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息

中文名
奸人坚
外文名
Men Don't Cry
出品时间
2007年10月8日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导    演
林志华
编    剧
黄晓壮
主    演
黄子华,叶童
集    数
21
类    型
民国喜剧
上映时间
2007年10月8日

奸人坚剧情简介

编辑

奸人坚广州第一奸人

民国初年,位于广州的“旗下街”是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传闻何其坚为了个人利益,竟加害亲父,又恃着警察厅长方天圆撑腰,横行无忌,是旗下街的第一大恶
剧照 剧照
人。
其坚得知姑婆屋影响天圆的风水,便用尽奸计夺取姑婆屋,因而认识了姑婆屋业主唐菊、戴银、郭金的契女凌玉翠。玉翠为契妈捍卫姑婆屋,与其坚大斗法。
其坚为骗取姑婆屋,不惜“出卖自己”,使出美男计“引诱”玉翠,企图夺取玉翠的芳心,然后人、屋两得。一次,其坚与玉翠遇上意外,两人被困山洞内,其坚“幽闭恐惧症”发作,玉翠见状加以照顾,其坚稍为好转,便向玉翠披露了他杀父之谜,令玉翠大受感动,令两人加深了解。
玉翠的坦率真诚令他放下了对人的戒心,不自觉间其坚对玉翠产生了微妙感情,可是他又不甘于爱上一个哨牙婆,内心挣扎不已。可是,当其坚成功夺取了姑婆屋后,即暴露出狰狞面目,玉翠方知被骗,感情大受创伤。

奸人坚儆恶惩奸

武痴黄飞鸿得知其坚的恶行,决定儆恶惩奸,将其坚打倒,群众额手称庆,飞鸿一时声名大噪!加上新
剧照 剧照
任的副厅长马德才为人正直清廉,锐意整顿旗下街的劣风,飞鸿与德才联手对抗其坚,其坚如丧家之犬。
飞鸿在旗下街成立“宝芝林”,广收徒弟,将武术发扬光大。其坚眼看在旗下街无法立足,人人喊打,便假意痛改前非,并请求飞鸿收他为徒,其实暗里揭飞鸿的私隐,企图令飞鸿身败名裂。飞鸿早已看穿其坚的奸计,他要求其坚尝试做一日黄飞鸿,希望藉此让其坚学习如何做一个好人。其坚初尝万人景仰的滋味,但做英雄必须付出代价,要有无比的毅力面对逆境的信念。其坚终于明白飞鸿用心良苦,重建对人的信心。

奸人坚最奸辅导

其坚痛改前非,与身边人建立友好关系率先与牙擦苏成
主要演员图集
主要演员图集(20张)
为“便宜父子”。另一方面,玉翠视哨牙为憾事,其坚竟再将她的哨牙撞崩,亲手改写了玉翠的人生。同时间其坚知道玉翠一直为玉碧的事而烦恼,决定要帮她解决困难。他鼓励玉翠妹玉碧重建对人信心,不再自闭。玉碧因此而对其坚情有独钟。那边厢飞鸿对玉翠重提婚事,其坚和玉翠虽然各有所属,但心里仍念念不忘对方,明明相爱,又互相嫉妒,经常吵吵闹闹。

奸人坚无间道卧底

奸人坚 剧照
奸人坚 剧照(20张)
经警察厅长的马德才整顿后的旗下街,变得愈来愈兴旺。此时,旗下街发生多宗无业流氓失踪悬案,此间,其坚与昔日部下金钱豹相遇,豹利诱其坚弃明投暗,于是,其坚与飞鸿和玉翠决裂,夜夜笙歌,花天酒地,仗势欺人,更令玉翠三位契妈险死,仿佛又变回从前的奸人坚。其实,其坚当起卧底,他与飞鸿里应外合,以便查出失踪悬案秘密,其坚和飞鸿竟查出惊人内幕。 [2] 

奸人坚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旗下街猛人”坚近日常到沙滩观看黄埔军校练兵,让人误以为这是他召集的土地,但原来,坚的真正身分正是旗下街恶霸,专门向旗下街街坊收取保护费,而且没有一个街坊可以逃脱,他们无论怎么把钱收起来,都会被坚找到。坚在武馆内徒弟,并公然宣传己功夫了得,比起隔壁那一家快捷厉害。丁上门“踢馆”。坚二话不说,用“奸招”将丁打败。得到那些到场想要报名的人一致赞许。坚续到街上作恶,在码头前巧遇翠,坚替翠打倒贼人。但发现翠是一名“哨牙婆”,坚欲逃走,但翠却意外地跌向坚,更“咬了”他一口。翠高兴的回家了,看到家里的环境因为自己到外边努力打工而变得越来越好,可是离家太久,家里除了父母以外大家都不欢迎她,她很是无奈。为了自己的妹妹可以痊愈,她跑去求神,巧遇坚一众人,坚遂向翠报复,要翠到城郊的凉亭内,要她咬着木柱不放。坚奸计得逞,大喜。后被翠发现他捉弄自己,马上跑过去向他算账,即使旁人都很怕他叫翠别得罪他,但翠不怕,遂带阶仔回家。翠家人觉得跟翠沟通有困难,想把她嫁出去。鸿甫来到旗下街,发现坚在吹嘘自己曾击败其父英,鸿即到“奸人武馆”找坚算帐。

    第2集
      坚连同金钱豹偷入鸿家中欲下毒报复,可是事败。翌日,当鸿醒过时,意外发现坚的战书,指名鸿到擂台上挑战他,鸿叹息其执迷不悔,仍决定答应挑战。鸿依约出战,本来胜券在握,在打败坚之前,忽然坚私下向鸿展示出其亡父英的神主牌,并要挟鸿诈作被他打败,鸿无奈之下,委屈当众认输。众人哗然,不解当中因由,事后坚还不肯返还神主牌。圆宴请中央的专员,坚为讨好圆,要鸿助他在众人前表演舞狮,翠眼见鸿屈服坚的淫威,向鸿拒婚。坚一直暗自想法报复翠,本要巧取豪夺那姑婆屋,可是奸计失败。后圆的风水师说圆家前的姑婆屋影响其发展,圆立即命坚设计拿到姑婆屋屋契。刚巧,菊等一班姑婆将屋契交给翠保管。坚得悉后,竟捉了碧。鸿实在不知如何是好,此时飞偷入坚家中欲拿回神主牌,被坚擒获,坚竟称飞入屋行劫,飞被捕入狱。

    第3集
      鸿看不过坚所作所为,上门欲教训坚。可是坚竟使暗器对付鸿,当鸿节节败退时,趁机逃脱的碧突然发难,将坚打退,成功救走鸿。菊等人无法对抗坚,想出由摩代写求情信,向圆求救。坚接过求情信,反过来指摩与菊有染;竟因此让另一位老妇金羞愧得悬梁自尽,恰巧坚路过,本想救出金,但却不慎引起火灾,便落荒而逃。幸鸿扑灭了火灾,不过鸿认定是坚放火,更联同翠发起旗下街众街坊,声讨坚。圆碍于众怒难犯,高官电联要求他必须摆平此时给出一个交代,他将坚逮捕入狱。然而,坚并不是真的入狱改过,而是继续在狱中凌辱囚犯,更要飞成为其跟班。刚巧圆要到外述职,丁趁机成为狱警,在狱中虐打坚,更称要剪去坚的脚趾。

    第4集
      千钧一发之际,飞无法下手,两人又遭受一顿恶打。飞趁机偷取到钥匙,两人马不停蹄地逃狱。然而,当二人逃走成功,坚又使坏,想骗飞自投罗网,便指出一条远场之路给他,两人分道扬镳。而快到目的地时,坚体力不支,就晕倒在草丛中,被翠发现,翠惊叫连连,丁马上前往捉回坚。坚再度被捕,被丁折磨一番后,圆亲自回来放走了他,与飞二人先后送到医院。飞前往探望坚,竟发现坚被打成痴呆。刚巧,圆述职回来放走二人,坚又遭豹的背叛,将坚赶出武馆,并声要对坚赶尽杀绝,令无人敢收留他。但一切都是坚的阴谋,他要翠自愿交出姑婆屋屋契。坚不惜使出多条苦肉计,先使鸿信任他要改过自新,翠决不信坚会改过,但坚再三地受到意想不到的毒打时,翠竟心软地收留坚,在她家中开的酒楼打工。

    第5集
      莲私下与轩挪用公款做私帮生意,想要赚大钱,后来坚偶尔看到,他们夫妻俩哀求其保守秘密,没想到卖药的人居然是金钱豹,又是坚的奸计之一。可是翠却发现酒楼遗失大量的现金,矛头直指坚,但坚却一声不响,含笑地承担所有责任而去。轩追出,但莲却已遭骗去金钱,轩大惊,往找坚商量。坚于是带轩到洋人茶室当模特儿“赚外快”,但却被街坊误会二人跑去当男妓。翠与莲收到消息后,赶到茶室欲“捉奸”,众人始知一直误会了坚偷钱。翠感激坚,二人关系竟因此变得亲密起来。翠本邀约坚一齐到沙滩摸蛤喇,坚预先让金钱豹找到一个地方,尔后带翠到山洞中示爱,为让翠感动,坚其实心里很不好受,郁闷不已。但竟遇上旱天雷,将二人困在山洞中。坚突然疯了般大叫大嚷,将自己儿时的遭遇一一道出,翠听进耳内,心里不禁可怜坚。翠把碧带出来,然后让坚陪她玩,后碧不慎掉进水里,而坚为救他慌张捡来长树枝拉他上岸。鸿看到坚,觉得有古怪。鸿本想拆穿他,但坚魔高一尺,巧妙地避过并让翠更死心塌地相信他。

    第6集
      飞鸿集众人之力,终推断出其坚意图;得苏飞献计,飞鸿约其坚见面,更说出如他能离开玉翠,将无条件将屋契交出。其坚看出飞鸿计谋,更将计就计,令躲在一旁偷看的翠主动现身替其坚解围,更自飞鸿取回屋契。其坚继续猛烈追求,令玉翠深深爱上他。苏飞查探其坚家时,遇上其坚带玉翠回家喝酒谈心,只好躲起来;当玉翠喝下了半斤迷药晕倒后,其坚亦开始实行其奸计;他想借此令玉翠以为已与其坚发关系。苏飞终被发现,被打晕后竟被钱豹推下海中。早上玉翠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其坚亦直认不讳,更说出将向凌家提亲,玉翠心甜。但途钱豹将其坚绑走,说出如不交出屋契便杀害其坚。翠回去拿屋契时,跟菊妈说出一切,最后同意她将屋契交出。得到屋契的其坚,在众目睽睽下将自己的奸计和盘托出,更特意说出其实与玉翠发生关系的只是钱豹;玉翠听得心如刀割。凌家众男丁欲替玉翠报仇,反被其坚毒打。回家后被翠以外听见爸爸将大哥当做发泄对象来骂,心里很是难过。苏飞被渔家所救回到旗下街,对凌家说出真相替玉翠还了清白。其坚带着屋契到厅长家领赏,但因厅长已不再需要好风水之屋,故此反口不将其坚委任为旗下街保长。旗坚满肚怒火,决定以混有毒品的香烟来控制厅长之子有成,以此迫厅长就范。

    第7集
      聚贤楼重新开张,但生意却一满千丈;原来其坚不断以玉翠的贞节来开玩笑,更令街坊不敢前来帮趁。其坚让有成吸食毒香烟,令他沉沦毒海不能自拔,更借此控制爱儿如命的厅长。玉翠为重振生意,请来飞鸿当众表现武术,虽然大受好评,但其坚又出现捣乱。飞鸿等欲出手阻止之际,却发现其坚已成为了保长,拥有管理街上的生杀大权;其坚更要求玉翠三天内还款五万元,不然就将茶楼毁去。无法可施的玉翠想到的反击方法,就是将当日得悉的其坚秘密以闹剧演出;众街坊得知其坚可怜的身世,再也不畏惧他。猛丁更带领手下到坚母坟前破坏,终令其坚大失常性,将众人打个落花留水,更欲当街杀害猛丁。飞鸿潜入厅长家,发现有成中毒甚深;其坚认为羞辱皆起玉翠将秘密说出,于是带队欲枪杀翠玉。飞鸿赶到阻止,原来他成功助有成弁毒;厅长即时解除其坚等人职务并将他们收监。厅长判决其坚将发配至大西北,但猛丁等人买通警察,以私刑虐待其坚,更令他掉下山崖。猛丁更在街上散布其坚已死之事,途人莫不额手称庆。厅长表彰飞鸿,众街坊亦要求他不要回佛山;飞鸿最终在旗下街开设“宝芝林”。采药时飞鸿更意外救回大难不死的其坚。

    第8集
      飞鸿救回其坚,将他藏身于山洞内;对于飞鸿救命与治疗之因,其坚非但没有感激,更欲设计对付他。家人四出替玉翠寻亲,更不惜到遥远的白梅镇相睇;但结果对方只是有纳妾之意;玉翠大受打激之下,主动对姑婆说出欲自梳,更托她安排日子。众街坊特意替飞鸿立像,但当他看到自己的雕像竟是脚踏其坚之造型,竟为此大为不满。他更对众人说出不应太羞辱其坚,但躲在一旁的其坚只认为他是假仁假义。其坚突然现身旗下街,更将石像打碎;众人追打其坚,但他竟逃到宝芝林前求飞鸿救助。飞鸿制止街坊,但其坚突然说出要拜他为师,令街坊哗然;几经转折,其坚终成为飞鸿弟子。其坚探望狱中的钱豹,更发现钱豹误信其坚已死的消息而自杀,不禁大为感动。成为了飞鸿弟子的其坚利用自己身分,竟出售“假冒慈善旗”敛财。玉翠在南洋打工时的女少主人霍珍妮到旗下街探访,原来曾到外国 留学的她这次想到旗下街拍摄有关中国功夫的记录片;玉翠带她与飞鸿见面,更得飞鸿同意让她居住在宝芝林。众师兄弟对这位美女极感兴趣,但她却对其坚甚为欣赏。

    第9集
      珍妮发现众师兄对其坚充满敌意,其坚却借此利用不明所以的她,讹称师兄们因缺乏别人关心而变得乖戾,因此珍妮特意善待他们,却令苏飞等误会珍妮对自己有意。其坚更出计令众人因争夺她而互殴。飞鸿为了驯服其坚,使计让他留在寺院中抄经。其坚在寺中突然发觉自己突然变了善良,终明白是飞鸿诡计,于是背地里溜出寺院。其坚在飞鸿到寺院的必经之路掘出巨坑欲对付他,但却因此与玉碧相遇,更因此成为好友。其坚在街上遇到猛丁等人,遭他们欺负后其坚夸下海口说报仇杀人;其坚整古失败,却反而与飞鸿在自己所掘的坑中发现猛丁手下独眼龙的尸体。因其坚曾当众说出要杀人,亦无法提出自己不在场的证据,厅长决定要将他判为死囚。其坚总想出玉碧有机会成为证人,于是不惜夜闯凌家;可惜害怕与陌生人接触的玉碧看到一众陌生人,吓得跳回房中。在刑场上,厅长竟说出可让其坚选择行刑死法之时,其坚终想出如何让碧玉作供;初时众人不相信被视为“弱智”的怪女孩玉碧有能力作供,但后经证明她事实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其坚终无罪被释,但玉翠看到自己的妹妹与他过从甚密,不禁出面阻止二人见面。

    第10集
      飞鸿的好友,少时曾受黄家恩惠的马德才到旗下街探访他;飞鸿见这位好友的衣着满身补丁,还以为他是因经济问题欲投靠自己;但原来德才此次是来就任此地副厅长一职。而德财与飞鸿一起检验独眼龙尸首,发现了独眼龙可能是一个庞大盗墓集团的成员。当飞鸿与德材商量之时,却被苏飞所听见;想不到苏飞原来亦是该集团成员,更为了逃避集团追捕而隐姓埋名。苏飞本欲将藏在身上的玉牌收好,却反被其坚夺去;而他更因此受到其坚控制,在宝芝林作出偷窃珍妮内衣,令飞鸿大怒。其坚从珍妮处得悉玉碧害怕对人的病症是可以治疗;他更因此发现,原来玉碧因儿时目睹爱犬被和尚斩杀变成食物,大受打击下才变得如此。其坚终成功让玉碧化解心中郁结,令她渐渐回服正常。玉翠得相士指点自己与其坚是缘定三生;当玉翠心中暗喜之际,姑妈却通知她下月将替她举行自梳仪式。苏飞为了夺回玉牌而潜入其坚房中,却发现了其坚帽中藏有照片及写有情诗。珍妮说出其坚性格可能是缺乏关爱而变成,于是众人特意替他开生日会;可惜其坚不领情更发怒离开。失落的其坚却从母亲所赠的帽子中,发现了收藏当中的照片。

    第11集
      奸人坚拿着亡母的遗照,幻想父亲的样子。恰巧玉碧经过,称要陪奸人坚回乡下打探其父下落,奸人坚答应,但此事却被苏飞听到。苏飞回到宝芝林,却意外地听到德才对飞鸿说,盗墓集团“孔雀帮”近日有成员混入了旗下街似有所图,苏飞听后大惊。原来苏飞在未拜入飞鸿门下前,曾加入过孔雀帮。其间,苏飞更偷了孔雀帮抢劫回来,有关记载了慈禧太后宝藏的九块玉佩的其中三块,现在三块玉佩正在奸人坚手中,苏飞竟然想出。翌日,玉翠为怕玉碧被奸人坚欺负,竟代妹陪奸人坚回乡寻父。但二人来到郊外,却被苏飞弄至事回旗下街,奸人坚无奈到庙宇拜神,却让奸人坚发现,苏飞竟是其亲父。玉翠考虑再三,决定成为自梳女来逃避奸人坚的幻想。玉碧知道后大惊往找奸人坚商量,奸人坚得悉后立即赶往姑婆屋阻止。可是在争执间,奸人坚意外将玉翠推倒在地,玉翠就因此跌破门牙而昏迷。

    第12集
      玉翠被奸人坚推倒跌破了门牙,幸得珍妮的抢救才苏醒。但玉翠醒过来后,接受不了变得更为难看,羞怒之下冲到宝芝林找奸人坚算帐,但奸人坚却以谎话来“道歉”,激得玉翠一怒而去。幸得珍妮称可为玉翠请得西洋牙医Dr。 Thomas为玉翠补回牙齿。金钱豹刑满出狱,奸人坚立即赶到狱门前接他,但当二人在街上闲逛时,竟看到Dr。 Thomas 向玉翠轻薄,玉翠掴了Dr。 Thomas一把后而去。奸人坚担心DrThomas不肯为玉翠补牙,竟扮成妓女拍摄Dr。 Thomas 丑态后,威胁他帮玉翠补牙。玉翠成功补回门牙,外观变得漂亮外,连自信也增强不少。众人更有意无意,欲撮合她与飞鸿二人。珍妮拍摄的功夫纪录片,获拍片商支持,珍妮趁机再开拍功夫电影。女主角由玉碧担任,本来男主角是云阶,可是珍妮却意外发现奸人坚原来更为适合,奸人坚顺势成为片中男主角。苏飞亲见赌友被孔雀帮帮众杀死的情景,决心加快奸人坚认亲的计划,在拍摄时自行删改剧本,无意透露身世。奸人坚大怒终肯向苏飞承认已知这个“事实”,并称要上吊向奸人坚母亲谢罪。起初奸人坚并不相信,但苏飞却弄假成真被吊在树上时,奸人坚终肯认回“父亲”。

    第13集
      奸人坚激动下认苏飞作父,但当他冷静过后,便要苏飞及在场的玉碧保守秘密,并称不会原谅苏飞过往的一切,现在要给苏飞一个“试用期”,让他还父债,苏飞为宝藏无奈答应。飞鸿在德才的口中,得知有孔雀帮帮混入戏棚工作,矛头直指珍妮的班底。飞鸿于是四出打探,但却一无所获。奸人坚要苏飞做“试用期父亲”,但苏飞似奴隶多过父亲,除要苏飞当他的单车车夫外,更要陪他踢足球。正当二人在踢足球时,巧遇天圆及有成两父子,众人一言不合,决定斗踢足球定胜负,奸人坚与苏飞合力将二人击倒。飞鸿在众人劝说下,成功约会玉翠出外郊游,但木纳的飞鸿却误当郊游为采药,令玉翠大感纳闷。不过,玉翠却劝说自己这是适合她的平淡生活。奸人坚在海边发现阿威的尸首,德才立即找苏飞审问,他怀疑苏飞。奸人坚晚上凝望苏飞的玉佩时,玉佩竟在灯火下出现裂纹。翌日,奸人坚在苏飞面前,讹称要将玉佩抵押,苏飞迫不得已,道出玉佩来历,并称要合力从孔雀帮帮众手上,夺得其余宝玉。二人虽然合作夺得其他玉佩,但当苏飞欲独吞玉佩时,奸人坚却突然用刀指吓苏飞。

    第14集
      奸人坚威用刀吓苏飞,苏飞迫于无奈,道出一切秘密。二人研究地图时,认定宝藏会藏于城郊的大树下,二人决定合力起出宝物,但原来苏飞却知真正的藏宝地点就在宝芝林中。奸人坚拍摄煞科戏时,因飞鸿一时失手,竟让奸人坚“勇救”了玉碧。玉翠眼见奸人坚的举动,竟答应玉碧跟奸人坚来往。奸人坚突然发现亡母的相片中,他亲生父亲的手上有一个鲜明的贻痣,与苏飞并不符合,终得悉苏飞并不是其亲生父亲。奸人坚一怒之下毒打苏飞,苏飞为求情,道出宝藏正藏于宝芝林中。德才查出奸人坚亲父的真正身分,往找飞鸿商量。德才要飞鸿静观其变,引孔雀帮帮众现身。飞鸿回到宝芝林,却看到奸人坚与苏飞扮作父慈子孝,并哄骗众人回乡的样子,心中大感惋惜。奸人坚与苏飞哄走飞鸿等人后,二人立即回宝芝林寻宝。但当二人起出宝藏,孔雀帮帮众杀至,苏飞虽然能挟宝而逃,但奸人坚却被捉。苏飞不忍奸人坚遭孔雀帮人杀死,竟将宝藏交给孔雀帮帮众,二人更合力打退帮众,但此时孔雀帮首领陈冰现身,欲对二人下杀手。

    第15集
      孔雀帮首领陈冰向奸人坚下杀手之际,飞鸿终现身救了二人一命,更将陈冰绳之于法。可是,天圆突然带兵杀至,称奸人坚与苏飞二人与孔雀帮有关,将二人押在警察厅中。二人幸得德才的帮忙才免一死,不过二人却被判罚为旗下街街坊倒夜香。飞鸿近日常感闷闷不乐,玉翠立即前去开解他。原来飞鸿获邀担任全国醒狮大赛的广东代表,过往两年,他与麒英出赛均夺冠而回,若今年能完成二连霸就可将帅旗长放在宝芝林中,但今年麒英身死,飞鸿却怕自己实力不够,未能圆亡父的心愿而耿耿于怀。奸人坚被罚扫街及倒夜香,玉碧为怕奸人坚辛苦赶来帮忙,一班街坊立即劝玉碧不要再与奸人坚来往,奸人坚失落地回到宝芝林,却看到飞鸿在百忙之中仍为街坊义诊,心内却说飞鸿在“假仁假义”。到了比赛当日,飞鸿临出场前发现自己马步不稳。奸人坚突然出现,称连日来已在飞鸿的汤水内下了五石散,如若现在不服用就会必输无疑。但当飞鸿夺标而回时,奸人坚却惊见飞鸿没有服用五石散,自己为求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生观受到冲击,即场吐血昏迷不醒。

    第16集
      奸人坚忽然听到有人高呼求救,但当他追到后巷时,却被人打晕。然而,当他晕倒前,却见玉翠与德才的妻子被掳走。德才被要胁交出赎金,德才下立即向天圆求救,天圆却爱理不理,反而在旁的猛丁却主动提出合作计划。德才向飞鸿说出此事,二人一致认为此乃天圆的阴谋。奸人坚眼见飞鸿等迟迟不肯出手救人,私下跟线索来到渔乡。可惜当他潜入绑匪收藏人质的小屋时,猛丁突然带着大批人出现,将奸人坚与玉翠等绑在一起。另一方面,德才将计就计,假意接受猛丁的合作条件,却通知中史派探员来追查,结果成功捉拿了天圆,可是天圆却说出已下令猛丁杀死玉翠等人。飞鸿得悉后大急,立即赶到渔乡,却见奸人坚已赶走猛丁,自己却身陷火海。奸人坚舍身救人,但功劳却归于飞鸿,飞鸿眼见奸人坚不争功,认为他已改过自身。刚巧因之前奸人坚向他下毒,令他双眼视力模糊,决定将宝芝林交给奸人坚打理,为旗下街街坊出力,奸人坚几经考虑后答应。

    第17集
      飞鸿当众宣布要闭关,并由奸人坚当宝芝林“坐堂”,打理宝芝林一切事务,立即惹来众师兄弟的不满,飞鸿却要众人服从,众人扬言要离开宝芝林。奸人坚成为“坐堂”,致力分解各个地方势力的冲突。玉翠发现飞鸿眼疾的事实,飞鸿无奈道出视力一日比一日差,玉翠答应会照顾飞鸿,更道出奸人坚正受宝芝林众人的排挤。众人之中,最不服的首推陈七,陈七更将怨气发泄在金钱豹的身上,奸人坚力劝金钱豹息事宁人,但反被金钱豹误会奸人坚另有图谋,令奸人坚哭笑不得。苏飞偷听到陈七私下与云楷商量要暗杀奸人坚,大惊下立即赶回宝芝林,与奸人坚作准备。但其后陈七真的刺了奸人坚一刀而去。翌日,当陈七和云楷率领师兄弟往找奸人坚道歉时,赫然发现金钱豹带着众人,称要迎接奸人坚,令陈七误会奸人坚图谋不轨。奸人坚为令金钱豹醒觉,当众掴了金钱豹一巴,令金钱豹一怒而去。但陈七却误会二人早已串通,也率领一班师兄弟而去。

    第18集
      奸人面对与金钱豹决裂、宝芝林师兄弟远走,不禁意兴阑珊,但云楷突然率领众师兄弟回归,称要承认奸人坚的决心,立即令奸人松了一口气。奸人坚大喜下到戏棚找玉碧,但玉碧却向奸人坚迫婚,奸人坚听后大惊,竟借片商钱老板与男主角的暴行,说要和玉碧分手,可惜玉碧却宁愿牺牲事业,也要与奸人坚成亲。飞鸿自得珍妮的西药治疗后,情况大见好转,于是往找奸人坚。刚巧,二人在路上看到,旗下街的另一帮首领阿权的妈妈在哭诉阿权失踪,二人立即带权妈报案,德才说出近日已发生三宗同类型的失踪案。奸人坚回到宝芝林,赫然发现房间被玉碧布置成新房,玉碧更将当日奸人坚送给玉翠的水晶,放在鱼缸中,奸人坚大怒重提分手,玉碧从水晶推断出,奸人坚原来爱上了玉翠。玉碧为激奸人坚,竟跑到歌厅当歌女,更向已成为混混首领的金钱豹抛媚眼。飞鸿终于回到宝芝林,但珍妮突然发现,奸人坚暗中将清水换走飞鸿的眼药水。飞鸿立即质问奸人坚,奸人坚道出要保全“坐馆”一职,飞鸿无奈道出,是奸人坚下毒才差点令他失明,并自认没法教好奸人坚,要将奸人坚逐出师门。

    第19集
      旗下街的另一帮混混首领辣鸡,突然率众和金钱豹争地盘。金钱豹大惊马上逃走,最后幸得奸人坚相救才得以身免,奸人坚更称肯自眨身价,当金钱豹手下,金钱豹大喜下答应。但当苏飞和玉翠知道此事后,却想尽办法来劝奸人坚回宝芝林,可惜奸人坚却对二人多番凌辱。原来奸人坚的“变节”,一切都是飞鸿与奸人坚的计划,奸人坚早已从金钱豹手下身上的玉佩,正是失踪者的物件,于是与飞鸿串通,令奸人坚能回到金钱豹的身边,抽出真凶。原来,金钱豹捉走旗下街的混混,目的是卖给日本商会的会长藤原一郎当日军的实验品。藤原突然对玉碧有兴趣,命令金钱豹安排玉碧与他共度一宵,令金钱豹烦恼非常。奸人坚见机不可失,立即自荐替金钱豹迷晕了玉碧,幸最后得飞鸿出手阻止,但此举却赢得了藤原与金钱豹的信任,也令玉碧对他死心。奸人坚成功得到藤原的信任,藤原更指名让奸人坚参与“交收货物”。但当“交货”时,被捉的人突然转醒,藤原将逃走人士射杀后,转而要将金钱豹带走。奸人坚人急智生下,向金钱豹射了一枪后,将金钱豹踢下海中。

    第20集
      奸人坚将金钱豹踢下海中后,立即找飞鸿商量对策。飞鸿却道出有人看到,当晚逃走的人士中,有一名叫辣鸡的混混首领成功逃走,并登上一架警车中,他们怀疑此事与警察厅人士有关。德才近日为旗下街的老街坊建立了一个名为“百老荟”的福利会,令众苦无依的老街坊安享晚年。奸人坚取代了金钱豹的位置,直接参与和藤原的交易。可是,苏飞仍锲而不舍欲劝奸人坚回宝芝林,竟不惜诈癫接近奸人坚,奸人坚为怕苏飞危险,将苏飞交回宝芝林,令宝芝林众人误会苏飞真的忆子成狂。及后,苏飞终证实自己正常,并说出金钱豹出事当晚,他亲眼看到辣鸡坐上德才副手阿峰的车上。阿峰被追捕时受枪击而死,飞鸿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立即往找奸人坚,要他回归宝芝林。可是,奸人坚却反过称要当旗下街的“唯一话事人”,更带齐人马声称要火烧宝芝林,令飞鸿真的逐奸人坚出师门。奸人坚在藤原介绍下,发现失踪案的幕后黑手原来就是德才。

    第21集
      藤原揭穿德才的真面目后,要德才与奸人坚立即合作“交货”,德才本欲提议暂时罢手,但奸人坚却指可用德才所办的“百老荟”,捉走所有老人来充数,德才本欲反对,但在藤原的坚持下,无奈下答应重度出手。“百老荟”举办回乡探亲团,众老人家纷纷参与,却不知这只是一个阴谋。到了探亲团当日,奸人坚借故让玉翠得知,探亲团是捉走老人家的陷阱,可是玉翠仍未赶得及通知飞鸿时,已被德才接往自己家中。玉翠在德才家中赫然发现,他的妻子被绑在房内,德才马上反面,将玉翠绑起,幸得奸人坚早已跟踪而至,令玉翠凭自己之力,逃出德才家向飞鸿告密。“百老荟”众人被困,众人来到约定地点,德才忽然发难,要将奸人坚杀死。众人争斗间,飞鸿赶至,最后德才认罪自杀。事后,飞鸿声称奸人坚已经“消失在世”,但十年后,香港却出现一个慈善家“菅仁坚”。

[以上资料参考 [1]  ]

奸人坚演职员表

编辑

  

奸人坚演员表

奸人坚职员表

监制 林志华
导演 林志华
编剧 黄晓壮
[以上资料参考 [2]  ]

奸人坚角色介绍

编辑
  • 何其坚
    演员 黄子华
    其坚出生于富裕家庭,父亲何有富是“旗下街”的话事人,其坚深信人性本恶,不相信世间上有好人,所有人做好事均怀有目的,加上仗着父亲的势力,自少就是“旗下街”的小恶霸,臭名远播。
  • 黄飞鸿
    演员 林嘉华
    飞鸿性格正气凛然,光明磊落,自小跟随父亲黄麒英习武,终练得一身好武艺,更创出“工字伏虎拳”、“铁线拳”等自家拳法,及创立武馆“宝芝林”,与徒弟陈七、苏飞的感情更牢不可破。
  • 凌玉翠
    演员 叶童
    玉翠性格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因家贫加上父亲凌龙是武痴一名,不事生产,为了弟妹,玉翠飘洋过海往南洋打工帮补家计,一去便十年。
  • 凌玉碧
    演员 杨秀惠
    玉翠的妹妹,儿时因一次离家失踪,变成内向自闭,不喜欢身体被触碰,一碰便发怒,发狂打人,失去社交能力。
  • 苏飞
    演员 许绍雄
    苏飞年轻时跟随一班匪帮讨生活,擅长偷呃拐骗。因误偷了盗宝集团一件价值连城的国宝被追杀,因此他隐姓埋名,改名为苏飞,并拜于飞鸿门下,意图隐藏身份。
[以上资料参考 [3]  ]

奸人坚音乐原声

编辑
名称作词作曲演唱备注
奸人坚黄子华古曲黄子华主题曲 [4] 

奸人坚幕后花絮

编辑
  1. 叶童在剧中有龅牙造型,第一日试戴时,黄子华被她吓走。 [5] 
  2. 叶童和黄子华在剧中经常有对手戏,但叶童的龅牙造型令两人常常忍不住笑场。 [6] 

奸人坚播出信息

编辑
播出时间播出地点参考资料
2007年10月8日中国香港 [7] 

奸人坚剧集评价

编辑
正面评价
《奸人坚》以搞笑做卖点,剧中演员的服饰、造型和场景都与星爷拍过的电影有几分相似。叶童此前在《师奶兵团》中的表演曾被人评价过于夸张,但这次以喜剧角色上场,夸张演技正有用武之地。本剧也并非纯粹的喜剧,有很多部分是在讲做人的道理。(腾讯评) [8-9] 
黄子华的贱精造型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这次奸得还有点可爱的何其坚,也让喜欢他的人过了一把看瘾,每集开始时的奸人语录也会让人很期待剧情的发展。(新浪评) [10] 
负面评价
结局太草率及留下太多不明不白的地方,林子善与杨秀惠饰演的角色在结局中完全不见踪影。另外,结局交代黄子华饰演的奸人坚坏事做尽其实是为了做卧底,还替黄飞鸿挡枪,但后来黄飞鸿并没向旗下街居民交代清楚事件始末,只谓奸人坚已消失于世上,有网友直指黄飞鸿此举对奸人坚无情无义。(凤凰网评) [11] 
剧中尽管不乏可爱熟悉的黄金配角,但是养眼的“明星”还是太少。除了黄子华,其他人显得有些黯淡。(新浪评) [10]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搞笑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