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息

中文名
《侠骨柔情赤子心》
其它译名
《铁捕金鹰》
出品公司
香港欣欣影业 台联影业
制片地区
台湾
导    演
Fu Di Lin
类    型
武侠
主    演
闻江龙,尹宝莲,高飞,鲁平金,石岳阳
片    长
87分钟
上映时间
1978年3月10日
语    言
普通话
物    料
有声 彩色

侠骨柔情赤子心剧情介绍

编辑
黑道枭雄沙无忌之独子沙亮无恶不作,铁捕头南宫啸将他擒捉,依法斩首。沙无忌遭此段根之恨,不知反省,反而嘱其手下总管对南宫家人施以报复。南宫啸回到家发现母亲、兄嫂惨遭杀害,只有侄儿小豆子幸免于难。南宫啸辞去公职,带着小豆子一同上路,追寻仇踪。沙无忌重金招揽武林人士追杀南宫啸。拥有霸道火药而称霸一方的增大顺因杀手屠一刀的蛊惑而追杀南宫啸。不料大顺失败被屠一刀所杀。侠女秋霞为报爱侣之仇与南宫啸联合对付屠一刀和沙无忌......

侠骨柔情赤子心电影原著

编辑
一、
县城的街道上,由于知识一条南来北往的通商要道,是故繁荣如锦,游人如织。街道一角,一个马戏班正在上演,班主耍着一只灵巧的猴子,许多民众,围着观看。迎宾楼内,坐满了食客,伙计忙着招呼客人,生意鼎盛。这是一辆马车驶来,马车夫李保跳下马车,他移动着矮小肥胖的身躯,走入酒楼。李保捡了一张桌子坐下,然后向伙计点了许多酒菜,开始吃喝起来。他据案大嚼,酒醉饭饱后,叫伙计算帐,伙计向他伸出五只手指说:“客官,一共是五两银子。”“给我挂在帐上!”李保擦擦油嘴,站起身子,转身欲走,酒楼掌柜挡住去路,掌柜对李保说:“客官,我们这里向来不赊欠,请你付账后再走!”李保是一名欺善怕恶之徒,他不但不付钱,反而伸出拳头,向掌柜击去。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捉住了李保的拳头,李保大惊转身,发现原来是南宫啸站在他身旁。南宫啸身材高大,年轻英俊,精通剑术,武功极高,人称“南海神剑”。由于南宫啸忠勇正直,嫉恶如仇,远近驰名,故县太爷聘他担任捕头,负责维持地方上的治安。李保有眼不识泰山,他借酒装疯,猝然出拳向南宫啸击去。南宫啸何等人物,岂会让李保随意撒野?他稍微出手,未尽全力就打得李保哇哇大嚎,李保被修理之后,不敢再还手。南宫啸沉声对李保说:“还不快付钱,然后快滚”“是……是……”李保吓得浑身发抖,他连忙抱头鼠窜而去,在一旁观看的食客,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爆出阵阵笑声。
二、
关帝庙前,进香的男女信徒络绎不绝,长得温柔善良,楚楚动人的少女周小燕也来烧香。远处,地方恶霸沙亮,手持鸟笼,在两名亲信手下刘彪、陈豹的陪同下,大摇大摆地走来。沙亮约三十,相貌丑陋,是地方员外沙无忌的独生儿子。提起沙无忌之名,在武林中,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沙无忌早年是一名黑道枭雄,他个性残暴,杀人越货,积聚了许多血腥钱。他身份神秘,平时绝不露面,野心极大,竟妄想控制整个武林。沙无忌老年得子,于是将一身功夫传授给了独子沙亮。沙亮性好女色,他自恃父亲的财势和武功,无恶不作。这时沙亮见了少女周小燕,一时色心大动,趋前予以调戏。周小燕见沙亮相貌丑陋,行动猥琐,遂转过身去,相应不理。沙亮肆无忌惮,竟出手施以调戏,周小燕气极,打了沙亮依一巴掌,然后迅速跑开。沙亮不甘被打,立刻追上去,但手下刘彪将他拦住,并出言相劝:“少爷,这条街上路人甚多,你追上去,给人看到了,张扬出去就不大好了”。沙亮想也对,但他仍色厉内荏地命令手下刘彪、陈豹:“你们两跟踪下去,打听她住在哪,我非得得到这个小妞不可!”
三、
夜晚,沙府内,沙亮独自一人在花厅内喝着闷酒,这时刘彪、陈豹两人走入。“怎么样,你们打听出来没有?”沙亮迫不及待地问道。“打是打听到了,可是……”刘彪欲言又止。“你不要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沙亮暴喝一声说道。这时陈豹一旁插嘴说:“少爷,那妞儿名叫周小燕,是西门周寡妇的女儿,不久前周寡妇已经吧她许配给别人了!”沙亮闻言,冷哼一声,他气焰万丈的说:“哼!我不管他许配给谁,他就是天上的月亮,我也要弄到手!”
四、
夜色已深,西门周寡妇家前,沙亮带领刘彪与陈豹,趋前猛力敲门。 周寡妇前来开门,沙亮等人犹如凶神恶煞般地强行闯入。沙亮来到内室,周小燕被惊醒,沙亮将她拉起,竟欲强掳而去。周寡妇大惊,她连忙趋前拦阻,无奈她年已老迈,力不从心。沙亮见周寡妇一再与自己纠缠不清,一时发火地抽出钢刀,向她砍去。周寡妇不及闪避,惨叫一声,死于沙亮刀下,周小燕见母亲被杀,不由放声痛哭!沙亮对周小燕说:“哼,你别哭了,快跟我回去,享受荣华富贵吧!”周小燕不肯,沙亮不管那么多,他抱起周小燕,与手下刘彪、陈豹转身欲走。 “站住!”一声暴喝传来,只见捕头南宫啸率领不快马强和赵飞拦住了沙亮去路。沙亮的恶行被识破,暗自震惊,他对刘彪、陈豹一使眼色,两人立刻冲过来,夹击南宫啸。南宫啸闪过一旁,马强、赵飞二名捕快趋前,迎战刘彪、陈豹。双方展开一场大战,刘彪、陈豹不是对手,被两名捕快制服。沙亮见状大惊,转身欲逃,但铁捕头南宫啸拦住了沙亮去路。沙亮自恃绝技,此时已是一名亡命之徒,他逞强地攻向南宫啸。一场电光火石的决战揭开,沙亮以极其卑鄙的手法,对南宫啸连连偷袭。南宫啸沉着应战,他施展平日所学,终将无恶不作的沙亮制服,并对他生擒活捉。沙亮双手被缚,他也傲视着南宫啸说:“你既然将我活捉,为什么不杀了我?”南宫啸沉声回答:“现在天色已晚,我暂且将你压入大牢,明天我禀明县太爷,他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五、
南宫啸命令捕快马强将沙亮压入牢房,然后自己返回府邸休息。南宫啸刚一进门,他的大哥南宫海迎了上来。南宫海年约四十,为人忠厚老实,平日在乡下以庄稼为生。南宫啸看见了兄长从乡下来访,不由喜出望外:“大哥,你从家乡来城里我,不知有什么事?”“后天就是母亲大人六十岁的寿辰,她老人家急着要见你哩!”南宫海笑着说。“原来如此,但我现在有公务在身,你先回去,后天一大早,我一定会赶回家为娘祝寿。”南宫啸说。“好,那我先走了。”南宫海说着,转身欲走,南宫啸又将南宫海叫住:“对了,大哥,小豆子最近还好吧?”小豆子是南宫海的幼子,年仅六岁,南宫海一提到儿子,立刻眉飞色舞地说:“小豆子这个孩子越长越聪明了,他整天吵着要见你这位叔叔呢!”夜色已深,兄长南宫海告别而出,南宫啸准备安歇。就在这时,窗户被人推开,一条人影依极快的身手,由外跳了进来。来人浓眉斜眼,满脸横肉,一望之下,就知道绝非善类。南宫啸立刻拔剑,凝神戒备地说:“你是谁,为何深夜来访?”对方冷冷地答道:“我是丁总管,我家主人沙无忌要我来见你。”丁总管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包,打开来,竟是一堆闪闪发亮的黄金。丁总管说:“这里有五百两黄金,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这些黄金就属于你了。”“什么事?”南宫啸暗自一惊。丁总管说:“很简单,我家主人的独子沙亮现在被你关在大牢中,如果你能放了他……”南宫啸突然大喝一声:“你别再说了,沙亮强暴民女,刀伤人命,违反天理国法,罪无可恕,你的要求,恕难从命。”丁总管被拒,勃然变色:“南宫啸,我家主人沙无忌财大势大,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别到时候后悔莫及!”丁总管言毕,收起黄金,然后气冲冲的离去。
六、
次日清晨,刘知县升堂,南宫啸将杀人凶犯沙亮,与原告周小燕带上堂。刘知县开始审案,在周小燕历历指证之下,沙亮无法狡赖,只得认罪。沙亮杀死周寡妇,罪无可赦,刘知县判她死刑,并立即执行。铁捕头南宫啸不为利诱,终将无恶不作的沙亮明正典刑,依法斩首。沙亮被斩首时,吸引了许多民众的观看,凶手复发,众人皆额手称快。沙府的丁总管也挤在人群中看热闹,他见少主人被斩,连忙赶回沙府,向黑道枭雄沙无忌报告。沙无忌闻独子被斩,愤怒已极,他不知反省劣子所为,反而对丁总管说:“我要报仇!我要杀他全家,以泄心头之恨!”“沙大爷,南宫啸武艺高强,我们不一定能胜过他。”“你有什么妙计?”沙无忌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我们可以雇佣黑道杀手,让他去替我们出去南宫啸。”丁总管说。“对,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要请最好的杀手去对付他,我若不除掉南宫啸,誓不为人!”沙无忌凶狠的说。
七、
县衙大厅内,南宫啸走入,他对刘知县说:“报告县太爷,明天是卑职老母六十岁生辰,卑职想告假回乡,以庆贺母亲寿辰。”刘知县见南宫啸孝心可喜,特予准假,他命令捕快马强与赵飞,跟随南宫啸一同返乡。南宫啸收拾妥当,与马强、赵飞连夜赶路,终于在次日清晨,返抵家门。南宫府前,大门敞开,寂静无声,南宫啸等人一进门,即有一种不祥之兆。南宫啸走入大厅,发现兄长南宫海与南宫海的妻子双双惨死地上。兄嫂被杀,南宫啸大惊失色,他三步并作两步,赶到母亲的所住的上房内。南宫啸走进房门,一看之下,不禁放声大哭,原来南宫母亲与数名丫鬟均遭杀害。 南宫啸甫抵家门,骤见巨变,全家被杀,不禁伤心痛哭。马强也赵飞两名捕快走来,马强安慰南宫啸说:“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是赶快报官验尸,依法处理吧。”赵飞突然对南宫啸说:“我刚才翻查过死去的尸体发现意见很奇怪的事。”“什么事?”南宫啸止住悲痛说。“我发现令兄令嫂的身上均有一刀致命的伤痕。”赵飞说。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小孩哭声,南宫啸、马强、赵飞大惊,连忙出了大厅查看。众人顺着小孩的哭声的来源,走到柴房,南宫啸突然,到六岁的小豆子,坐在地上哭泣。原来昨晚小豆子贪玩、在柴房迷糊睡去,凶手一时不察,因而幸免于难。
八、
黄昏来临,暮色苍茫,南宫啸将死去的亲人埋葬后,立即准备去寻找凶手。马强与赵飞这时走来,马强对南宫啸说:“南宫兄,尊府遭此巨变,我和赵飞都很难过,但人命关天,你不能公报私仇,知法犯法!”南宫啸视乎早有准备,他立即脱下捕头官服,并换上了白色丧服。南宫啸将官服递给马强说:“请你将此官服带回县城,面呈县太爷,就说我已经辞去捕头的职位!”天理、国法,难以兼顾,南宫啸只得不顾一切地辞去公职。为恐意外,南宫啸又带着幸免于难的小豆子一同上路,追寻仇踪。
九、
黑道枭雄沙无忌府内,丁总管由外走入,色戒高兴地对丁总管说:“丁总管!你办得好!现在南宫啸全家被杀,我也让他尝到失去亲人的滋味了!”“可是南宫啸现在已经辞去公职,他正四处打听谁是杀人凶手,据我猜测,他不久就会找上门来的!”丁总管忧虑地说。沙无忌一惊,但他想了一下,嘴角又露出阴险的一笑:“俗语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以重赏为饵,收买黑道杀手,一定要将南宫啸拦杀于半途中。”
十、
烈日当空,崎岖的山道上,一大一小两个人影从远处走来。原来南宫啸为了追查凶手,他带着小豆子,不惜翻山涉水,四处打听仇宗。小豆子一不留意,被地上的石块绊倒,他倒在地上,向南宫啸哭诉道:“叔叔,我脚好痛,我不想走了!”南宫啸将疲惫不堪的小豆子扶起,并哄着他说:“小豆子别哭,让叔叔扶着你走。”南宫啸将小豆子拉起,扶着他继续往前走,小豆子走了几步,有倒在地上。小豆子痛哭地对南宫啸说:“叔叔,我再也走不动了……”南宫啸见小豆子状甚可怜,只得叹了一口气停了下来休息。南宫啸抬头一看,发现路旁许多草藤与树枝,于是做了一个决定。他拔出剑来,很快地砍下了一些草藤与枝桠,开始编织东西来。小豆子不禁好奇的问:“叔叔,你在干嘛?”“我在编一个架子,你坐在架子上,我就可以背着你,继续追寻仇踪了。”南宫啸说着,果然编好一个架子,小豆子跳上架子,南宫啸继续赶路。
十一、
枝叶茂密的树林,南宫啸背着小豆子行来,两名人影突然从树上跳下,并举刀向他攻击。南宫啸虽然背着小豆子,行动较为迟缓,但仍躲过两人的攻击。南宫啸定神一看,认出对方竟是有“东北双雄”之称的周仁龙兄弟。南宫啸沉声对周家兄弟说:“二位在武林中,一向是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今天为什么要来杀我呢?”“我们最近缺钱用,正好有人送我们五百两银子,要我们来杀你,嘿,你还是乖乖送命吧!”原来周仁龙兄弟被沙无忌收买,欲将南宫啸拦杀于途中。二人利令智昏,又挥刀向南宫啸扑杀而来,南宫啸无奈,只得拔剑迎战。数十招后,胜负以判,周氏兄弟手中的钢刀均被震飞,无力抵抗。两人闭着眼睛,以为必死无疑,但等了半天,南宫啸并未杀他们。两人又睁开眼睛,周仁龙忍不住地问南宫啸:“既然我们技不如你,你为什么不把我们杀了?”南宫啸沉吟片刻,缓缓答道:“我看你们本性善良,并不是为非作歹之徒,如果你们能改过自新,我愿放你们一条生路。”南宫啸为人正直,他平生出了杀恶迹昭彰之徒外,一概不愿滥杀无辜。周氏兄弟闻言惊喜异常,两人异口同声地表示要重新做人,然后双双离去。
十二、
周氏兄弟走后,南宫啸与小豆子又欲继续赶路,突然发现草叶后有人影晃动。“你们是谁,赶快出来!”南宫啸大声叫道。他话刚说完,捕快马强与赵飞闪身而出,南宫啸见是自己手下,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你们不是已经回了县城了吗?怎么又来到了此地?”“我们兄弟不放心南宫兄的安危,所以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你哩。”马强说。南宫兄闻言,十分感动,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阵凄厉的狂笑。一个全身穿着黑衣,头戴黑色斗笠的人走了过来,他就是江湖人称“鬼见愁”的屠一刀。屠一刀不分善恶地挥刀向南宫啸砍来,南宫啸见他来势汹汹,连忙闪开。马强、赵飞一旁见屠一刀如此无理,气愤异常地各自拔剑,围攻屠一刀。不料屠一刀武功惊人,他以极快的刀法,分别将二人砍死。南宫啸看看死去的二人的伤痕,竟然是一刀致命。他迅速印证二人伤痕与家门惨变时,均是一刀致命的伤痕,而有所悟。南宫啸认定屠一刀即是自己久欲找寻的凶手,他气愤不已的拔剑向屠一刀扑杀而去。屠一刀似乎早有准备,他举刀相迎,二人揭开一场剧战。南宫啸身形似蛟,剑法如电,但屠一刀亦非弱者,二人交起手,竟不分胜负。屠一刀越战越勇,南宫啸只能勉强支持,已身受重伤,但他仍奋战不懈。屠一刀讨不了便宜,转身逸去,南宫啸伤势发作,再也支持不住地倒在地上。这时小豆子走来对他说:“叔叔,我们快走吧,不然坏人马上会再来的!”“我走不动了,小豆子,你一个人走吧!”南宫啸挣扎地说。小豆子不肯,一时急得又想哭,他突然见路旁有一辆废弃的小车,他连忙捡了过来:“叔叔,你做在上面,让小豆子拉着你走。”南宫啸起初不肯,但在小豆子一再哭求之下,只得坐上车子。原野上,南宫啸负伤坐在车上,小豆子奋力拖着他踽踽前行,状甚感人。
十三、
夜晚十分,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夜空,凉亭前,年轻侠女秋霞不断徘徊,似乎等待着情人。过了一会儿,他的爱侣,长得十分英俊的曾大顺从远方而来。秋霞见了增大顺,不由娇嗔地对他说道:“大顺,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增大顺以拥有霸道火药而称霸一方,他笑笑回答说:“我跟朋友谈事情,一时忘了时间,所以来完晚了。”“我知道你的朋友是谁,他一定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屠一刀。”秋霞说:“你们是谈论如何去杀害别人。”“不错。”增大顺坦然回答说:“屠一刀要我去杀南宫啸,事成之后,他会给我一百两黄金作为报酬。”秋霞是一位明善恶的侠女,他力劝增大顺,毋贪不义之财,并放弃江湖生涯。但是增大顺为人固执,他并不听劝告,反而去参与杀害南宫啸的行动。
十四、
夜色已深,天空雷电交加,废墟里面,南宫啸与小豆子正在躲雨。南宫啸经过一天的休养,伤势已好转,他要小豆子留在废墟,自己却到外面去找食物充饥。南宫啸走后,秋霞为了避雨,也躲到废墟,她偶遇小豆子,而产生了如同亲姐弟的温情。所以当增大顺单独杀戮南宫啸失败之时,南宫啸始予增大顺、秋霞两人自新之路。南宫啸知道增大顺急需用钱,于是慷慨地掏出黄金五十两送给他。由于增大顺未能杀死南宫啸,因而得罪了屠一刀,屠一刀气愤之下,杀死增大顺。秋霞见爱侣被杀,怒极找屠一刀拼命,但不是敌手,反而被屠一刀的飞镖击中,幸好南宫啸赶来,将秋霞救走,因而引发了秋霞矢志报恩和报仇的决心。
十五、
当南宫啸和屠一刀第二度相会之时,在南宫啸暗中安排之下,秋霞也适时赶来,共同手刃凶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冷不防小豆子被阴狠的沙无忌所绑架。南宫啸无奈,只好轻率的涉险,援救南宫一门的命根。南宫啸遇埋伏,但他杀出重围,追赶沙无忌,追到竹林里。由于小豆子被掳,使得他轻易就范,被沙无忌吊在树上。秋霞掩藏而至。她以其爱侣所遗留的火药,引发爆炸,牺牲了自己,而救下了小豆子。南宫啸把握此千钧一发的机会,终于力歼仇人沙无忌于掌棍之下。万恶元凶沙无忌死去,南宫啸带着小豆子黯然远去…………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动作电影 电影作品 电影 娱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