仁贵的例子,教导儿子要担当责任,为霍家着想。霍元甲暗自拿下注意,决定同云姐圆房,第二日将此决定告等盼消息的赵倩男,倩男绝望,口口声声恨元甲,转头跑开。龙海生在倩男面前骂霍元甲,倩男虽然心烦,却依旧为元甲辩白。霍家上下开始为大礼准备。王云的神情却不再同早日高兴。大礼终于举行,众人簇拥着元甲进洞房看新娘子的时候,却发现刚刚行过礼的新娘不见了。

    第11集
      刘尧向知县禀明鸦片一事,决定将藏起来的鸦片处理掉。他将镖局房契交给侄子振声之后,借口出门办事独自上路。振声夜半越想越不对,又发现大伯房中无人,情急中找元甲商议,二人明白刘师傅想自己处理鸦片,赶紧出门寻找。刘尧到达藏鸦片之地等知县来人,不想却等来了龙海生等人,一番过招,惨死在龙海生剑下。振声、元甲在刘师傅座骑的引领下找到刘师傅,却已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第12集
      陈真在街上以挨打赚些饭前,龙海生看到命人将其带回医馆。他给了陈真一把洋枪,劝诱陈真除掉两人共同的敌人霍元甲。陈真表明习武之人不需此物,杀霍元甲也是自己个人的事情,但眼神却对着洋枪发愣。刘振声欲找龙海生报仇,独探济世医馆,却发现里面竟实为烟馆。振声怒砸馆,与烟馆之人打斗起来,陈真听到动静,探看到情形,蒙面将振声救了出来。陈真站在霍家门口,将出门的霍元甲一枪打倒,霍家人闻讯出来,看见元甲流血到底。

    第13集
      赵声显对龙海生已彻底看透,龙海生欲霸倩男,逼赵家于绝路,贩卖鸦片危害苍生。大雨滂沱,赵声显独自提枪到烟馆找龙海生了断。但久食鸦片的赵声显早已中毒至深,体弱无力,死在龙海生手上,被丢回赵家门口,英雄一世。赵声显临终留言将赵家产业交给倩男,已取消龙赵婚约,小心龙海生。倩男雨中抱父痛哭。眼见父亲尸体,赵家兄弟却无甚反应。倩男告知二人父亲乃龙海生所杀,让二人同自己报仇,二人却反将倩男拦下为龙海生辩解。

    第14集
      陈真、刘振声从小贩口中得知,一大批货从赵家船厂出货,赶紧跑回家向元甲报告。元甲虽然疑惑,但还是带着二人去赵家船厂查证。船厂堆积着一堆箱子,打开却是佛首,中空部分暗藏着药材。正当此时,龙海生带众人出现。捕头也随后赶到,以偷盗之名欲捕元甲师徒。元甲拦下欲反抗的陈真、振声,正欲跟捕头走,赵家次子赵振北叫嚣着为父报仇冲了上来。霍元甲自保下与振北过招,振北倒地,被龙海生扶起,正欲再冲,却忽然倒地抽出而死。

    第15集
      霍恩弟为救儿子霍元甲,在长子元武的陪同下,到直隶省衙门告状,却完全不了解外面世界的状况,很多规矩还需儿子元武提点,完全没有料到“天下乌鸦一般黑”,直隶省衙门比静海知县,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好同元武达到回静海家中。霍母得知丈夫直隶之行不顺,平静得安排家中典当药铺、遣散家仆,凑齐衙门索要银两。倩男去狱中探视霍元甲,哭问哥哥振北死因,元甲一面只能承认,另一面却始终对振北之死想不明白。

    第16集
      霍元甲与振声、陈真师徒再次回到山上。决意去天津,静海事情暂平,陈真心中报仇的念头再次翻滚。元甲与陈真聊天,教其同故人说话,陈真向程天笑大声吼出心中的困惑。元甲命陈真下山买船票,振声担心,元甲丝毫不怀疑。陈真百般斗争,还是去官府报官,一路刻记号,把官兵引了上山,而元甲一如既往得对陈真好,他胳膊上的伤口也一再戳痛陈真。官兵黑夜行动,陈真矛盾下喊起师傅,众人出逃,振声中箭。

    第17集
      看着船头元甲的陈真,心生一计,假装失衡将元甲撞入水中。自幼溺水的元甲根本不习水性,振声跳下水,元甲却已无踪迹,众人将振声、陈真拉上船,水面一片安宁。元甲却忽然从船的另一边上船,振声惊喜,陈真震惊。裹着被子的振声和元甲商定,到天津后先投靠振声的朋友路大安。三人到达天津,惊叹城市的繁华,也已是饥肠辘辘。元甲、振声身上银两均落水,陈真用自己仅剩的铜板去买包子,却发现各处奇怪的斧头,摊主劝其初到天津。

    第18集
      陈真在擂台上面对凶狠的泰拳拳手,并不占上风,他却自信有办法,最终获胜,却伤势不轻。元甲不许病床上的陈真继续比赛,问其是否仍想着报仇,陈真反问元甲是否不相信自己,心中却默念为程天笑报仇。元甲要陈真答应及时认输,同意其比赛。开赛前,路大安把陈真叫到一边,求其输赛,因为陈真输,斧头帮可以赢很多钱,自己欠斧头帮的许多银两就可一笔勾销。陈真开始不应,后禁不住大安百磨,想起其平日典当招待自己和师傅,勉强答应。

    第19集
      龙海生携重礼拜访斧头帮帮主,约请其一起扩大鸦片生意,斧头帮帮主重利下应允。日本武士宫本现身津城,拿走四大门派会旗,向他们挑战。前去夺旗的各派弟子,均不是宫本对手。各自为政的天津武术总会对推举谁迎战宫本议论不休。俄国人袭击以天主教老师隐藏身份的日本特工王秀芝,秀芝带着身藏情报的小孩奔逃,幸得陈真出手相救。陈真捡拾到绣有姑娘名字的手绢,回家将三个字分开写求教师傅元甲、振声和大安,得知王秀芝姓名。

    第20集
      宫本到路大安家,送上好酒一坛,亲向元甲下战书。元甲不应。陈真气不过宫本讽刺侮辱,追出去与宫本打,几下被打昏。王秀芝出现,将其救回。陈真彻夜未归,元甲等很是着急,天亮,王熙文托人给武馆送来信说明陈真在自家养伤,元甲等急忙赶去。元甲应王熙文一番喝茶论武,二人意念之中,高手过招,很是爽快。天津武术总会听说宫本欲挑战元甲一事,将元甲约到总会,以霍元甲无门无派为由不许他同宫本比武。

    第21集
      比武中的宫本也看出冯坤有病,但冯坤却一步步逼得宫本使出全部功夫,直至宫本使出最后一招,将冯坤杀死。元甲悲怒之下,向宫本挑战。冯坤先生以死让元甲看清楚了宫本的必杀绝技,也告诉了人们不要再一盘散沙。天津武术总会各派掌门终有所动,纷纷将各家学派精华传授,助元甲一臂之力打败宫本。被报仇之念煎熬的陈真,也认为霍元甲真的是个英雄。王熙文并不确信宫本可以战胜霍元甲,但无论二者谁获胜,对日本都是有好处的。

    第22集
      霍元甲到达擂台,国人欢迎。与宫本两人打起,身上的刀口影响很大,众人担心。倩男在家中做饭,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擂台上的元甲。元甲与宫本周旋,当宫本使出最后必杀招时,元甲想起冯坤师傅遭受此招的全部细节,沉着应对,一举制胜。曾经和平共处一时的天津武术总会各门派为霍元甲用何门派功夫制胜再次分崩离析。总会推举霍元甲出任会长一职,霍元甲拒绝。而另一面,比武输给元甲、丢了日本脸面的宫本,作为一个武士,剖腹自尽。

    第23集
      龙海生向天津武术总会各派掌门灌输霍元甲无门无派、宵小小人,他当会长会是武林劫难,而力推秘宗派正宗赵振南。各掌门反应不一,龙海生暗杀四大门派掌门,用金钱和美色分别收买两派掌门,为振南当选扫除障碍。霍元甲闻听消息,决定参选,阻止龙海生阴谋。赵倩男得知很是为哥哥羞愧、心痛,哭劝哥哥不要再跟龙为非作歹,振南拒绝。选举当日,被龙海生收买的选票,巡抚造假,帮助赵振南如愿当上了天津武术总会会长。

    第24集
      元甲师徒路遇外国人欺辱中国妇女,出手相救,却反被捕。在京城,洋人横行,无论何因,打洋人既是死罪。元甲二叔霍怀山出资摆平此事,让儿子元勇将关押的元甲等人接回。众人在怀山武馆门前与陈真会合,拜见二师公。不想元甲二叔霍怀山,却对“四鼻涕”霍元甲等百般刁难,完全看不出一点血缘至亲的样子。王秀芝去俄国大使馆搜集情报,胳膊中弹,自行将子弹取出,在家休养。前来看望的陈真以为她生病,秀芝只好推说肚子痛。

    第25集
      陈真和秀芝在街上迎面碰上打中秀芝的俄国使馆士兵,秀芝认出,躲闪,俄国士兵也认出秀芝,要带其回去,陈真以为秀芝被欺负,将俄国人打倒在地,陈真秀芝被中国官差抓捕压入大牢。霍怀山拒绝再帮他们解决,赵倩男带振声一起到姨夫龙绍基府上求助。龙绍基在京为官,专与洋人打交道,虽然儿子龙海生阴险、夫人嘴损,但龙绍基本人却很和善、亲切。龙绍基答应去同俄国人交涉,设法救人。

    第26集
      陈真一直等到王秀芝和贝加尔约会回来,秀芝却告诉陈真以后不要再来找自己。俄国大使找来本国大力士,意图打败中国民族英雄霍元甲,挫败中华士气。与俄国争斗的日本是不能允许俄国此项计划成功的,王熙文吩咐秀芝搜集情报,要让霍元甲赢。俄国大力士设下擂台,取笑中国人“东亚病夫”,上台的国人,却纷纷被他打败,甚至很多丧命。元勇、陈真气愤下上台,也都败阵。霍怀山转日亲自上台打擂,虽有小胜,但终因年迈,被大力士打死。

    第27集
      因担心鸿门宴陷阱,振声师兄弟三个分别先去赴宴,结果四大门派来了四个霍元甲。其实,四大门派同二叔霍怀山故交,代为转送霍怀山遗嘱,将怀山武馆转交元甲。担任馆主并不件容易的事情,元甲在倩男的建议下,一切照旧,稳字当先。此时静海家中来信,霍父恩年老体衰,罹患脚疾,即将传为长子,元甲决定回家。霍恩弟年老,越来越像个老小孩。而刀老人老,威风不再,也自神伤感慨。正在长城舞刀,元甲回来,霍父看到,十分高兴。

    第28集
      霍恩弟剪花、唱戏,努力适应着谢位以后的日子。一日唱戏淋雨,高烧感冒,卧病在床。仍旧不信西医,只要中药。元甲熬好药,在院子里同父亲聊起自己年幼和父亲壮年时候的事情。元甲欲拜父亲为师,却在劝父亲破除门户偏见,修改拳谱。此时,京城来信,王五危机,元甲只得先行回京。元甲回到新军,遇到农劲荪。农劲荪此次却是联合曾经的刺杀对象提督大人准备起义,并要元甲保护好提督安全。

    第29集
      王五答应元甲和农劲荪见面,但见面时间仅就三杯酒。二人一番唇舌,政见难以统一,却各暗认同对方是条汉子。王秀芝带人刺杀王五失败,却留有一手,在现场留下革命党党旗。元甲质问农劲荪,农劲荪坦诚曾会议是否除掉王五,但结果是不杀。农认出另一现场证据是日本忍者的迷烟。王五在提督房顶听到农劲荪他们仍欲除皇上,生气欲杀之,却忽见日本人闯入,不解收手,听到王熙文和提督商议除掉革命党,知道农劲荪中计身处险境。

    第30集
      元甲向师傅隐瞒了牌楼的危急状况,让大安送师傅出城,自己带弟子前去保卫振天牌楼。中英双方交手,英国的枪弹令中方死伤惨重,王五听到枪声,知道牌楼出事,上马赶去。大刀飞舞,杀敌无数,却最终惨死在英方群枪之下,壮烈牺牲。振天牌楼落入英方手中,被炸坍塌。元甲目睹师傅惨死,欲冲上,被振声等拦下。大安抱回师公大刀,元甲悲痛愤恨。英国人将王五首级悬挂城门示众,元甲等设计救下师傅头颅,反将英国首领首级割下挂上。

    第31集
      振声通过“鱼肠刀”抓住杀人真凶郑教头,大安冤案彻底洗雪,但郑教头却被俄国人灭口,一切远未结束。未达目的的俄国人带人火烧怀山武馆,正在馆内的倩男逃出,仍在养伤的大安冒生命危险救出元甲拳谱,众人动容,却难解火从何来。元甲在众人帮助下与原址重起武馆,并改名“精武门”。意图以武学精神,强健国民体魄,壮我国民士气。回到天津的龙海生和赵振南见此情景,心中愤愤不平。倩男得知龙海生将回以及姑妈的刻薄,从姨夫家搬出,被元甲劝回精武门,向弟子传授赵家拳。陈真亦祭拜程天笑师傅回来。龙海生催促王熙文尽快帮自己实现皇帝梦不得,转而决定投靠俄国人。陈真记得秀芝在大牢里说起的生日,欲送礼物给秀芝,在振声、大安财力和脑力的帮助下,买下了一只下品的玉镯。正演练如何送出,却看到秀芝和贝加尔在一起。陈真故意摔碎贝加尔送给秀芝的昂贵镯子,把自己买的送上。秀芝收下,却告诉陈真不要再找自己。陈真知道一定同王熙文有关。霍元武臂带白条找到怀山武馆,却看到门上匾书,精武门。

    第32集
      霍元武带父亲灵牌、拳训进来,元甲始知父亲亡故,悲痛不已。元武不能原谅元甲在父亲重病期间离开,仅仅是为了一己私事,还将二叔传下的霍家武馆篡改。让元甲三天之内拆除精武门。元甲不能放弃饱含了众人心血和期望的精武门,以及以武强身卫国的目标,又难过父亲亡故、兄弟反目,独跪父亲零钱,倩男宽慰。陈真找到元武落脚之处,元甲来请,元武拒绝去精武门,约元甲三日后了断。了断之日,元武出招却不敌元甲,不想却发现父亲临终已将拳训修改。元甲劝大哥同自己回精武门,一起带徒,发扬霍家拳。秀芝去娥国大使馆探取情报,却听到俄国人准备在裕泰茶馆暗杀霍元甲。因日本正与俄国谈判,王熙文不便有任何行动,但秀芝却想起陈真每日同元甲一起去茶馆早茶。愣神之时,被王熙文猜透。王熙文再次向秀芝强调组织的戒条。秀芝不安,约陈真明日一起去早市,陈真答应。第二日,陈真为给元甲送信,仍旧去了茶馆,秀芝至武馆发现二人均不在,赶去茶馆报信,元甲陈真得以逃出,秀芝却被震伤。众人对王秀芝提前知道茶馆有炸弹大惑不解,陈真找醒来的秀芝询问,秀芝只得推托偶从俄国大使处听得。王熙文对秀芝破坏戒条的行为不满,向秀芝递上了剖腹之刀。

    第33集
      王秀芝准备剖腹,却被王熙文拦下。王熙文只是对秀芝略施惩戒。元英和王云从静海来到武馆,倩男尴尬,又回到姨夫家。路上淋了雨,生病在床。元甲来龙府见倩男而不得。赵振南看到妹妹重病,对霍元甲更加愤恨,龙海生安慰他自己会找俄国人一起对付霍元甲。王云看到倩男生病、元甲难过,也感尴尬,欲回静海,被振声和元甲拦下。此时弟子送到倩男的信,信书约元甲见面。元甲事感蹊跷,但仍旧赴约,不想却是龙海生的圈套,元甲中计被抓。龙海生将元甲送到俄国大使馆关押,百般折磨,并被元甲注射鸦片。精武门上下找元甲不得,众人焦急。

    第34集
      日本同俄国之间的谈判破裂,王熙文让秀芝搜集俄国人绑架霍元甲的证据。秀芝夜探龙府的倩男,告知倩男她每日服用的药中有毒,被潜入寻找倩男的陈真撞见,陈真知晓秀芝日本特工的身份。振声、大安从龙府将倩男救出,倩男认出元甲所见之信并非自己手迹,众人猜测元甲应为龙海生所绑。俄国大使馆的元甲烟瘾发作,备受煎熬,忍受不下,先后撞墙昏倒、割腕自杀。振声等找到模仿笔迹者,不想此人已被龙海生杀害,线索再断。沮丧时,收到暗信,信上告知,元甲被俄国人绑架。陈真、振声等通过裕泰茶馆伙计,实为日本特务,确定元甲被关押在俄国大使馆的地下室。陈真等租下俄国大使馆对面的店铺,开包子铺做掩饰,准备挖地道入大使馆救元甲。龙海生再次用毒品引诱元甲,并逼迫元甲说三声自己是“东亚病夫”,元甲实在难忍,几经斗争还是说出,换回一杆烟枪。贝加尔、龙海生及手下众人,百般讥笑曾经的民族英雄。另一面,元武、陈真、振声等人挖的地道即将成功,仍不知元甲此时的状况。

    第35集
      元甲看到牢房下水管道,抱着一死求生的希望,掰下两块木屑,刻上自己名字投入下水。在地下加紧施工的振声,不小心将水管挖断,一阵围堵,却未看到恰巧流出的元甲木块。地道挖成,元武、陈真、倩男第一次潜入地下室未找到元甲,回逃时,倩男脚下一绊摔到,却正好看到元甲刻上自己名字的木块。几人调整方向,顺着下水管道,终于将元甲救出。龙海生和贝加尔得知元甲被救,暴怒。王熙文则命秀芝趁俄国人忙乱 掩盖此事的机会,抓紧搜集情报。精武门众人看到元甲浑身伤痕、憔悴不堪的样子心疼不已,元甲忽然激动甚至不清,被元武击昏,倩男看出元甲可能俄国人逼迫吸食了鸦片。陈真欲找俄国人算帐被拦下,倩男拜托云姐照顾元甲,帮元甲戒烟。王云看到元甲难以忍受的样子,又误解了倩男的意思,偷偷给他买了烟枪和鸦片。元甲精神迅速恢复,众人都为元甲戒除烟瘾高兴,只有王云不语,陈真不信。陈真因秀芝的事情,整日喝闷酒,烂醉如泥。秀芝来看望霍元甲并带来药材,被陈真拦在门外。振声劝陈真有些事情不做会后悔,陈真追出却找不到秀芝,又买了两坛酒河边独饮。晚上回来,被振声骂醒,得知秀芝又送回了药材,告知众人勿动,准备告诉师傅秀芝和王熙文的底细,不顾振声、大安拦阻冲入元甲房内,却发现元甲正在吸食大烟。大家震住。陈真对元甲一番厉言,令元甲羞愧,摔碎烟枪,发誓再也不抽。众人决定帮元甲戒烟,王云把照顾元甲的重任交给了倩男。陈真因秀芝、师傅,更加在外买醉。

    第36集
      倩男和元甲被关入了一间单独的房间,封闭戒烟。秀芝把醉倒街上的陈真救入一个破灭,却难以按王熙文要求动手杀他。陈真醒来,向秀芝表白,劝秀芝私奔。王熙文看到秀芝身上的稻草,知道秀芝说谎,陈真也正找上门,要见秀芝。此时宫本的师兄伊藤出现,讽刺王熙文对女人打骂无用,要霸占身体,王熙文说起秀芝还未到年龄。王熙文把陈真请入,明明白白告诉他自己日本人的身份,将陈真骗进地下暗室。几名忍者出现,与陈真纠斗,秀芝将陈真救走。二人出逃到山上。伊藤到精武门向霍元甲挑战,精武门众人均被他打翻。元武不希望伊藤之事打扰元甲戒烟,让众人隐瞒,并决定自己出战。元甲状况越来越好,元武出战之前,看望元甲,告诉元甲要将霍家拳发扬光大,给国人正气。不明大哥背后之意的元甲,点头答应。元武悲壮赴战,结果被连头皮揪去发辫,惨死伊藤手下。临终遗言,此仇是国仇,要元甲戒烟成功后必报。伊藤以元武辫子祭拜,发誓一定会杀死霍元甲。陈真从山上回来看到大师伯灵位,震惊。找到伊藤处报仇,却完全不是对手。忽然消失的秀芝原来是被王熙文迷晕绑回,并被逼按组织规矩由直管组长王熙文实行破瓜开刃之事。秀芝满脸泪痕靠到王熙文身上,心中绝望。

    第37集
      元甲戒毒成功,走出小屋,却得知为自己惨死日本人伊藤手下,心中悲愤。预找伊藤报仇,倩男将其拦下,因元甲刚刚戒烟,身体尚未完全恢复,让元甲先安心安排大哥后事。王云决定回静海,并把元武的灵位带回。陈真暗暗打算欲同秀芝私奔,同元甲说起提防王熙文之事,元甲不听。陈真和秀芝各自赶到约定之地,却彼此错过。王熙文同日本总部准备在上海安排万国比武大会,决定当众打败霍元甲,以彻底挤垮中国人气志。王熙文登门邀元甲去上海,元甲正在休息,倩男答应转达。另一面,王熙文将一心为宫本报仇的伊藤拦下,要起在万国比武大会在结果霍元甲,伊藤答应。元甲祭拜过父亲、大哥,瞒着众人去找伊藤报仇,但因身体实在虚弱,又报仇心切,完全不是伊藤对手。伊藤留手捕杀,放言在万国比武大会结果元甲。元甲报仇未成又败给伊藤,灰心之下信心丧失,倩男鼓励。王秀芝和陈真错过,又几番思考,决定留在王熙文身边,继续特工的工作,并要求陈真只可以死在自己一个人手里。元甲准备去上海参加万国比武大会,陈真闻之担心。一行人到达上海,即有人闻讯拜师。农劲荪也赶来,告诉元甲很多现代体育之事,元甲决定改革精武门,更名“精武体育会”。

    第38集
      农劲荪的帮助下,精武体育会迅速创立,农劲荪却因有事必须离开,约定革命成功也来向元甲拜师学艺。贝加尔和龙海生也来到了上海,贝加尔准备采取一些针对日本人的行动。龙海生以得知的消息向王熙文交换尽快实现帮助登帝的承诺,王熙文对其不理。王秀芝探得俄国人绑架了一批小孩,王熙文感觉出俄国人可能想嫁祸日本,伊藤却一心急于在比武大会教训霍元甲,王熙文告诉伊藤将在虹口设立武馆,由伊藤任馆主。霍元甲亦得知小孩被绑消息。接到王秀芝飞刀纸条提示下,将小孩救出。振南却在乱斗中被龙海生误杀,临死前将倩男交给元甲。倩男哭求元甲不要再比武,安稳度日。精武体育会在上海壮大。元甲答应王熙文报名比武大会,倩男生气,陈真亦劝阻不成。王熙文认为陈真知晓自己底细必须除掉,设计陷害,令元甲误解把陈真赶出精武门。

    第39集
      元甲欲就昨夜之事解释,倩男告诉他两人应该冷静一下。倩男背包袱欲暂时离开,却被龙海生手下绑架,知道他们要用自己扰乱即将比武的元甲。龙海生再欲非礼倩男,被王熙文拦下。倩男才知陈真所言不虚,原来一切都是王熙文背后指使。被赶出精武门的陈真,找到秀芝,让秀芝陪自己上山。秀芝要陈真认命,两个人没有未来。狠心之下出刀欲彻底了断,陈真丝毫不躲,反把刀尖刺入自己体内。秀芝带陈真到一处小房养伤,并表示再不离开,天落雪花,陈真片刻幸福。却不想秀芝回房后,屋起大火。以为秀芝已死的陈真,心灰意冷,不知自己可以去往何处。元甲以为倩男仅仅是负气出走,众人找寻无果,王云却在此时来到。万国比武大会即将举行,一心相信科学的英国选手鲁尼、伊藤、元甲等各自做好准备。王云在厨房做饭,早已在精武门做工的王福接过王云手里的活,给元甲熬汤。比武大会第一局,鲁尼、元甲、伊藤各自战胜对手。三人也都在关注着对手的表现。

    第40集
      鲁尼、元甲将战。鲁尼为求获胜,让教练给自己加大兴奋剂的药量,还在比武中使诈迷住元甲的眼睛。但最终,眼蒙布片,仅凭听觉的元甲,还是将鲁尼打败,并告诉他这是中国的科学——功夫。元甲获胜,独自外出走走,心中仍旧记挂着倩男。下一场将是元甲和伊藤较量,一直尾随的王熙文告诉倩男已被自己杀死,更说出了自己日本人的一份,一直以来的阴谋设计,以及霍元甲被人利用仅是棋子的命运。元甲大受刺激,放声大笑。夜里,元甲大醉而归由此,元甲既似酒醉,又如疯癫,众人担心不已,更害怕如此的元甲会在伊藤的比武中遭遇不测,所有人劝都没用,元甲只知要酒。元甲的疯癫越来越严重,王熙文和伊藤上门挑衅,看到元甲如此,很是不屑,振声代师傅拒绝投降。比武前夜,王云为元甲擦身,元甲把云姐误作倩男,半生夫妻终于一夜夫妻。天亮,所有国人夹道送元甲上场,为元甲加油。可元甲始终一幅疯疯呆呆的样子。  擂台上,元甲对伊藤的攻打全然不知回手。台下心揪。伊藤一番羞辱中国的话,更是让台下国人气愤难当。正在此时,元甲忽然清醒,将伊藤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伊藤招架不住,元甲正欲趁胜追击,忽然眼前一晕,一局时间到,二人各回座位。龙海生给牢中的倩男送去新衣,让她去看她心爱的霍元甲死。倩男夺门而出。伊藤告诉王熙文霍元甲是装疯,但最后一下却似有不适。王熙文告诉伊藤早已给霍元甲下毒,他虽躲过一些,但亦已中毒,只要激怒他,让他血气上涌,毒性即会发作。元甲告诉振声等自己装疯,武馆有内奸,自己已被下了毒。

    第41集
      第二局,元甲毒性更发,正将伊藤即将打败之时,忽然晕倒。赛场混乱。王熙文要求立即判日方获胜,龙绍基拒绝,争取之下,也仅能等五分钟。元甲在后台一只昏迷不醒。中方基欲放弃。此时,倩男赶到,在场内呼喊元甲,现场观众也一起大喊霍元甲的名字。元甲听到倩男的声音,忽然醒来,再次出场。回到场内看到倩男,两人拥抱,倩男要元甲打败伊藤,元甲答应。褪去上衣的元甲回到擂台上,体内毒性愈烈,却目光坚定。元甲终于将伊藤打败,自己却也献出了性命,元甲遗言,请倩男照顾好云姐,并代他向陈真道歉,元甲信书,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中国的强大。一直在门口等待的王云看到元甲没有回来,悲痛欲绝。陈真回到上海。此前一心在山上练武,希望回来证明给元甲看,却不想师傅已经故去。元甲灵前,陈真问振声师傅是否为日本人所害。陈真要振声、倩男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回来,从此他再也不是精武门的人。因为精武门是师傅的心血,从此精武门人不能做的事,将由他陈真完成。巡抚验尸报告证明霍元甲死于慢性中毒,王云想起给元甲熬汤的王福,不想自己的疏忽害死了元甲。龙海生询问王熙文何时能够兑现承诺,王熙文表示日本即将出兵中国,龙海生皇帝梦的实现为期不远。王熙文要龙海生代为给精武门送块匾。龙海生来到精武门,揭开匾,却是“东亚病夫”,龙海生暗想王熙文陷害自己,众人见此愤怒。陈真将门口日本人闪电般杀死,进入精武门,要众人出去,自己和龙海生解决。龙海生原不是陈真对手,陈真告诉他匾上四个字是说龙海生自己的。龙海生讥笑陈真如此是在毁掉精武门,自感皇帝梦破碎而陷入癫狂的龙海生将一直贴身保卫自己的“四大高手”杀死,并说这些都是陈真杀的,不想自己却被“四大高手”之一杀死。

    第42集
      众人进屋,看到尸横遍野,震惊,王云晕倒。陈真表示自己来承担一切责任。王熙文知道陈真回来了,感到害怕,要王秀芝把安排进精武门杀死霍元甲的王福、王秀芝处理掉。秀芝带二人到树林里,将二人飞镖射死。陈真出现,将一切看在眼里,表示报完仇带秀芝走。秀芝劝陈真不要报仇,跟自己远走高飞。此时王熙文出现,将王秀芝早已服侍过自己的事情说出,秀芝羞愤,陈真同王熙文过招。秀芝拿匕首冲向王熙文背后,王熙文感到,将陈真与自己同握的刀刺进秀芝体内,陈真眼看秀芝在自己面前倒下,悲痛向天问。陈真按照秀芝之前提到的愿望,将秀芝水葬。陈真所有最亲的人,都已经离开人世。日本总部派来高手武士进驻虹口道场,目标只有一个,杀死陈真。元甲灵前,王云告诉倩男比武前夜之事,并说出自己已怀有元甲骨肉,倩男高兴。元甲出殡,陈真远远告别。时局关心,众人将元甲暂时简藏上海北郊。忽然,弟子报巡抚和日本人来武馆抓陈真,众人赶回。陈真独自来到虹口道场,将其门额踢碎,并把“东亚病夫”的牌匾归还。虹口道场内,王熙文、日本武士高手均在。王熙文告诉陈真,除去路程,离缉拿他的最后时间还有五分钟,否则精武门休矣。陈真废话少说,将道场弟子、武士高手、王熙文先后打败,踏平虹口道场。出门时,陈真踢向“东亚病夫”的匾额,“东亚病夫”彻底粉碎。陈真回到精武门,自己为所有事情负责,并安慰精武同门,自己去下面找先走的人,众人含泪。陈真要巡抚承诺,自己走出精武门,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没事。巡抚答应。陈真大喊着冲出精武门,飞身一脚,枪声响起。许多年后,有人看到陈真在北平出现,身边带着一个小孩,名叫霍东阁。

霍元甲演职员表

编辑

霍元甲演员表

霍元甲职员表

出品人 蒲树林、任晓洁、王大方 、生晓东
监制 关锦鹏
导演 鞠觉亮邹集城
编剧 陈翘英
配乐 鲍比达
配音导演 程寅
艺术指导 关锦鹏
动作指导 谷轩昭
造型设计 郭碧茵
灯光 郭友林
场记 刘予义
展开
资料来源 [3] 

霍元甲角色介绍

编辑
  • 霍元甲
    演员 郑伊健
    配音 张震
    有思想而又儒雅的大侠,重感情。老父希望他习文谋取功名,但难遏止他习武之心。后来他力克俄国大力士,打退小日本浪人的挑衅,洗脱“东亚病夫”的耻辱。在面对红颜知己和原配夫人的爱情时,总是犹豫不决。
  • 陈真
    演员 陈小春
    配音 陈浩
    为人冲动,敢作敢为,武功不俗。不懂人情事故、十分调皮的涉世未深的“狼人”,打小跟随师父独臂老人程啸天在山林里生活,其师与霍元甲交手被对方错手打死之后他极为气愤,一心只想着要为师报仇。后被霍元甲的武德所感动,真心学习。
  • 赵倩男
    演员 周牧茵
    赵家的三女,武功亦甚了得。出身富裕人家,兼具女孩特有的浪漫、娇蛮、时尚和新潮,,是当时新女性的代表人物。她敢于当众宣泄自己的情感,对霍元甲在感情上的优柔寡断表示强烈不满。
  • 王秀芝
    演员 屈玥
    复杂强悍的日本女特务,与陈真是一对苦命恋人,虽然彼此深深相爱却因国仇家很、立场使命不能在一起。最终,王秀芝为爱牺牲了自己,与陈小春上演了一幕荡气回肠的爱情。
资料来源 [4-7] 

霍元甲音乐原声

编辑
名称演唱备注
万里长城永不倒叶振棠主题曲 [8] 
夜殇毛宁、陈明片尾曲 [9] 

霍元甲幕后花絮

编辑
郑伊健电影《霍元甲》 剧照
郑伊健电影《霍元甲》 剧照(16张)
●该剧为弥补原版电视剧外景地不足的遗憾,特地选择了黄河、长城作为大背景 [10] 
●开拍首日,剧组前往黄河壶口瀑布,郑伊健需要站在瀑布边拍一些练武的镜头,危险系数极高,但他坚持不用替身 [10] 
●为演好霍元甲一角,郑伊健首次剃光头,以半秃头加一条长辫子和一身长衫形象出现 [11] 
●该版《霍元甲》里不仅增加了旧版中没有的人物,如大刀王五;还增加了不少感情戏份,如霍元甲和原配夫人王云、红颜知己赵倩男三人之间的“三角恋”等 [12] 
●郑伊健版《霍元甲》走不同的武侠路子,武打动作真实。新版迷踪拳跟以前招式不一样,而且每场打戏都融进了人物当时的状态,特技很少,新版还融合了南拳、北腿、太极、咏春等武术套路 [13] 
●在老版《霍元甲》里,王秀芝的角色只是一笔带过,但此次,制片方特意为屈玥三次大幅度修改剧本,让“王秀芝”这个角色贯穿整个故事主线、成为影响情节发展的关键 [14] 

霍元甲播出信息

编辑
播出
播出平台播出时间备注
天津卫视2008年5月8日上星播出 [1] 
江西卫视2008年5月8日
安徽卫视2008年5月8日
重庆卫视2008年5月8日

霍元甲剧集评价

编辑

霍元甲正方观点

相比原版,故事情节丰富了很多,使得作为英雄的霍元甲更加立体。郑伊健的表演颠覆了以往人们印象中的霍元甲形象,从一个武打英雄变成了一个有思想而又儒雅的大侠,认为其书生、儒雅型的大侠形象比黄元申版更深入人心 [15] (腾讯网评)

霍元甲反方观点

剧情太啰嗦,感情戏太多,郑伊健饰演的霍元甲太浪漫,陈小春饰演的陈真应该是一个忠厚老实,嫉恶如仇的英雄,但是却很像痞子,摆脱不了《古惑仔》里面的感觉 [16] (新浪网评)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古装剧 动作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 娱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