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神探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狙击神探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1988年拍摄的以警务纪实为题材的电视连续剧,共20集。片中讲述高级帮办奇(任达华)精明干练,用卧底屡破黑社会集团,甚得上司赏识,为维护法纪与邪恶势力斗争的故事。
中文名
狙击神探
外文名
The Under Cover Story
出品时间
1988年
出品公司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TVB)
主    演
任达华张兆辉彭文坚吴君如邱淑贞龚慈恩
集    数
20集
每集长度
44分钟
类    型
警务纪实
上映时间
1988年
编    审
冯志强
监    制
邱家雄

狙击神探基本资料

编辑
片名:狙击神探 The Under Cover Story
TVB剧集《狙击神探》剧照
TVB剧集《狙击神探》剧照(31张)
地区:中国香港(TVB)
类型:警务纪实
集数:20集
语言:粤语
首播:1988年

狙击神探剧情简介

编辑
高级帮办奇(任达华)精明干练,用卧底屡破黑社会集团,甚得上司赏识。奇结婚多年,生有一女,但妻子美(龚慈恩)欲摆脱婚姻枷锁,往台湾发展歌唱事业,与奇离婚。奇专注工作,领导下属登(张兆辉)、威(彭文坚)、明及凤(吴君如)屡破奇案,直捣罪恶根源。登单恋化验师华(邱淑贞),但华对奇早已芳心暗许。奇几经风波,终于接受华的爱。登误会奇撬墙脚,大受打击,加上其妺少媚惨被诱奸,疑犯因证据不足而逍遥法外,登变得十分偏激,为了替妺复仇而加入黑社会。奇不忍登误入歧途,力劝他回头,惜忠言逆耳,奇为着维护法纪,与登展开对峙……

狙击神探演员表

编辑

狙击神探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高级帮办钟迪奇驾车到一舞女被杀现场时,与女鉴证科化验员郑婉华的汽车相撞,气结不已。其后见她处事认真与细心,对她另眼相看,加上婉华为迪奇手下翠凤的闺中密友,从此展开友谊。嘉美自中学毕业后,即嫁迪奇为妻,但一直不甘安份做一家庭主妇,常藉词发展自己的歌唱事业,连夜抛下幼女亦宁在家,到酒廊充任兼职歌手,夫妇因此常起争执。沙展潘继登新调入重案组,因与迪奇多年老友,常恃熟卖熟,加上他英雄主义作祟,自以为胜人一筹,不大依正规做事,反令同事大感不满。CID苏国民调查到死者临死前曾与忽仔南见面,顿怀疑他与凶案有关。继登不理同组工作程序,私自追捕忽仔南至一酒楼,欲先以身藏毒品的罪名捉拿他,强逼酒楼伙记梁广做证。梁广坚持不肯插手,终得迪奇解围。原来梁广为迪奇做卧底时的生死之交,现已洗手江湖,改做正行,一直逃避涉足于黑帮事件中,迪奇对他大表钦佩。

    第2集
      继登盘问忽仔南,得到贩毒组织的资料,令扫毒组得以铲除四大毒档,因而立下大功,甚获上司嘉许。迪奇与继登无意中撞破毒贩贩毒之事,继登欲赤手捉拿歹徒,反被枪射,幸迪奇挺身保护,继登才幸免于受伤。其后警方大举杀至,将毒贩一网成擒。迪奇答应嘉美趁其最后一晚唱歌时陪她尽兴,怎料临时接到指示办案,嘉美大表失望,遂把心一横,决意抛夫弃女到台湾发展。继登跟随迪奇调查地盘藏女尸案,邂逅了婉华,惊为天人,乘机与她搭讪,却遭婉华冷淡对待。警方比较两宗谋杀案,发现犯罪手法相似,怀疑同一凶手所为,顿推测到地盘看更的侄仔射厘辉身上,向他展开连串追查,可惜未能找到有效证据。迪奇等为搜集证据,请求婉华在电视上装扮成被杀少女,以唤起观众记忆,婉华欣然答应。

    第3集
      嘉美出发之时,发现护照不翼而飞,以为被迪奇收起,大闹至差馆,其后发现因亦宁不舍母亲离去,遂出此下策留住她,令嘉美大感难过,但仍维持原意远走他方。迪奇受到家庭压力,影响其工作情绪,因而错失升职机会,令他再受打击。迪奇等几经推测调后,怀疑为一的士司机李乙金所为,连忙将他逮捕归案,发现一切辅助证供成立,但未能找到真凭实据,未能将疑犯起诉。正当迪奇欲以工作麻醉心底烦恼时,接到律师送来分居书,令他大表消沉,后得继登等从旁劝解,暂将离婚之事置诸脑后。重案组中人日以继夜争取时间搜集证据,终证实李乙金因当夜更司机,形成与妻子性生活不协调,以致长期压抑致心理不平衡,继登等更积极地找出物证,将乙制裁。国民跟迪奇到继登家吃饭,遇上其妹少媚,被其清纯气质深深吸引,刻意取悦她。

    第4集
      继登藉词开解迪奇,组织一班同事郊游烧烤,制造机会亲近婉华,终能如愿约会她。继登与婉华上街,遇上一少妇马慧芬遭抢劫。继登替其捉拿匪徒后,发现该少妇已失去影踪,大感莫名其妙。婉华奉命调查一离奇杀婴案,疑犯为慧芬,原来她为一欧姓男子的情妇,其妻产子后,他将婴儿交予慧芬照顾,方便他与慧芬幽会。事发当日,慧芬声言落街买油,回家后发觉婴儿失踪,始知己被人掷下街,而她亦成为最大嫌疑犯。另一方面,婉华直觉慧芬无辜,想尽办法替她洗脱罪名。继登为讨好婉华替她搜集疑点,与该警署帮办杜百金发生冲突,被百金向建奇投诉。

    第5集
      继登与婉华巡视案发现场,发现一失常男子形迹可疑,几经盘问下,揭发他因不满婴儿哭啼,一怒之下将他掷下街。慧芬得以洗脱罪名,但另一方面令百全对继登更起嫉妒之心。嘉美见迪奇未肯签分居书,遂回港正式向他提出离婚。迪奇自知无力挽回婚姻,坚决争取亦宁的抚养权。继登常趁机向婉华展开追求攻势,婉华为了工作不便推却。及后工作完毕,婉华自觉对继登无投下感情,藉词疏远他,但继登仍不放弃死缠着婉华。嘉美自去台湾一段时间后,即搭上名经理人姚千盛,经他改造后,判若两人。嘉美更在迪奇的同事面前炫耀自己的华贵,以图打击迪奇对抚养亦宁的信心。迪奇终答允让亦宁暂跟随嘉美。

    第6集
      迪奇经历家庭破裂,精神大为颓丧。婉华尽朋友之义,耐心地开解他,并以其悲惨童年往事予他借镜。迪奇顿解心中结,二人加深了解。继登发现婉华与迪奇来往甚密,醋意大生,过份干涉婉华自由,令她大为反感,拒绝其约会。继登向翠凤请教取悦婉华之计,翠凤劝他耐心追求。继登受冤屈气后,未敢向同事诉苦,惟发泄在疑犯身上,闹至警署嘈吵不已,终被迪奇责备一顿。嘉美让出时间给迪奇陪亦宁玩,可惜他百务缠身,托翠凤代为照顾。翠凤与亦宁整夜玩乐,令亦宁忘记温习功课,以致逼于默书作弊,终被罚留堂。射厘辉在夜晚以望远镜偷窥别人时,无意中目睹一宗凶杀案,未敢报案。其后良心不安,终向警方提供线索。警方追查屋主何明德,发现他案发时期出外公干,其后获悉只有侄儿卢威才有机会入屋,立逮捕他归案协助调查,卢威终承认谋杀罪。

    第7集
      迪奇未能抽身照顾亦宁,托婉华代办。怎料亦宁因被捉“出猫”而惊慌过度病倒,令迪奇深感无力分身照顾亦宁,自愿让出抚养权,但其后当他知道嘉美已带亦宁往台湾定居,内心痛苦万分。婉华在迪奇内心空虚寂寞之时,对他体贴入微,令他大为感动,开始将感情转移到她身上,但又想到自己曾经沧海,未敢贸然展开另一段感情。梁广在的士上拾获一银包,发现为邻居郑梅菁的,立送回她,二人见面话甚投契。其实梅菁中年丧偶,剩下一笔遗产过活无忧,难得有人主动与她交谈,二人间友谊进展神速。郑德隆向不务正业,在一机会下,受友人引诱合作贩毒生意,令他对事业重现希望。梁广在街上遇见梅菁,亲眼见她被波叔之子阿细抢劫,着梅菁不要报案,隆即告知波叔,劝他严厉管教阿细。阿细运毒,途中被警员截查,畏罪逃去,被警方开枪射中手部,负伤逃至广家求助。梁广连忙通知波叔,波叔忿怒之余,要阿细到警局自首。阿细恐受法律制裁,竟狠心推波叔下车后,不顾逃去。

    第8集
      梁广为报波叔当年知遇之恩,托迪奇查出阿细下落,带波叔找出阿细,怎料二人一直被百金跟踪,派人围捕阿细。另一方面,百金以前曾与梁广有过节,故意刁难梁广,堆砌藉口扣留他,梅菁保释梁广。原来十年前一夜,梁广被仇家追杀,在路上误撞死百金之弟。百金欲将他定罪,可惜法庭裁定其弟死于意外,令他忿忿不平,形成二人间积怨多年。德隆恐阿细会向警方泄露贩毒之事,但苦无盘缠潜逃,遂求助于黑社会大哥罗庆荣,聘请律师替阿细洗脱罪名,并将罪状嫁祸梁广身上。迪奇深信梁广无辜,但未能替他找到有力证据辩护,惟向百金上司马sir告密,声称百金公报私仇诬告梁广。马sir几经调查下,发现阿细给假口供,证实迪奇所言,向百金教训一顿。

    第9集
      梁广无罪被释后,被酒楼辞退,令他自尊大损,刻意逃避迪奇与梅菁,重临烟花之地自我麻醉。其后得迪奇好言相劝,梁广重拾自信。梁广计划开食店,但苦无门路,梅菁热烈鼓励,着德隆代他办理手续,但德隆恐梁广终有一天会识破其贩毒生意,拒绝他效力。梅菁不想打击梁广,决与梁广合股经营。继登乘自己生日,约婉华吃晚饭,怎料婉华不让机会与他单独见面,故意安排大班同事为他庆祝,令他大感无瘾。庆荣逼德隆与刘彼得合作走私生意,德隆眼见彼得性好色,专意投其所好,与他出入风月场所,甚获彼得好感。国民向倾慕少媚,常藉故到潘家亲近她,可惜始终未敢向她示爱,而少媚却懵然不知。彼得偶遇婉华,垂涎其美色,逼德安排他亲近婉华。德隆不敢违命,却布局让继登英雄救美,令彼得对继登怀恨。

    第10集
      少媚初出茅庐,受雇为保险经纪,到处兜搭生意。一日,当她撞上彼得公司时,被彼得看中,藉名贵手饰亲近她,少媚向贪慕虚荣,亦乐得奉陪。彼得获悉少媚为继登之妹后,串同少媚上司Henry,制造机会将少媚强奸,事后Henry更叮嘱她保守秘密。其后少媚识穿二人诡计后,大受刺激,一怒之下晕倒街头。少媚被送入院后,向继登陈述被奸经过。继登忿恨不已,努力搜集证据,将彼得绳之于法。迪奇协助盘问彼得,未能取得其犯罪证据,反被他乘机侮辱少媚一轮。继登闻讯大表痛心,怒闯彼得公司大闹一轮,终受警署高层谴责。少媚受到悲惨遭遇后,还要面对亲朋的歧视眼光,加上新闻界舆论,令她大受打击,幸有国民在旁慰解,使她稍感温暖。

    第11集
      少媚控告彼得强奸闹上法庭,可惜证据不足,被他逍遥法外,令少媚精神大受打击,面临崩溃。继登未能为妹申冤,性格亦变得十分偏激,竟欲当街枪杀彼得报仇,幸迪奇及时制止,但继登因犯了警队规律,被调作军装沙展。继登接受新职后,自尊大损,形成工作态度散漫。迪奇劝他振作,可惜继登误会他一直对自己被降职之事袖手旁观,对他成见甚深,拒绝接受其劝告。国民不嫌弃少媚失身,竟自作主张向媚母提亲,令少媚大表惊愕。其后少媚接受家人劝告,终答应婚事。婉华安排机会继登与迪奇见面,藉此消除二人间误会,二人终和好如初。继登以为婉华因仍对自己余情未了,才暗中帮他,内心暗喜。继登为少媚办嫁妆,带一金镯子给婉华看,着她给予意见。梁广误会继登向婉华提亲,着迪奇赶快向婉华示爱,可惜迪奇无胆闯情关,只从旁试探,婉华大为结。

    第12集
      婉华恼怒迪奇,令他大感不安,终提起勇气向她表明爱意,令婉华甚为感动,二人间感情跨进一大步。继登发现婉华与迪奇若即若离,醋意大生,欲抢先向婉华求婚。婉华决绝拒婚,并表示独钟情于迪奇,令继登大失所望。迪奇往开解继登,反被他误会横刀夺爱成功后,要向他扬威,怒掴迪奇出气,二人再反目。7彼得,欲乘继登失意时,引诱他加入其勾当,然后利用其对彼得的仇恨,合力布局逼彼得交出公司股份,继登更乘机痛殴彼得报仇。少媚与国民结婚后,内心仍存被强奸的阴影,拒绝与国民尽夫妻之情,令他大表失望。继登提出邀请二人外出游玩,以图令二人增进感情。

    第13集
      庆荣赏识继登才智,招揽他加入其黑社会组织。继登财迷心窍,欣然接受其邀请。继登眼见少媚与国民旅游归来,感情大进,顿感安慰。相比之下,他自觉失意于情场,倍感孤寂。迪奇接到数宗珠宝大劫案,极力争取调回继登帮手。继登满怀高兴复职,却发现案情错综复杂,怀疑犯罪集团与庆荣有关。嘉美经中盛签下大批歌唱合同,随即被他挟带私逃,留下她在台湾履行合约,顿感无力照顾亦宁,遂托航空公司将亦宁送回港给迪奇。迪奇毕竟与嘉美夫妻一场,连忙赶往台湾探望她。原来她早已偷渡回港,在一三流夜总会工作,迪奇见她居无定所,接她回家暂住,令婉华不是味儿。迪奇接获线报,派人大举搜捕劫匪,混乱中两帮枪战。继登为报答迪奇以身助他脱险,合力捉拿疑犯。

    第14集
      婉华恐迪奇与嘉美藕断丝连,内心矛盾不堪,刻意逃避迪奇。嘉美乘亦宁生日,力邀婉华参加其庆祝会,当众向她冷嘲热讽,并暗示会与迪奇复合,令婉华大为难堪,一怒离去。迪奇为讨好婉华,约她参加其警队舞会,婉华亦答允前往。怎料当晚嘉美缠着迪奇,令婉华大为忿怒。其后迪奇分析嘉美内心痛苦,婉华对她渐为体谅。嘉美获迪奇鼓励,参加一歌唱比赛,临出赛前威胁迪奇与她复合。迪奇不肯,嘉美含泪参赛,演绎一失恋者心声时异常投入,终夺奖而归,令她重拾自信。迪奇得疑犯招供,将大批赃物起回,却仍未能找出幕后主使人,遂利用线人联络德隆,以图布局人赃并获。怎料临急被继登发现,立向德隆通风,令他早有准备,迪奇终无功而回。

    第15集
      婉华安排迪奇与德隆见面,迪奇认出德隆被怀疑与犯罪集团有关,向婉华追问其身份,婉华声言毫不知情。德隆恐迪奇与婉华结婚后,会对其非法生意有所阻碍,欲暗示拉拢迪奇与他同流合污,迪奇不为所动。其后迪奇竟欲退出调查此案,却被上司驳回。梁度好友彭贵多年前被迪奇作卧底时出卖,坐牢八年,一直对迪奇怀恨于心,终下定决心逃狱,一方面向梁广索取巨款,计划向迪奇报仇。梁广屡劝无效,逼于将其股份顶让予梅菁,代他筹钱。彭贵找庆荣,要他出面找一支枪给他,庆荣忌其三分,下令德隆逼继登交出佩枪。继登施计假装被袭,遭歹徒夺枪,藉此掩人耳目。

    第16集
      彭贵在迪奇家外埋伏,乘他回家时枪杀他,幸迪奇及时发觉,反过来追捕彭贵。彭贵慌忙走到街上,被迪奇枪伤,终挟持一人质,抢得一的士逃去。彭贵身负重伤,致电梁广求助。梁广念在手足之情,立往照顾他,却被迪奇派人跟踪。梁广劝迪奇撤销对彭贵的控罪,迪奇为维护公安,坚决继续捉拿彭贵归案。梁广劝彭贵瓦解对迪奇的仇怨,并代他安排逃亡他方另谋出路,可惜彭贵执迷不悟,誓杀迪奇报仇。国民与超明查出彭贵下落,欲捉拿他回署,双方混战一轮,国民不幸中弹,伤重被送入院急救。迪奇恐彭贵再为害良民,求梁广说出其下落。梁广矛盾不堪,终不忍再出卖彭贵,忍痛黯然离港,令梅菁大表失落。继登惊闻国民脚伤残废,对少媚大表同情。其后追查下,发现国民竟被自己的失枪所伤,立向庆荣追查,证实失枪曾辗转交予彭贵,遂向彭贵算账。

    第17集
      贵走投无路,向庆荣勒索巨款。庆荣利用继登与彭贵的仇怨,着他往公园与彭贵交涉。刚巧迪奇一家在场,彭贵枪头即转向迪奇,继登乘机将彭贵打死。国民昏醒后,未能接受自己脚伤残废,拒绝施割除手术,其后少媚为免他生命有危险,忍痛替他签字。国民手术完毕后,情绪大表激动,常向少媚发脾气。继登自觉间接害了国民,内疚非常。答允再为庆荣效力,以筹钱安排国民往外国做矫型手术。迪奇无意中发现继登曾插手德隆的生意,顿怀疑到失枪之事乃二人故意安排,遂积极调查德隆的底细,从中搜集其犯罪证据。迪奇恐婉华知道德隆罪行时,会意气用事,破坏其计划,遂向她提出暂时分手。婉华莫名其妙,大感不安。

    第18集
      迪奇派两新手下追踪德隆,发现他进行一宗珠宝贼赃交易,连忙出动逮捕他。刚巧婉华因工在场,发现其兄所为后,大感悲伤。婉华恐德隆泥足深陷,劝他临崖勒马,将功赎罪。德隆忠言逆耳,暗将贼赃贩卖,取得现金后,欲安排挟带私逃。迪奇查出德隆将其名下的财产转予婉华后,然后只身离港,遂往机场截往,将他逮捕带回警署,逼他与警方合作找出庆荣的犯罪证据。德隆被迪奇带回警署途中,被庆荣派人刺杀灭口,终死于枪下。婉华闻讯大受刺激,感到其兄之死受迪奇连累,内心矛盾不堪,终向迪奇提出分手,迪奇大感无奈。国民成功装上义肢,回港向迪奇辞职,决奋发另谋出路,家人稍感安慰。

    第19集
      庆荣有一批枪械从外国来港,派继登照应。怎料迪奇已预先接到线报,安排人手截住,将全批私货带返警署。庆荣怀疑内藏警方线人,命继登找出内奸。迪奇为试探继登,故意泄露洪中为警方线人。继登果有所行动,当场被迪奇截住,百辞莫辩。继登洗心革面,决作警方卧底,继续跟随庆荣,搜集其犯罪证据后,将他绳之于法。庆荣为除掉一对头,利用继登的身份,掩护手下阿伦行刺。继登为免受怀疑,自甘为庆荣效力,事成后,仍未能掌握到庆荣的犯罪证据。继登为博取庆荣信任,讹称阿伦在医院伤重危殆。庆荣恐阿伦会泄露其秘密,着继登杀他灭口。继登装作如命行事,大获庆荣信任。婉华寂寞非常,要梅菁陪他看戏,刚巧撞见继登与一妖艳女子状甚亲热,彼此尴尬不已。其后继登欲上华家解释,可惜无勇气表明心意。

    第20集
      国民眼见继登与庆荣关系密切,误会二人同流合污,其后经继登向他解释,国民甘愿做他与迪奇的联络人。继登乘庆荣与另一黑帮洽谈生意时,在身上暗藏录音机,然后着国民将录音带交予迪奇。可惜国民不慎被庆荣另一手下阿通发现,欲将录音带抢回,幸迪奇及时阻止,才将证物抢回。迪奇威逼阿通与警方合作,终乘庆荣再度行动时,布局将他人赃并获。继登虽身中庆荣一枪,但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翠凤等见迪奇重任已完,极力拉拢他与婉华复合,究竟二人能否和好如初呢?留意收看会有结果。    

[1-4]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80年代电视剧 犯罪剧 电视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