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败天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独孤败天辰东小说《不死不灭 [1]  的主角。亦是《神墓 [2]  第一人气角色。威仪盖世,英气冲霄,作为太古第一禁忌大神,轮回百世,万劫不灭,率众神魔征战天道,号令一出,海内无人敢不从。
且与其他角色相比,独孤败天情义双全,又具杀伐决断之手腕,纵横捭阖之心机,统领大局之高才,谓之万古英杰,亦不过分!纵观神墓,英雄无数,而能当得上完美者,唯独孤败天一人而已。
中文名
独孤败天
别    名
小白
国    籍
汉唐帝国
出生地
长生谷
出生日期
天宇大陆7878年
职    业
战天者
代表作品
逆乱八式
尊    称
太古第一禁忌大神
妻    子
司徒明月萱萱
儿    子
天魔独孤小败(辰南前世)
兵    器
泣血、魔锋、独孤
修    为
逆天王级
身    份
战天最强四魂之一
朋    友
魔主(战天最强四魂之一) [3] 
战    友
辰战、鬼主、时空大神
女    儿
独孤小萱、独孤小月
登场作品
不死不灭》、《神墓 [2] 

独孤败天人物简介

编辑
出场年龄:0(《不死不灭》)
出道年龄:18(《不死不灭》)
修为:逆天王级
搭档:魔主(前世为大魔天王)
修炼功法:逆天九转、不死魔功、九大神诀、明王不动(后舍弃)、逆乱诀
招式:霸王神拳、神虚步、逆乱八式、魔玉手、偷天夺日、惊天神剑、战天神剑、惊涛千重、啸天神剑、惊天一击、飞花飞叶落天宫
所属势力:独孤世家
在《不死不灭》 [1]  一书中,独孤败天于远古武圣之时就是一个超级强者,虽声名不显,但其强大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为了阻止光明武圣的造神计划不惜与其同归于尽,后来更是转世成为一代魔尊魔天,威震天下。但为了对抗大魔天王(魔主)等彼岸之神,更是为了追求更高境界,创下逆天功法,逆天九转九世轮回,每一世都成为威震一方之神魔,最后更是九世合一,成就生死平衡,唯一一个能与大魔天王比肩的人物。最后在百圣大战中与大魔天王同归于尽后,被其说服一起联手追寻天踪。曾与魔主、鬼主、西方时空大神等人一起创建小六道,推演天地棋局,布下逆天大局,为逆天战中重中之重的人物。最后更是与魔主、鬼主和辰战一起成为天道之下四大至强者之一。 [2] 

独孤败天十世轮转化败天

编辑
一世身【太古奇人】
力战远古武圣中最强者——光明武圣,将其击败后自己亦身陨。可身虽陨,魂未灭,太古之后,成为古武圣中最强者之一。
  
二世身【魔天】
太古一代奇人转世之身,当年身为十八最强古武圣中第一人,可是因为挑战魔祖失败,后来探彼岸时又再遭败绩,因此创下新的一派功法:九转成魔(成神)
有一子天魔,爱妻月神
曾创魔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三世身【惊天】
九转第二转,事迹不详。
曾创惊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惊天诀中有神虚步(据说是天下第一步法,奇快如电,神鬼难阻!)
四世身【灭天】
曾强行将魔天诀、惊天诀、灭天诀合而为一,不死魔功初成,威震天下,无人能够与之争锋,被称为不死之魔!
但一生凄凉,虽然魔功无双,但太过求成,终于走火入魔,魔性大发之下竟然一掌打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情月,懊悔半生。后遭人污蔑,再次发狂,大杀四方,血染天下,最终逃入魔域,经魔祖度化,解去心魔,但此时他已经与天下人势同水火,后挑战彼岸高手惨败……
曾创灭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五世身【乱天】
独孤败天身体一晃,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而后十几道影象出现在包围圈的外面,每个人都和独孤败天一模一样,每人手中握着一把魔锋,十几人反将四个武圣包围在了里面。
十几把魔锋一起舞动,血红色的锋芒在空中激荡。
四个武圣一时间乱作一团,慌忙对抗十几人,但当他们击中那些人时,发现不过是一个虚影而已,真正的乱天,他们连衣襟都没有碰到。可是就在这时惊变发生,两个独孤败天同时将魔锋刺进了两个武圣的胸膛,鲜血漫洒,两个武圣的身体在空中爆为粉碎。
最后所有人影合而为一,空中还是一个独孤败天,他手握魔锋叹道:“乱天诀当真奇诡莫测,将幻发挥到了极至境界,嘿嘿,和神虚步结合在一起,果然真假莫辨,当真威力无匹!”
独孤败天大声吼道:“让你们看一看纯粹的乱天诀,杀!”
他举魔锋当空横劈,数十道上百道光剑一起自魔锋激发而出,无匹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天空,数百道剑罡如血色魔龙,眨眼间便将两个武圣淹没了,待到一切归于平静,空中已经失去了两个武圣的踪影,只留下一阵刺鼻的血腥。
曾创乱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六世身【落天】
九转第五转,事迹不详。
曾创落天诀(九大神诀之一),其残篇被人称为飞花飞叶落天功,亦被称之为绝世神功!
七世身【傲天】
九转第六转,事迹不详。
“若提起剑法首推惊天神剑,但鲜有人知傲天神诀中的剑诀是和惊天神剑同样犀利的剑法,同惊天神剑有曲异同工之妙,这两套剑法练到极至境界都可以身化剑,可以断万物,甚至碎虚空。”
曾创傲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八世身【啸天】
九转第七转,事迹不详。
“啸天剑法名扬天下,相传为上古奇功啸天诀的残缺功法。但即便是一部残缺的功法也令王家威镇天下,使的整个家族内高手辈出。”
曾创啸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九世身【独孤·战天】
为流传千古的古武圣,也是第九转独孤败天的祖先!
曾经横扫武林,睥睨天下,败尽天下各路英雄,武林独尊,万众景仰。
所创战天诀中有魔玉手(如果世上真的有至美,那么刚才那一瞬间独孤败天的一双手掌无疑是天下最美丽的一双手掌,晶莹如温玉,修长而光洁。绝对是霸绝天下的魔玉手!)
曾创战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十世身【独孤·败天】
独孤败天,经历十生九死成就不世奇功。
年轻时被称为不死魔帝,遭天下追杀,后来与大魔天王一起灭天而去!
后世被称为太古第一禁忌大神,堪称天都忌讳的人物。
年轻时曾融魔天、惊天、灭天、乱天、落天、傲天、啸天、战天八大神诀与一体,创出败天诀!
曾创败天诀(九大神诀之一)
十一世身【太古第一禁忌大神(独孤·败天)】
不得不说。有些人即便死去无尽岁月。仍被后人永远牢记心中!
仅仅凭借一个名字,就足以震慑众生!
独孤败天,名震千古。被人传诵了无尽岁月。是修者眼中地至高无上的存在,他像一座丰碑般矗立在修炼道路之上。让所有后来者顶礼膜拜!
曾经地太古禁忌大神。上天都不愿提起的存在!
逆天九转。九转逆天。战百世轮回而不灭。历千劫万险依然永生,战魂之火永不停息!至强灵识永不覆灭!
曾经以九世逆天。决战于苍茫星空,浩瀚混沌天之上,让大天地动荡,让大六界战栗。让无尽混沌崩碎。斩灭天之法身,傲视万古之神力。震古烁今。
太古一战之惨烈,超出所有人地想象。天阶高手凋零无数。真正地世间强者全部遭劫。诸神被困在永无希望的暗黑死域,大神独孤败天在这里,与太古天阶高手隔绝,谁也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怎样地强敌。一战之下竟然让传说中地第四界将近碎裂,后来加上其他几位天阶高手地战力肆虐。最终令之崩溃!
可以说,残破地世界。就是由此而成地。独孤败天那一战。是最为可怕,也是最严重地导火索!
也是正由此一战。黑暗死域才出现一缕光明。让时空大神有机会打出最强终极法则。逆转时空。助太古诸神逃走,使他们没有最终大绝灭。
而大神独孤败天。更是最后关头,以至高无上地大神通,抗住了那混沌天中打下的灭世一击!最终。更是冲向了那无尽的永恒天道中。
可以说,独孤败天。与时空大神一般,是挽救诸神的付出者。付出地是生命!
飞向无尽虚空不久后,大神独孤败天地尸体坠落而下,空留永恒不灭之神躯,整个地灵识却永远的消散了。
留下了永远地传说!
千古不败之英雄,为天下苍生怒而战天,后来又为太古诸神而死,此等人物若不能成为英雄,天下何来英雄?
其后来所创逆乱八式,似未创完,但威力足以毁天灭地!
甚至于身陨之后尚曾借辰南之魂打败黑手广元:
这个时候,独孤败天的尸体,双目中幽碧森然的光芒,再次大盛起来。似乎是一种本能驱使,他的双手慢慢划动起来,以玄妙莫测的轨迹动作着……
广元震惊到极点,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惊道:“逆乱八式……这……这怎么可能,这种可怕的绝学,怎么会再现呢?独孤败天他已经死了!存在的不过是尸体啊,那个小子怎么可能会呢,这不可能!”
逆乱八式一出,广元再也难以保持平静了,甚至露出些许荒乱,周围本来凝集起来的混沌,在这一刻开始传出阵阵喀嚓喀嚓的脆响,蒙蒙混沌渐渐碎裂了开来。
一切,都是因为尸体双手划动出的不可复制的邪异而又恐怖的轨迹——逆乱八式!
“那个小子绝不可能会!就连独孤败天自己,都还没有彻底完善这门法诀,他自己都还没有彻底通透!”广元喃喃自语着,道:“这是……这应该是尸体本能!应该是这样,独孤败天曾经演化千万遍,苦苦追寻探究,虽未真正开创出,但是身体早有这样的本能反应。尸体里面蕴含着庞大的力量,被那个小子调动起来,僵硬的身体渐渐有了协调反应,本能动作就这样被打了出来……”
广元像是在推测,又像是在为自己开脱隐忧。
尸体那双惨碧森然的双眼,似乎被自己的双手动作深深吸引了,聚精会神的关注着,似乎忘记了大敌广元的存在。
双手依然在划动,无法复制的玄妙轨迹,在虚空中不断变换着,逆乱八式正在展开!
“轰!”
方才结成的混沌区域彻底崩碎,恢复成朗朗晴空。
逆乱八式无法揣测!
高天死一般的沉寂,广元竟然被生生禁锢了,而后他周围的空间慢慢碎裂,归于无尽黑暗虚无,广元的尸体也在一寸寸的崩碎,整个人正在慢慢消失在无光的黑暗中。
逆乱八式,堪称灭世之技,尸体本能,就做出了如此惊天之举!
如此绝世神功,除太古第一禁忌大神,还有何人能够创出?纵天,亦不能!
以半截残魂尚且能算计上天,逆天行事,造成辰南神墓之体!
太古第一禁忌大神独孤败天至此仍未陨落,他的一半残魂渐渐聚齐,最终又为灭天一战带来巨大帮助,付出巨大牺牲!
大神独孤败天带着天魔、月神、萱萱、独孤小萱、独孤小月,以及九大弟子冲入了天道,在震耳欲聋的轰响声中,大神独孤败天所有的亲人都殒落了,唯有他自己手持独孤苍凉的大笑着,杀进又杀出。“历千劫万险,纵使魂飞魄散,我灵识依在,战百世轮回,纵使六道无常,我依然永生!天道!天道!天已失道,何需奉天!”大神独孤败天双眼在流血泪,恸哭家人,恸哭弟子,一把“独孤”杀了个七进七出,最终崩碎在天道中。
穿越了宇宙洪荒,凝练了天地玄黄,纵是摆脱了六道轮回,也难逃那天地动荡……天道之下,众生如蝼蚁一般,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天道灭世,万古长存者并不存在,但是逆转阴阳的战魂也不断涌现,他们一批接着一批前仆后继,抛头颅、洒热血,百战于天道。如今,千古大杀局已现,也许又是一个轮回,也许将开辟一个新纪元。
是在独孤败天,辰战,人王,魔主,辰南等人的努力下,才建立了一个新的纪元,也是一个新天道赐予了他们复生! [1] 
一世曾为太古神,为救众生战光明。
身坠逆天再轮回,二世魔天绝世人。
有妻月神子天魔,惜败魔祖逆九转。
三世惊天创神诀,神虚步法剑破天。
四世灭天不死魔,入魔噬妻悔半生。
五世乱天留残影,六世落天碎天宫。
七世傲天剑犀利,八世啸天贯苍穹。
战天九世无人敌,霸绝天下魔玉手。
十世败天融九诀,九剑横空震天王。
九诀合一参生死,九死十生破轮回。
太古禁忌第一神,为拯苍生敢斗天。
逆天神通破死域,力抗天道护众神。
执掌乾坤杀伐权,魔血染天碎四界!
无尽虚空坠神躯,身死魂灭灵识在。
身陨仍有逆天功,逆乱八法屠广元。
千劫万险依永生,一身正气万世仰。
一丝残魂谋天道,祭炼太极神魔图。
一缕余魄设大局,一座神墓葬神魔。
万神齐聚徒嫁衣,隐忍万年聚众强。
封绝太古搜战魂,登台高呼灭天道。
修我战剑上九天,一往无前洒热血。
众亲陨落败天恸,七进七出崩碎天!
不灭战魂不死躯,不朽丰碑万神仰!

独孤败天相关诗词

编辑
败天曲(作者原创)
千重劫,百世难,亘古匆匆,弹指间。不死躯,不灭魂,震古烁今,无人敌!待到阴阳逆乱时,以我魔血染青天!
阮郎归·独孤败天
十世轮回阴阳间,神魔共骈阗。手握乾坤杀伐权,一怒动九天。
六道局,伤情叹,悠悠碧云寒。英雄归来青冥断,不辞天下先!
思太古·败天战魂曲
万代沧桑一笑间,英雄何须青史传?
长生谷头血光舞,败天一曲傲天寰!
十世轮回阴阳转,凝血注战天地间。
似水年光流似水,微雨情伤微泪酸。
奇石窥破战天秘,隐幽揭明大道宽。
男儿斩情江湖去,不就功名不复还!
萱草绽碧隐香幽,几许刁蛮庶解愁。
通州圣魔封万载,寒气煞光冷重楼。
探罢似闻故人声,何处追忆何处情?
几许思疑终归去,河中笑语别佳人。
相见相识知何日,盛夏哪得秋意生?
拂衣淡笑复行去,少年胆气问前程。
浮舸中流逢贼翁,恶道猖狂顾盼雄。
小惩大诫抽身去,寒气侵体冰雪封。
魔功转作白玉冰,无心救得老将魂。
筵上重逢老恶道,九转初显振威名。
罡舞气横冰雪解,牛鼻入土笑煞人。
细柳堆烟妙歌清,伊人心事曲付君。
情思袅袅难忘月,流水无意付空痕。
一别开元入群山,惊天初归剑气寒。
罡风射日青冥断,震动乾坤欲倒悬!
雾隐渺渺浮素烟,精元盛会四海传。
剑影凝光仙灵现,魔玉手出破宇寰。
偷天夺日归前忆,天若失道必灭天!
豪言放罢战天逝,唯留正气犹浩然!
再离汉唐入清风,少年巧计斗南宫。
绮阁隐隐火光起,碧径幽幽剑气横。
砍取敌首翩然去,神虚妙步逐长风。
嬉笑怒骂折鼠辈,英雄无敌作狗熊。
万仞云山欲摩天,流雾泠泠日月悬。
与会岂料罗网覆,世情凉薄竟此然。
情伤泪血凝晶坠,秋叶凄凄晓风残。
多少怨愤多少恨,啸罢无言对长天。
一剑泣血肝肠断,伤心深处天地寒。
世人既有屠我意,且以魔焰染云山!
扬锋指日对寒秋,剑光舞处战血流。
十步一杀峰头冷,百魂尽断鬼泣幽。
长铗痛饮奸佞血,利刃怒削小人头!
绝巚浴血流烟起,豪客杳杳影空蒙。
密谷凝诀金身炼,泣血神剑复饮红。
倦枕敌尸酣眠后,太息复入江湖中。
酒肆邂逅聆轻语,世事空嗟道不同。
一身西行入莽原,霜冷苍穹草连天。
啸天剑横奔雷动,狂歌一曲天地间!
雪碛苍苍世情黯,魔域沙海漫无边。
生死茫茫凝月影,一点泪晶泛幽蓝。
数世相随空余恨,玉碎影凋泪阑干。
长生谷中芳魂断,不信苍天妒红颜!
泣血碎折心即死,泪尽沉沙剩凄然。
舍身成魔凡情断,誓将血洗浊世间!
赤横重山碧血染,罡扫峰头落天南。
嘲罢圣者惨然笑,谁与男儿共悲欢。
秋叶飘飘人葬泪,空山寂寂风送寒。
别时对卿发绝誓,誓以圣血漫空山。
宁教一身为魔死,万罪必挽伊人还!
灵魔湖上泛轻舟,筱风依依湖光幽。
水心复现素月痕,影散泪零剩清愁。
神功魔炼成帝境,道心灭处血性苏。
一身独挑五百客,谷中漫漫尽人头。
落天洞中解孽缘,魔锋深藏冰窟间。
神兵一出十方动,杀气射日鸣震天!
夜战八帝雪影飘,万里长空素月遥。
魔帝傲世惊天下,寒光纵横冷重霄。
锋影疾舞青冥断,罡气怒卷繁星凋。
转战千里飘然去,长笑世间几英豪?
冰心玉壶凝水晶,佳人伴君踏雪行。
嫣然笑语情稍慰,奈何世事不由人。
几许空意随风杳,不尽红尘自纷纷。
双诀合一杀神灭,一代武圣魄销零。
魔锋光怒诛巡天,灵气散入幽谷间。
亲斩忘情血献祭,百战生死为红颜。
九世情仇今日醒,往昔种种付风烟。
魔域故人相对言,言及彼岸空长叹。
千古绝战不日至,劫后能有几人还?
百圣大战寰宇停,十魔齐出乾坤乱。
雷鸣仙域成焦土,光舞碧馆作残垣。
残魂瑟瑟随风散,碧血殷殷映云寒。
武圣无数名傲世,今日尸骨难见全。
神宫明月死复生,可怜无处话深情。
悲挽长弓断魂箭,烟云散处最伤心。
绝代战魂生死际,一语逆天尽解疑。
天王元来真豪客,魂归空叹伤别离。
败天归来见双姝,红烛结成连理枝。
儿女绕膝欣欢日,难忘魔魂杳茫时。
一力重铸仙神域,个中辛苦寸心知。
魔主归来同进退,几度战天决生死!
父子双雄困青天,逆乱神威裂九地。
六道轮回阴阳转,苍茫寰宇独孤立!
莽莽星空万里遥,浩瀚混沌战魂销。
暗黑死域拼魂力,独挽众神出阴曹。
陵园残魄久栖迟,祖脉浮尸广元诛。
三界生灵尽缟素,无尽泪雨出平湖!
灵识复归战天道,九重青冥凭啸傲。
独孤横天八荒转,战气凌空九垓摇!
七入七出战血冷,禁忌威名气自高!
雄躯崩犹向天笑,血泪尽时魂影消。
世事轮转乾坤换,天神复归仍逍遥。
英雄威名犹震宇,神光凌空沧海啸。
陋客不辞挥拙笔,且书旷古第一豪!
忆独孤
独孤横破万古云,号令八荒孰不遵。
混沌苍茫凭剑啸,乾坤浮沉付棋枰。
六道轮回随世转,十方运筹与天争。
此生但留公道在,何须众口说浮名?
魂兮千年·太古梦
离杯数盏付烽烟,
沧桑转,六道轮回幽冥寒。
败天一曲声断,弹指千年。
英雄碧血,陵园雪枫清颜。
横笛有恨似水绵,
道无泪,只缘情在死生间。
万古悠悠随风,绝誓难变。
不破青冥,此身不还!
战歌动九天,轮回只争一线;成败在人谋,一诺亘古传。
挥手恩仇杳,一笑大梦还。独孤剑啸,傲绝宇寰!
逆天十转
浪淘沙·太古奇人
九野战云浓,神剑鸣锋。世间公道镜台中。彼岸霜风心似铁,不负豪雄!
诸圣苦修难,何忍相残。铗击光武暮云寒。魂散独怜生众苦,血润人间。
丑奴儿·魔天
逆天身陨魔魂散,天地难容,天地难容,不灭灵识战意浓。
再回尘世修凡体,势贯苍穹,势贯苍穹,一转青天血染红。
风入松·惊天
狂风乱卷水平平,云掩日仍晴。轻吟缓走天则变,却不觉,曾有人行。荒地生青投暗,深渊留日成明。
阴阳乱稳似钉钉,光耀过繁星。沉声嘶吼鸿蒙怯,震空裂,屠灭生灵。惊世之才既现,顺天之言能听?
步月·灭天
铩羽回凡,未谈别苦,却言何以为家?断情前生,如撒手中沙。便留了,魔心暗颤,愿可解,答。
血殷霞,云崖处,孤单倩影,先我向天伐。呆瓜!非不愿,与卿共赴老,先把神杀。
地缩为寸,红已绽如花。灭天欲,磅礴乍起,混沌中,屠戮如麻。寒锋黯,来生若见再捧茶。
神引·乱天
前世愧得红颜霎,负她一生牵挂。冰溪畔上,雪枫林下。小村庄,炊烟肆,劲风哑。乌气遮晴暗,怒雷炸。凭剑虚空立,竞潇洒。
体死魔成,阅尽江湖诈。再谢身生,轻言罢。岂能留恋,不须酒,将心剐。乱阴阳,玄黄裂,五行垮。群圣皆亡后,独叱咤。何惧无归路,向天踏!
南乡子·落天
古剑又轻吟,前世期约旧主临。云上玉颜微侧耳,聆琴,一曲相思半便停。
弦满引弓鸣,六转终能伴妾行。此去落天身必殒,摘星,炼作晶魂万语凝。
忆秦娥·傲天
魔天谢,长空又见雄魂涅。雄魂涅,战魂易练,前尘难却。
立天蔑地情前怯,为伊忍泪扬神血。扬神血,傲天一世,遂得身灭。
南柯子·啸天
彼岸花开盛,人间死气香。横空出世伴红阳,便见不仁天地断人肠。
覆手为云雨,轻呼巽烈狂。无边尸骨弃身旁,长啸绝尘怎可畏身亡!
满江红·战天
飞叶翩翩,枫红落、盛极便没。方百载、凡间萧瑟,奈何身弱。天道苍苍人作黍,人儿渺渺天量错。战天生、借了众亡魂,魔锋朔。
逆天业,还未果;三生恋,心中锁。爱人皆作古、往尘轻抹。唯见弑神红弱水,谁怜落泪暗情火。紧握拳,将寞落前生,重来过!
钗头凤·败天 其一
红光照,魔身烙,血凝成命名将傲。黑石阵,年还嫩,始露英姿,不防阴损。困,困,困。
沙狂暴,剑长啸,乱程征战独孤耀。群雄忿,语时钝,何错吾有?向谁能问?恨,恨,恨。
钗头凤·败天 其二
星眸眶,怎能忘,泪湖惊证轻思量。方明白,是缘爱,落寻卿颜,却闻卿殆。债,债,债。
神难抗,地难葬,九生轮尽谁人挡?心澎湃,意豪迈,涤灭乾坤,竟非天败。再,再,再!
莺啼序·生生不息
(一叠)苍茫大局早布,圣人为子罢。众生念、贪欲凝结,至道控盘独把。几多载,英才遍纵,安能拜命而服法?瞬皆空,崩裂玄黄,万年一霎。
(二叠)禁忌之名,毅愤九转,啸摇仙界古刹。悟生死、不灭身成,渐明屠圣为假。盛极时、衰亡便至,奈何却、徒能遭踏。灭天途,魂影消弭,但留尴尬。
(三叠)魔眠墓里,借体强魂,冢衣只做嫁?岂畏惧、又回尘世,吼动山河,尽现峥嵘,不容鞭挞。时空阙启,长歌声恸,洪荒旗展星空碎,泯恩仇、拜将石台下。阴阳逆乱,鸿蒙改姓更名,笑言再撰神话。
(四叠)轮回数遍,壮志难移,傲气还肆飒。至此已、玄功全散,肉体凡身,岂畏青丝,遂成白发。江山替换,仙心长在,唯怜疾苦催泪尽,咽嘶终,重跨杀伐马。凡尘奔碾风华,历史鸿轴,自在书画。
独孤败天·大义·天下为公
百世轮回宇宙间,情仇似梦事如烟。
独孤长倚苍山雪,毅魄笑凌北阙寒。
天道无公天可灭,月轮有恨月常圆。
群伦踏乾干戈后,唯愿慈云漫九寰。
浮世殇·独孤叹
幽谷边,魂归笑眼轻看世情换。
长风畔,悠悠兔走乌飞心自闲。
沐斜阳,对朱颜,少年未知红尘险。
谈笑间,谁见意气冲云天?
渺云山,雾隐寒,一入江湖身难返。
天宇乱,须臾山河漫烽烟。
正魔变,穹庐暗,平生何辞天下先。
棋枰翻,万古兴衰成败弹指间。
剑照霜,碧落长,多少英魂付杳茫。
乱阴阳,百战何恤生死兵锋向穹苍。
伊人望,笛声怆,香雾清辉泪满裳。
对天荒,
此心已茫茫。
流年换,六道浮沉几许风云幻。
剑气寒,且问天下为公凭谁挽?
干戈乱,金鼓喧,洒尽杯酒身不还。
问皇天,苍生何辜碧血染?
谋百转,言动天,太极神魔青冥湮。
游魂断,雪枫飘零月影阑。
题素笺,按碧弦,红颜思君星泪点。
离思满,络纬秋啼玉露染冰簟。
鬓未霜,意空凉,平生壮志不敢忘。
夜未央,几番襟袍血染战魂归故乡。
踏九垓,转八荒,莫问浮名问沧桑。
轮回长,
此心复茫茫。
剑照霜,碧落长,多少英魂付杳茫。
乱阴阳,百战何恤生死兵锋向穹苍。
伊人望,笛声怆,香雾清辉泪满裳。
对天荒,
此心已茫茫。
鬓未霜,意空凉,平生壮志不敢忘。
夜未央,几番襟袍血染战魂归故乡。
踏九垓,转八荒,莫问浮名问沧桑。
轮回长,
此心复茫茫。
战歌扬,碧血洒,多少忠魂染繁花。
征天罢,还忆英雄长啸归去亦飒沓。
风中絮,指间沙,传奇终留后人话。
曲终划,
此身伫天涯。 [4] 

独孤败天人物评论

编辑
茫茫宇宙人无数,若个男儿是丈夫——天地英雄败天赞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其人,如斯。
他有乔峰的霸气,有陆小凤的风流,有玄霄的桀骜,有宇文拓的大义,有紫川秀的王风,有拓拔野的机智,有艾米的谋略,有厉风的心机...他,便是战天的无上领袖,神墓中唯一堪称完美的人物——太古禁忌大神独孤败天。
——题记
一、神魔之判
许多人说,败天是魔,甚至以此推出作者有仇神心态。不能不说,这是神墓研究上最大的YY。
没错,很多人热爱重楼,热爱路西法,热爱万人往,甚至热爱东方不败...没错,这些人物都有他们的可敬之处,但,请不要把对他们的感情强加在败天身上,败天只有一个,独属于辰东的败天。
也许,“实力有多大,欲望就有多大”,也许,神魔本不是那般分明,也许,世界本是充满着杀戮与欺诈,但真正的神,神性的光辉永不泯灭,他们的心中永悬四字——“天下苍生”。
细读神墓的人,当会记得,在小六道中,阴险怯懦的罗凯尔在月神魂影吹笛时,第一个对败天行礼致敬,当会记得,幕后黑手广元窥见败天之尸时,也是既敬且叹...
寒风可以让人恐惧,但真正能深入心怀的,只有和煦的阳光。实力和杀伐只能让人慑服,但让逃兵与死敌也由衷敬重之人,只可能是以德服人的真正英雄。
无论神魔,终极境界都是淡化情感,然而,魔即使坦荡,即使孤傲,即使如何的豪气逼人,他也只可能将感情转化为对强权的挑战,对力量的追求,如魔主、黑起,都仅是为战天而战天。真正的神,则是“多情却似总无情”,淡去的,是区区私情,改易为对天下的大爱,对大义的执着,为了一般修者眼中蝼蚁般的凡人,真神可以随时浴血捐躯,魂飞魄散,大公无私,是他们给予世界的唯一答案。
“真英雄,心向百姓,真英雄,丰碑永存。”
败天,太古第一禁忌大神。神躯魔躯,不过是一缕执念,而神性的光辉,将震烁万古千秋。
二、三把剑
辰南最爱的兵器是横霸的刀和戟,而败天的兵器,却一直是剑。
泣血,不必解释,魔锋和独孤,其实若要划分也属于重剑之类,窄长无锋。
剑,兵中之王,如奇峰卓立,孤傲无双,不似刀枪充满了爆发力,以狂慑人,却自有一种凌厉气质,而重剑更是无锋无刃,大巧不工,恰如败天其人,杀气内敛,神威自生。
其实,这三把剑,便分别代表了败天的不同人生历程。
得到泣血前的败天,初出茅庐,壮气凌云,“早晚我要让全大陆的人都知道独孤败天这个名字,我要让这个名字变成一种信仰”,天生英雄,少年胆气,着实惊人,但此时仅仅经历了一次伤情的败天,显然还未成熟,也不明白世事浮沉,人情险恶。
夺得泣血神剑,是败天生命中一个极大的转折,也是成熟的开端——欲要成神,就得了解神性魔性,就得尝遍滚滚红尘的酸甜苦辣...初见泣血之时,败天以为此剑杀气太重,不合自己本心,但爱人的背叛,武林人士的追杀,逼得他夺剑血洗云山——世事无常,何尝不是如此?当司徒明月将利刃刺入败天身躯的时候,流下的血泪凝成血晶——“当一个人流下的血红色泪水凝聚成泪晶时,说明这个人的心已经死了”——这个凄美的传说,也许就是泣血的真义吧?
泣血,伤心无限,化为杀气喷薄。但败天毕竟并非常人,即便这般打击撕心裂肺,他也并未多造杀孽,唯在魔域边被迫击杀数十人而已,纵然体内魔息流转,他也依然宁愿为保护一般修者眼中蝼蚁样的牧民而暴露自身。可以说,此时的败天虽然满手血腥,却仍是偏神性的。
长生谷,遥空一坠泣血折。也许,这一刻才是真正的血泪淌干。当知道真相时,芳魂已杳,除却仰天长啸,却是空恨世事无情!落天洞中得魔锋,从此,败天体内魔性才占上风,狂傲益甚,羞辱天下武人,血洗清风,做出种种不理智之举,然而,此时败天犹能以坦荡名之,即使是魔,也是磊落自在,无愧本心,独孤败天,正是如此!
在自省后,败天战胜了魔性,认识到自身杀伐过甚,水晶与此同时对他的劝诫,应是也起到了颇大作用,因此之后败天再次用计,却是拔除了杀神及其众门人这群毒瘤,为天下除去大害,足抵前过。真英雄,当能战胜本心,倘若连区区魔性也压制不下,又何来看透本源,长啸“魔老成佛”,九世归一的大成?
窥破神魔,终成大道。从此独孤败天才能以真英雄名之,但卫苍生,保大义,战天道,这是何等的重任?身为太古诸神领袖,淡情乃是必然,陵园中残魂的沉稳、深藏不露,心志已是百炼成金,神性也已达到极致。神兵“独孤”,便是那独立寰宇的孤傲,那威严极致的淡然,那天地巅峰的寂寥,那斩绝凡情的怅惘——一身独担天下责,区区私情付风烟,这就是太古禁忌大神独孤败天!
三、无上领袖
战天领袖之位,非同小可,非智勇德义兼备之人,不能任之。细析《神墓》,败天此位当之无愧,无人堪能逾越!
论智,败天决计是神墓世界第一人,须知其出道未久便面对天下追杀(而非如辰南一般只需应付几股势力),软硬兼施,却是将武林群雄戏耍于股掌,无论水天痕、南宫无敌这样的老狐狸抑或南宫仙儿、华云仙等心机女子,均非其对手(而辰南数次败于梦可儿,若非运气好将其推倒破了道心只怕要翘了),在魔域依靠极少的资料瞬间断定大魔天王就是彼岸幕后主使者,推理分析能力堪称绝强,在《神墓》中更是布下惊天大局,计计连环,算尽天地,虽由于篇幅原因并未详写,但可以推测其中有多少次惊心动魄的智斗...相比起来,总是讲大道理的一代天骄辰战便显得有勇无谋了一些,如《阳神》中所说的:道理谁人都知几句,而机变小道却反而更有价值了,便是如此。
论勇,浴血战天,悍不畏死,未足为大勇也。若以苏东坡所言“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为定义,则神墓中唯有败天、魔主、时空大神等寥寥数人能及此,辰战、辰南尚不够格。但在这数人之中,又当以败天为至勇。败天不似魔主,天生寡情,他本是重情重义之人,却为了战天大业,斩情绝欲,削破执念,诈死潜隐万载,夫妻不能相见,伊人空闺黄叶飘摇,壮士心中又该又几多酸楚?当辰南灭杀前世残念之时,败天选择不加干涉,最终生生将最出色的子嗣让给了辰战,也不过坦然一笑对之。至于成为战天领袖而与昔日挚友的疏离,更不必说——他是把整个生命献给了天下,把亲情、爱情、友情都碾碎在历史车轮下以换取那天下为公啊!如此高节,不能称勇,谁人为勇?
论德,败天亦足言高洁。展颜消宿怨,一笑泯恩仇,此为言之最易而行之最难之举,而败天纵使魔气缠身,纵使天下皆负,他也极少有单纯的寻仇之举,面对多次欲置他于死地的南宫世家的黯然退隐,他放下剑,选择了宽恕,即使是于意将司徒明月分尸,他也只杀其一人,并未殃及玉虚府其他人众(被误伤而死则不必提,况乎玉虚府其他人也参与了之前对败天的多次追杀)。试问,这是何等的胸襟?堂堂男儿当如斯!与之相比,神机书中众主角均是显得戾气太重,便是长·生·界主角萧晨也显得小气了。至于身为战天领袖,尚能冲锋居前,撤退压后,多次涉最险之地,担最危之任,为救太古众神出暗黑死域身殒唯剩残魂,如此德行,真唯能以真英雄名之也!
论义,善恶分明,一诺千金,为人坦诚,此为小义,杀伐果断而知取舍进退,一切皆以天下苍生为重,此为大义。败天知己身将遇险,托老骗子保护自己收留的孤儿们,对王西风一饭之恩不忘,以全套啸天剑法报之,小义足全。钦服于魔主战天之豪气,愿与之共事,却不赞同其葬送天下精英聚灵力于一人来战天的手段,在自己为领袖后改易为以陵园养魂,尽所能以积聚最大的众生合力,倾力复活历代英杰,但对付太古七君王这样的害群之马却毫不手软,利用之后便任其被封印不加救援,甚至设计让辰南了断松赞德布...大局在胸,不拘小节,以人为本,天下为重,此为大义!
智勇德义,均是绝世罕有,如此豪杰,担当战天领袖,又有何疑义?无上领袖,独孤败天!
四、独孤——孤独
太古第一禁忌大神,犹如一座皑皑雪峰,独立乾坤,笑傲九野,自是威严,但其中孤独,却又有几人知?
大家多是注意那血凝成、注定他一生征战的“败天”二字,却往往忽视了“独孤”...站在世界的顶端,却是要付出无限孤独的代价啊...
天灭众生,乃败天战天之缘由。
在《不死不灭》结尾时,败天对于天灭太古诸神,自是不忿,但对魔主牺牲数千远古武圣试图战天这样的”手段,也是不完全赞同,而称之为疯才。从败天即使了解到自己是在天地间不断轮回的战魂之一,但他仅仅诅咒天、寄希望于大魔天王等其他逆天者的归来看,当时的败天虽然看破了“神性魔性,皆为人性”,却是无法立即放下娇妻幼子,去征战天道——但便是如此,才显出败天形象之丰满,完善其人性化之一面。
以此推断,败天真正开始全力征战天道,应该是无数世前的灵识完全觉醒,了解到天不仅会以天罚毁灭可能挑战自己的力量,还会以大破灭毁灭六道,杀害无数生灵之时。以败天之大义凛然,心怀苍生,自会义无反顾,担此重任。只是,倘要征战天道,便得抛却诸世情仇,更何况身为领袖的败天?
淡情,神性掩过人性,这是作为一个领袖的必然。即使苍凉落寞,也必得慧剑斩落,做出必要的牺牲。
战天之中,战友无数,但能把后背交付之人少之又少,至于真正能畅言缱绻之知音,只怕一个也无吧?魔主、辰祖,均是欲挑战天道的至强力量而已,狂傲,是他们唯一战天的理由。楚相玉、黑起、星空战魂等人,野心颇大,倘若这几人实力再强几分,便会设法取代天道了,至于邪尊、九头天龙之流,庸庸碌碌,不过欲为一方之主,倘不是被败天之声名激得疯狂,又怎愿走上这条生死茫茫之路?真如败天般为了天下苍生而战者,却也难与身为无上领袖的败天交心吧?
便是败天被天下追杀之时,犹有一个王西风能吼道“如果你们定要认为他是魔,那我就要做一个魔的追随者”,便是武林对败天千夫所指之时,仍有水晶能说出“你们有没有发觉他之所以会这样,不都是我们逼的吗”这般话语,便是身为武圣之时,犹能与周伯冲、东海老人一同嬉笑怒骂——成为第一禁忌大神之后,昔日的知己却大多已然湮灭烟尘,仅剩的几人也因地位的巨大差距,再不可能如往常那般洽谈欢言...
满座衣冠犹胜雪,更无一人是知音。只怕便是潜隐万载的败天的心声吧...
得到多少,便要失去多少,想来天生英雄的败天,永远以大局苍生为心的败天,必也无悔。
五、永恒
“千重劫,百世难,亘古匆匆,弹指间。不死躯,不灭魂,震古烁今,无人敌,待到逆乱阴阳时,以我魔血染青天!”
这是败天早年发出的长啸,之后被辰战在内无数人借用,以表其狂傲,但经历了无数沧桑,已然将锋芒凝练成淡然的败天,当是明白了“道已死,魔应生”不过偏激之语,战天不过因“天已失道”,捍卫的仍是大道,仍是公正。
不惜用尽心机,欺蒙天下,乃至与凶人合作,却又违誓背盟——这一切,都只因那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战天大业。明知天道邪恶化大部分是由于那些私欲膨胀的仙神所致,明知不解决根本问题,即使消灭天道,大破灭早晚将再次来临,却始终如一的坚持。只为换取那几十万载百姓不受灭绝之害,只为卫护六界生灵不遭无妄之灾。
“修我战剑,杀上九天,洒我热血,一往无前”,此可表其心志。
傲气已敛,傲骨犹存,神光盖世,高义绝伦。
指点江山的淡定,七进七出的威猛,泣血狂笑的桀骜,飘然归来的飒沓,已成为永恒。
也许《神墓》终有一天会事如春梦了无痕,但辰迷永铭有败天这一真英雄,足矣。
永远也是刹那的瞬间,那么,刹那的感动与疯狂,也能成为永远。 [2] 
参考资料
  • 1.    不死不灭  .大发彩票8app—大发彩票网[引用日期2018-04-21]
  • 2.    神墓  .大发彩票8app—大发彩票网[引用日期2018-04-21]
  • 3.    魔主  .大发彩票8app—大发彩票网[引用日期2018-04-21]
  • 4.    神墓  .起点中文网[引用日期2018-05-21]
词条标签:
动漫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