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沛灵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慕沛灵,网络小说《凡人修仙传》中的一位女性角色。落云宗筑基期女修,负责管理药园,韩立进落云宗后,归其管辖,传韩立玄冰决功法。慕沛灵被家族逼婚,一直推脱,不肯完婚。后来参加试剑大会,获得灵水洗目的机会,遭正魔两道破坏,无果而返。韩立结婴后,慕沛灵对外谎称自己已被韩立收为妾侍,韩立为突破瓶颈,假戏真唱,收其为妾侍,后来跟随韩立参加天南交易会、赴极西之行。韩立回归落云宗不久,成功结丹,改修颠凤培元功。韩立前往大晋游历,将十几只结丹傀儡留给她防身。后为突破元婴期未果身陨,作为其名义丈夫韩立得知后到其坟前祭拜悼念。
中文名
慕沛灵
外文名
登场作品
凡人修仙传
所在宗门
落云宗
作    者
忘语
修    行
结丹期

慕沛灵人物出处

编辑
出自忘语作品《凡人修仙传》的人物,第四卷 风起海外 第五百六十章 归属 [1] 

慕沛灵角色评价

编辑
一千二百五十三章韩立回到乱星海后,得知慕沛灵冲击元婴失败已经坐化。
慕沛灵姑娘,是《凡人修仙传》中被人误解最多的女子,很多人对其颇有微词,鲜有欣赏之意。真是这样的吗?如何解读真实的慕沛灵,且听皮皮为你婉婉道来。
话说当年韩立为了结婴,隐瞒修为以炼气期弟子的身份混进落云宗,重操旧业干起了药童的老本行。慕沛灵姑娘被宗内安排指点一下韩立的修炼,自然也就成了韩立名义的师叔了。
本来这位慕师叔也未将这看起来资质低下的韩师侄放在心中,谁料到他竟然一路过关斩将,先通过宗内层层选拔,然后代表宗门参加三派试剑大会,竟然取得前十名的好成绩。
慕沛灵有点犯迷糊了,她感觉看不透这位韩师侄,暗中留意观察了好几年。演技高超的韩立哪能被她发现破绽,一直低调做人,并顺利在落云宗结婴成功。
此时慕沛灵姑娘的处境甚为不妙,原来她的家族为了他哥哥,通过换婚的方式,逼她嫁给一个既矬又色的言师兄,而且修为还不如她。眼界甚高的慕姑娘哪能看上他,越想越气,但家族命运的枷锁却越勒越紧,一次又一次的逃避,如今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被家族催婚逼的走投无路的慕沛灵,无奈寻求韩立的庇护,被拒后,谎称韩立已收下她为侍妾,吓得言慕两家赶紧发来退婚声明。木已成舟,韩立只能收下慕佩灵为侍妾。
当初二人之间,完全是相互利用关系,慕沛灵做侍妾是为了寻求韩立的庇护,而韩立则是为了让慕佩灵修炼那颠凤培元功,将来可以助他突破修炼瓶颈。
不久,韩立携慕沛灵参加天南第一交易会。途中遇到南陇侯,他看中了美貌惊人的慕沛灵,提出要强行交易。韩立不惧威胁,拒绝交易,不惜与南陇侯切磋神通。这件事给慕沛灵带来的感受是震撼的,她不过是韩立刚刚收下的侍妾,二人之间并无深厚感情,但这位韩公子却宁可挑战修为高他一筹的修士,而不愿将她交换与人,让她感动莫明。在很多高阶修士眼中,侍妾的地位极为低下,彼此用来交换也是正常不过的。自此而后,慕沛灵是真心爱上了韩立。
本来慕沛灵向道之心颇为坚定,对儿女私情也了无牵挂,是个自强自立的女子。自对韩立倾心之后,从前那个艳冷孤傲、无忧无虑的女子消失了,不再那么从容淡定了,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再加上韩立新收的叫柳玉的女弟子,经常调侃她,更让她倍感压力巨大。
南宫婉刚刚加盟落云宗后,柳玉这样调侃她:
“慕道友,你虽然身为师傅侍妾,但好像还是处子之身吧,难怪师傅对你好像客人一样了。以道友姿容,难道师傅还不动心吗?还是其中另有什么玄机?新来的南宫师娘,论姿容可还在你之上,你好自为之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慕沛灵一愣之下,脸色有些涨红地想分辨些什么,但眼前之人却一声轻笑后,人就化为一道光华,破空而走了。慕沛灵怔怔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猛一跺脚的也御器飞离。
再后来,慕佩灵和柳玉、宋姓女子三人去坠魔谷寻草药,柳玉又调侃她:
“这位紫灵姑娘,我在数十年前见过一次的。的确是天仙般的大美女,就是我等女子见了都有些动心的,听说有不少大有身份的男修苦苦追求此女,光为了争风吃醋,就不知发生了多少场的斗法火拼了。甚至被那些好事者称为天南修仙界第一美女。不过此女来历颇为神秘,和师傅认识也比较早,颇有些红颜知己的样子。慕妹妹,你可以要小心一些了!”柳玉眼珠一转,却“咯咯”的轻笑起来,话语里颇有调笑之意。
“我有什么小心的。”慕沛灵玉脂般的脸庞一阵微红,轻啐了一口。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柳玉的戏谑之语,便如尖刀一般,刺痛了慕沛灵卑微而又脆弱的心理,慕沛灵姑娘是个纯真女子,没有丰富的恋爱经验,也没什么闺蜜可以倾诉烦恼,念及于此,便越发地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不安起来。她也知道韩立对她并不属意,虽然她也是个绝色美人,但那位南宫姐姐不论姿容抑或修为均在她之上,更听闻韩公子还有位号称天下第一美女的红颜知己,而她还只不过是韩公子名义上的侍妾,这可怎生是好。
爱情就是这么妙不可言,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便如同坠入一张密密麻麻的情网。这个时候你想要逃避,已是不可能之事。所谓情丝难断,剪不断、理还乱,你越是挣扎,它便越是缠得你不可动弹。爱一个人很难,忘记一个人更难。
修士就好比那出家人,出家人也是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心中有了爱,哪能说忘记就忘记。不是是男还是女,也不管是修为多么高深,一旦坠入情网,都逃不脱它的魔掌。正如玄慈忘不了叶二娘,九难忘不了袁承志,圆性也忘不了小胡斐。
更何况慕佩灵这样的纯情女子,一辈子潜心向道,从未涉及过儿女私情。一旦动了心,那份痴情别人是无法理解的。这样的女子一朝惹上了情思,都没有好结局。《神雕侠侣》中的李莫愁就是典型,李莫愁从小跟师傅生活在古墓里,没见过男子,后来离开古墓后,遇上了陆展元,对他一见倾心,但陆展元却抛弃了她,致使她从此性情大变,变成了江湖中令人胆寒的女魔头。即便她最终焚于火中,仍是悲歌一曲:“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对陆展元至死不忘。李莫愁把他的爱情的失意,化作了满腔的仇恨,通过滥杀无辜来发泄。而慕佩灵姑娘则把她的一片片的思念变成了一道道的情障,最终活活困死了自己,以近乎自残的方式去殉了这份痴情。
情为何物,谁能说得清,谁又能道得明?
慕佩灵最终提出要做韩立真正的侍妾,被韩立无情地拒绝了。他给了慕佩灵美好的憧憬,最终又残忍地毁灭了她所有的希冀,甚至让她拜入南宫婉的门下,成了南宫婉的义妹。这一声“义妹”,让慕佩灵姑娘万念俱空,从此她的眸子里不再有色彩,黄卷青灯下,独自一人品尝这份思慕的苦涩。正是:痴情女偏遇负心汉,旧时约竟成今日痴。
纵观忘语笔下的女子,但凡与韩立有些瓜葛的,基本上都没什么好下场。“你深爱着的人,他深爱着的却是别人”,这是怎样的迷茫与不甘,这是怎样的无奈与绝望。用陈世骧先生的话来讲,就叫“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凡人修仙的世界里,尽多绝望之恋,陈巧倩、墨彩环、梅凝、慕佩灵等等,概莫如是。忘语通过这些绝望之恋,告诉了我们,谁言修士人前风光,岂知身后无限悲凉。这仙,不修也罢!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怎堪造化弄人、惟叹情归何处。这一连串的打击,成了慕佩灵终生挥之不去的阴影。由情生孽,由孽生障,慕佩灵姑娘的悲剧在所难免。果不其然,当其结婴之时,遭心魔反噬不幸陨落。
又是一位为情所困的薄命女,我终于理解了“韩老魔”绰号的由来了,辣手摧花的情魔啊。
但是,慕佩灵姑娘的不幸遭遇,没有得到大家的多少的同情。很多人都认为她韩立没有什么爱,不过是利用关系,所以不值得同情。
我们见惯了古典小说中的“一见钟情、一见倾心”,便以为那才是真爱。其实不然,世间的爱情更多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朴实无华。古时的婚嫁,男女双方直到洞房之夜,掀起那红盖头,才发现对方的相貌。是俊是丑,是赛天仙还是丑八怪,一切听天由命吧。他们之间第一次见面,哪有什么感情,爱情都是靠慢慢培养出来的。
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也是二人在古墓中多年相依为命的生活中,而逐渐滋养成长起来的。其实这样的平凡的爱情,才是现实的,才是真实存在的。伟大的爱情从来只是孕育自平凡中。一见钟情式的爱情,往往是最不靠谱的,缺乏深入了解的爱情,往往便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不免无疾而终。
慕佩灵姑娘当初对韩立并不了解,彼此没有感情,这个是正常不过的。后来逐步交往,情不自禁地爱上了韩立,也是水到渠成的。“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如果对韩立没有爱,就不会产生执念,也就不会有最后的悲剧了。这位纯真的姑娘用生命去殉了绝望的爱,她是值得人们同情的,是位令人赞赏的好姑娘。
韩立为了追求大道,而不得不放弃这些温柔善良的如花美眷,这个代价也太大了。
凡人修仙传》这部小说,很多人看到的只是,斗法斗宝的华丽、杀人练级的快感,看到的尽是大道的无情和残酷,却看不到大道无情人有情。正是这“无情”与“有情”的一次又一次的冲突和碰撞,让我们对生活的意义有了重新的思考。人生在世,辛苦打拼,所为何来?忽略了亲情和爱情,到头来就算功成名就,权衡得失,真的值得吗?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