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乐春水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京乐春水,久保带人作品《死神》中的人物,尸魂界护廷十三队中的前任八番队队长,左右手都擅使长刀和短刀。京乐春水是真央灵术院毕业生中最先当上队长的,与浮竹十四郎同为山本总队长的爱徒,也是担任队长一职时间最久的四位队长之一。在山本元柳斋重国战死后,接替他总队长一职。 [1] 
中文名
京乐春水
外文名
きょうらく しゅんすい
Kyoraku Shunsui
其他名称
京乐 次郎 总藏佐 春水
配    音
大冢明夫
登场作品
BLEACH
生    日
7月11日
性    别
身    高
192cm
体    重
87kg
兴    趣
逛酒馆,赏樱
特    技
睡午觉
喜欢的食物
酒馒头
讨厌的食物
抹茶
渴求的人才
只要是女孩子都很欢迎
度假方式
和一同休假的人喝酒聊天
身    份
一番队队长
斩魄刀
花天狂骨
关键词

京乐春水角色形象

编辑

京乐春水身份背景

护庭十三番前八番队队长,山本总队长死后担任总。队长是真央灵术院毕业生中,最先当上队长的,与浮竹十四郎同为山本总队长的爱徒,也是担任队长一职时间最久的四位队长之一。为“瀞灵廷通信集”连载爱情小说“蔷薇色的小路”的作者。

京乐春水衣着相貌

褐色微卷中长发绑成马尾状(年少时期则是蓄着微卷的短发 [2]  ),别着两枚花式发簪,身披绣有花纹的粉红羽织外套,头上常戴着蓑笠,下颚蓄着些许胡须。

京乐春水性格特点

舞
举止轻浮,行为懒散,讨厌工作,但心思缜密,比任何人都了解人情世故,拥有相当程度的洞察力,一旦战斗时便展露超群绝伦的力量,是假面军势成员矢胴丸莉纱的前任上司。据假面军势成员兼前任七番队队长爱川罗武的说法,京乐最大的坏习惯,就是喜欢半途杀进别人的打斗。 [3] 
但春水本人则抱着“身为队长,便不能被规矩牵制而放弃胜利”的理念,并认为任何人不论基于何种理由投入战争,只要战争正式开始的瞬间,所有参与战争的人们都背负着战争的罪恶。 [3] 

京乐春水角色能力

编辑

京乐春水斩魄刀

名称:花
花天狂骨始解的样子 花天狂骨始解的样子
天狂骨
属性:清风系
类型:直接攻击型+鬼道攻击型 [4] 
特点:尸魂界仅存三套双刀成对的斩魄刀,一套是浮竹十四郎的双鱼理,另一套就是京乐春水的花天狂骨,以及黑崎一护的斩月。而双鱼理只在解放后变作外观相同的两把,花天狂骨则无论是否解放都是一长一短的两把。
其实狂骨是花天所“创造”出的孩子,是为了要隐藏伊势家的神刀-“八镜剑”才这么做。
实体化
实体化图片
花天狂骨是一长一短的两把斩魄刀,实体化的花天狂骨也是两人。实体化的长刀是一位成年女性,衣服与头饰皆有骷髅型花纹,头发长而卷曲,右眼带眼罩,性格阴沉而端庄,会弹胡琴,愿意陪京乐春水饮酒。
长刀实体化 长刀实体化
实体化的短刀是一位短发少女,头发左侧带着单一的骷髅头饰,脸部被面罩和头发遮挡,只有右眼可见。衣着如忍者,性情冰冷但喜欢花朵,战斗对她来说只是游戏而已,既是天真无邪,也是毫无慈悲。除春水与七绪外不愿与他人亲近。
短刀实体化 短刀实体化

京乐春水始解

解放语:花风絮乱,花神啼鸣,天风繁乱,天魔嗤笑,花天狂骨。
始解能力:将孩童的游戏化为现实,只要踏进花天狂骨的灵压范围就强制性参加游戏,一切规则由花天狂骨定下。赢了就能生存,输了就必须要死,即使是他的主人春水也不能例外。但游戏不是完全公平的,由于持刀者比敌人更清楚游戏规则,且有权随时变换游戏种类,所以持刀者在游戏中更有优势。 [3] 
技能图片
不精独乐
刀身释放出一团如陀螺一般旋转的风,阻止敌人移动。
崭鬼
“站的越高的人获胜。”
若我方站的位置高于敌方,则我方的斩击威力会剧增,足以令敌方致命。若敌方站的位置高于我方,则敌方的斩击威力会剧增,足以令我方致命。这一游戏规则简称为:居高者胜。 [3] 
影鬼
“影子被踩的一方败北。”
敌我双方都可以钻到对方的影子里,零距离攻击对方。这一游戏规则简称为:影被踩者输。 [3-4] 
此招由于速度快极难闪躲,因此目前只有“X”利捷·巴罗能第一次就躲过这招,原因是他有掌握到所有死神的一些战斗资料。
艳鬼
“砍到自己说的颜色的人获胜。”
我方或敌方说出一种颜色的名称,双方只能斩对方身上覆盖该颜色的区域。若斩到其他颜色的区域,斩击会无效化。被叫名的颜色在叫色者身上的面积越大,叫色者的斩击威力越强(但也意味着可被对方斩的面积越大,越危险)。被叫名的颜色在叫色者身上的面积越少,叫色者的斩击威力越弱(但也意味着可被对方斩的面积越小,越安全)。 [4] 
不倒翁倒了
“被抓到的人败北。”
我方或敌方在游戏中当鬼。游戏有三点要求:一、鬼必须呆在参加者视线范围内;二、若参加者被鬼看见在活动,就算输;三、参加者若在被鬼看见之前触碰到了鬼,就算赢。“不倒翁摔倒了”并非由鬼、而是由春水在要触摸敌人的时候喊出来的。
影送
以灵压战斗的人都会在无意中使用“视觉”和“灵觉”来看实物。越是专注于战斗,“灵觉”占得比重就压倒性地高于“视觉”。影送就是在影子被牢牢盯住时,将影子地残像映射到游戏中的其他地方,若对方地“灵觉”注视过强,留下的残像也会极强。

京乐春水卍解

花天狂骨·枯松心中:发动卍解的京乐,斩魄刀的刀身不会有所变化;京乐背后会出现一个由不知名物质构成的女性黑影(随后女性黑影会消失),并从插入地面的双刀延伸出数棵黑色的松树以及松叶,周遭一定范围内的景色会变得稍稍昏暗。同时会释放出令人感到寒颤的大范围灵压。即使是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到,只要触碰到此灵压便会使人感到寒颤害怕。
能力为“过去曾经发生的的悲剧再次在敌人身上重现”。相较于始解的“把儿童游戏化为现实”,卍解可以说是“成人戏剧的现实化”。
发动能力的代价就是使用者春水也必须参与,且具有会背负伤害的巨大风险。但若是春水在频死状态下使用,让敌方直接受到大范围的伤害,便能够让战局局势轻易的被扭转。只要踏进花天狂骨·黑松心中的灵压范围,就会强制性参加游戏,且一切所有的规矩由花天狂骨·黑松心中定下。
卍解下的招式分成好几幕,每一幕的招式都息息相关,且前几幕造成的伤害都会持续地累积下去,直到游戏结束为止。目前京乐展现了四阶段的招式。
由于此卍解的作用范围比始解要来的广、威力太强甚至可能会波及到他人。因此京乐不到紧要关头便不会使用此卍解。
卍解名字起源:
  • 日语「心中」有两个意思,第一种是指“情侣一同殉情”的行为,第二种是指“二人以上的集体自杀”。
  • 卍解名字中的“黑松”,在日本为歌舞伎等舞台的后方,放置的羽目板上经常刻画的黑色松叶。绘有黑色松叶的羽目板,也称为“松羽目”。
  • 第一幕‘踌躇伤分合’:招式名称来源“踌躇い伤”,是指虽然企图用刀等来自杀,但迟迟踌躇不得下恨手,而在身体上残留的不致命的伤。日文中“分合”的意思是分担,也就是“共苦”的意思。一同自杀的序幕,就从一同分担单方企图自杀而受的伤痛拉开。
  • 第三幕‘断鱼渊’:招式名称来源为一处名叫“断鱼渓”的溪谷,位于日本岛根县。而这名字的来源,正是因为其下流的神乐渊中存在一处“断鱼の渊”,溪中的香鱼本有在春季溯流而上的习性,却因“断鱼の渊”的存在而不得上溯,因此得名。
技能图片
第一段·踌躇创伤分担
“对手身上所负的伤,会仿佛分担般也浮现在自己的身上。”
  让自己被敌方攻击的伤,原原本本分享给对方,但是京乐在之前受过的伤并不会治愈或消失。反之亦然,京乐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同样也会在京乐身上重现。
  此招的特点是发动卍解前受到的伤害能在卍解发动后分享给对方,若是在卍解前没有对敌方造成伤害,便不会使自己受到反馈。
踌躇创伤分担 踌躇创伤分担
第二段·惭愧之褥
“后悔让对手负伤的男人,因惭愧之情卧床,罹患不治之症。”
  让伤害的一方罹患不治之症,使其全身布满不规则的大量黑点,从这些黑点中不断地流出血液,最终失血过多而败。
  此招的特点是发动卍解前让敌方负伤的人会罹患不治之症,若是在卍解前没有对敌方造成伤害,便不会使自己染上疾病。
惭愧之褥 惭愧之褥
第三段·断鱼渊
“做好觉悟的两人,一同投身于涌出的水中,直到彼此灵压消耗殆尽。”
  以灵压创造出超大范围的深色水体,不论敌我、只要处在游戏范围内的人就会强制性的被拖入深水里面,直到一方灵压消耗耗尽为止。
  此招的特点是以京乐的强大灵压做支撑,只要弱于京乐的通通逃不过一死。且若是敌方受到了前两幕的累积伤害,便无法在第三幕中持续太久的时间。
终焉之段·糸切铗血染喉
“女人之情无比残酷,对嚣闹的男人不闻不问,在他喉咙闪耀光芒的,是浸满依恋的白丝,至少以这双手斩断舍弃,杂乱地缠绕着的,依恋之丝,于此作结。”
  双手将刚才握住的斩魄刀放回刀鞘,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并将灵子凝聚于指尖上,形成白色丝状的灵子细线,将这些丝线来回旋转并缠绕在对手的颈部。随后挥动手臂,将丝线一口气凝聚后释放、瞬间斩断对手的颈部。
  被斩断脖子的对手,会从伤口涌出大量的球状灵子,灵子随后被产生大爆炸,借此一击重创、来炸掉敌方的喉咙和整个头部。
  
糸切铗血染喉 糸切铗血染喉

京乐春水其他技能

技能图片
破道之七十八 斩华轮
从施术者的身边释出一道环形的光轮利刃,可在触及对手的瞬间造成斩击伤害,其威力甚至足以摧毁一栋建筑物的顶端。春水曾于千年血战篇对处于完圣体状态的利捷·巴罗施展此技,但对后者丝毫不起作用。
“无间”钥匙
京乐春水将无间的钥匙藏入心脏,如果春水死亡,无间将永久关闭,无间内的犯人将永远无法离开。
双刀流斩术
先用斩速更快,善于防御的短刀玩弄敌人,再用重量较大,善于攻击的长刀给敌人致命伤。此技的精髓在于巧妙地利用双刀的攻击范围之差。春水的双手都会使用长刀或短刀,攻击距离可以在实战中瞬间调整。 [4] 
撞指
指尖在触及敌人的一瞬间将其弹飞。春水曾以此技击倒茶渡泰虎,有读者误以为此技是“破道之一 冲” [5] 
诱袭
扔出斗笠、羽织或其他东西阻挡敌人视线,再趁机攻击敌人要害。有时春水会在敌人说话时突然发动攻击,或者在敌人将注意力停留在他人身上时突然发动攻击,其实就是偷袭。
劝酒
春水随身带着酒壶,遇到敌人时就请对方喝酒,目的是拖延时间或将其灌醉,茶渡泰虎曾拒绝春水的邀请,春水与浮竹在249年前捉拿痣城剑八时,劝酒也遭到痣城的拒绝。 [6] 

京乐春水战斗力

体力
70
京乐春水 战斗数据 京乐春水 战斗数据 [7]
攻击力
90
防御力
90
机动力
90
100
智力
90
总和
530
评价
真不愧是队长级的实力,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对于那些自己不关心的战斗,他总是有所保留。 [7] 

京乐春水角色经历

编辑

京乐春水早年经历

年轻时 年轻时
全名“京乐 次郎 总藏佐 春水”,京乐春水出生于上级贵族,是家中的次男,原本具备了擅长武艺的血统,但因为他讨厌练习武功,老是游手好闲,只好被家人强迫送进真央灵术院就读。年少时期的春水曾多次溜进老师元柳斋的卧室,发现墙上挂著全身被烈焰包覆的山本的画像,却被随后进屋的的元柳斋呵斥了一顿。
山本解释道,那是很久以前在尸魂界陷入危机之际现身的“魔物”,然而这头“魔物”的出现,反让尸魂界陷入更险峻的局势,随后更提到倘若这头魔物再次现身的时候,亦代表自己将再也无法顺利归来。当时的京乐虽然无法理解山本诉说的故事的含意,只是懵懂地望着神色凝重的山本,然而山本直到身故以前,仍铭记着师徒俩的这段往事。 [2] 
春水自幼便和兄长相处不睦,直至兄长和出身神官家系且司掌祭祀,肩负守护圣刀“八镜剑”的使命,仅有女性始能名列家谱的女系家族伊势家,(即七绪的母亲)结婚后,兄弟俩的紧张关系始获得缓和,他亦开始频繁地至兄嫂的住处玩耍休憩。然而,伊势家族的成员向来有着“和家族女性成婚的男性将会英年早逝”的宿命,春水的兄长于婚后没多久便撒手人寰,原本希望借着婚后和娘家断绝关系以终止该项宿命的七绪的母亲,则因为嫁进贵族家的女性必须于丈夫过世后不得和夫家有任何往来的规定,被遣送回娘家。为了保护女儿不被伊势家族的诅咒影响,七绪的母亲委托春水替她保管伊势家族历代守护的圣刃“八镜剑”,春水亦允诺会保管该把刃,并持续地遵守约定保护着七绪。 [8-10] 
春水和浮竹十四郎同是元柳斋的得意门生,也是真央灵术学院毕业生中最先成为队长的。在110年前紧急队长会议上,京乐队长为了阻止大鬼道长握菱铁斋亲自去前线,自己派副队长莉纱随同平子真子等人去前线支援九番队。结果莉纱反遭蓝染陷害虚化没能回来。京乐队长一直愧疚此事,此后便保护着七绪尽量不让其战斗。 [11] 

京乐春水尸魂界篇

猥琐的样子 猥琐的样子
初次登场于一番队紧急召开的队首会上。散会不久,春水就遇上了刚刚击败八番队第三席的茶渡泰虎。最初春水刻意让七绪待在楼上洒花瓣以营造出场气氛。岂料七绪后来竟将剩余的花瓣全数倾倒在他的身上,还顺势将花篮直接扔到他的头上。春水邀请茶渡和他共饮,茶渡以“未成年不能饮酒”为由给予回绝。春水坚持不让茶渡离开现场,茶渡只得反击。春水拔出斩魄刀花天狂骨将其斩晕,七绪欲下杀手,但被春水阻止,后联络四番队成员将茶渡泰虎送到综合救护诊所接受治疗。 [6] 
春水有感中央四十六室对露琪亚的判决不公,遂联合浮竹十四郎等人阻止双殛对露琪亚行刑,但这种劫法场的行为触怒了总队长元柳斋,春水、浮竹被迫与之对战。战斗期间的众队长收到了四番队副队长虎彻勇音传达的蓝染叛变的消息,元柳斋立即与浮竹、春水停战并赶到双殛台捉拿蓝染,可惜被其脱逃。 [12] 

京乐春水破面篇

对战史塔克 对战史塔克
春水与浮竹、七绪进入大灵书回廊调查时,发现蓝染曾经查阅有关王键制作的资料典籍,洞悉了蓝染欲刺杀灵王的野心。后跟随总队长元柳斋抵达空座町对抗以蓝染为首的破面军,并与十刃之 No.1 史塔克展开激烈交战,最后以“艳鬼”击败了史塔克。 [4]  在众队长围攻蓝染时,春水试图用“影鬼”重创蓝染未果,反而中了蓝染的“完全催眠”,被蓝染砍伤。
当蓝染被一护、喜助封印后,春水接受治疗顺利康复却因为“队长羽织是装饰品”的言论惹来山本总队长的责骂。 [13] 

京乐春水代理死神消失篇

空座町大战结束1年5个月后,春水跟着护廷十三队所有正副队长灌输各自的灵压,协助浦原喜助制成帮助一护恢复死神力量的灵刀。在一护击败初代代理死神银城空吾后,春水和众队长迎接一护商谈银城安葬事宜。事后春水忍不住对浮竹感慨“不论何时,年轻人的成长对前辈而言,都耀眼得令人想别开视线” 。 [14] 

京乐春水千年血战篇

总队长 总队长
灭却师进攻尸魂界时,春水遭敌人持枪重创成伤,失去右眼与半只右耳,右边的太阳穴亦因此留下伤疤。 [15]  事后春水开始配戴眼罩遮蔽右眼,在诸位队长瞻仰元柳斋遗留的斩魄刀时,制止碎蜂狛村左阵的口角冲突,勉励诸位队长应继续往前迈进以面对接下来的挑战。并接受中央四十六室的命令,继任一番队队长及护廷十三队总队长之职。 [1] 
尽管春水知道卯之花烈更木剑八必有一方会在决斗里丧生,但因为顾及更木剑八的实力将会是战胜无形帝国的关键,遂特地允许卯之花烈借用真央地下大监狱的空地,与更木剑八厮杀。 [16]  现正在现世,告知有泽龙贵浅野启吾小岛水色三人有关黑崎一护的消息,并给他们一人一张可以自由通往尸魂界的通魂符。 [17] 
灭却师第二次入侵瀞灵廷,春水与星十字骑士团团长雨葛兰·哈斯沃德一直处于对峙状态,之后友哈巴赫将哈斯沃德召回处刑战败灭却师才结束对峙。友哈巴赫攻占灵王宫并刺杀灵王时,春水前往了地下监狱最底层“无间地狱”会晤蓝染,告知尸魂界即将崩坏一事,之后他将蓝染放出,并在浦原等人的帮助下与其他死神们登上灵王宫 [18] 

京乐春水诀别谭篇

带领众人前往敌人大本营 带领众人前往敌人大本营
登入灵王宫后,却发现呈现在眼前的是异样的景象,迅速的观察并加以猜测最坏状况友哈巴赫已分解并重建灵王宫完全将其据为己有,向众人传达不容乐观的情况后,动员全体人员前往敌人大本营 [19]  。在逐渐接近敌人大本营过程中队伍中的副队长却陆续遭利捷·巴罗狙击,在所有人陷入无法回避的窘境时,春水决定挺身而出,故意暴露在利捷的射程范围内以诱出其藏身之处。随后利用“不倒翁游戏”来到利捷身后,对方虽然在紧急时刻察觉并顺利躲过但武器已被斩为两截 [20] 
之后春水发现跟在身后的副队伊势七绪,劝其传达消息打发走后向面前的利捷解释了“不倒翁游戏”的规则,对方却认为这个游戏不可能再奏效,春水则认为彼此都知道规则才叫游戏,两人再度展开交战,利捷基于之前获得的战斗情报,轻松破解不倒翁躲过春水的影鬼并击伤春水左脚 [21]  ,但春水使用影子的残像“影送”一直压制利捷,
被利捷·巴罗贯穿腹部 被利捷·巴罗贯穿腹部
短暂周旋后将利捷一刀穿胸,利捷则睁开双眼并表明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才可以使用万物贯通的精髓,身体贯穿春水的刀刃躲过致命一击,又提到他是被友哈巴赫最后赋予力量的灭却师,是最接近神的男人,在之前与春水的战斗中已经三度睁开双眼,随后便可持续睁开双眼作战,开启完圣体「神之审判」锁住对方的行动使春水肩部与腰部受伤 [22]  ,被逼入绝境的京乐春水在确认周遭没有其他人后,最终卍解斩魄刀「花天狂骨·黑松心中」 [23]  。卍解后伤寒刺骨的灵压影响到亚斯金·纳克鲁瓦尔黑崎一护一行,并使天气受到影响而转暗。对将想尽快解决自己的利捷·巴罗将在之前的战斗中所受的伤害反而反馈给了对方,并将对方彻底封锁行动后拖入耗尽灵压而涌出的水中 [24]  ,最终将想逃离这寒冷深渊的利捷用影子终段割喉爆头,一切结束,春水准备枕着实体化的“花天”休憩片刻,但在两人都始料未及的刹那一道白色光柱突然贯穿了春水的腹部,怨怒的神之使者再度复活 [25] 
守护七绪 守护七绪
感慨对方的难缠后被花天劝诫逃走为妙,正因重伤而要陷入昏迷的时刻被再度赶来战场的七绪弄醒,两人因暂时避免与敌人面对面而躲进“影鬼”,随后春水唤出实体化“狂骨”道出七绪母亲及伊势家族的一切因缘 [26]  ,最终将其母交托给自己的祭祀宝剑交还给七绪,随后七绪由利捷鼻尖上方的影内窜出并亮出八镜剑与其对峙 [8]  ,反射着对方发出的光芒,用神剑朝对方砍去,却被对方本能的防御只是略微伤及手臂。因初上战场内心产生动摇之时春水由影内出现站在七绪身后守护对方 [9]  。利捷因察觉到危险而想将其抹杀,使用必杀神之喇叭时,春水用细语鼓励七绪使其放松,最终合两人之力用八镜剑反弹利捷的神之力将其击碎 [10]  ,随后搀扶起因惊吓过度而瘫软的七绪,并故作轻松准备归队但还是因为重伤与疲惫交织而倒地不起,感慨自己过于狼狈,但稍作休息后便去追赶众人 [27] 

京乐春水大结局

无形帝国战役落幕十年后,春水带着酒至浮竹的坟前饮酒致意,感慨自己直至接替已故的导师山本成为继任总队长,才体会山本统领护廷十三队的用心良苦和长久以来背负的重责,并偕同七绪出席主持新任队长就职典礼 [28] 

京乐春水对战记录

编辑
VS茶渡泰虎,胜 [6] 
VS山本元柳斋重国,中断(与浮竹联手)
VS利捷·巴罗,胜(与七绪一同将其击碎) [10]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动漫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