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信息

中文名
上杉升
外文名
Show Wesugi
国    籍
日本
血    型
A型
身    高
172cm
出生地
神奈川県
出生日期
1972年5月24日
职    业
主唱、作词
代表作品
寂しさは秋の色、ふりむいて抱きしめて
鞋子的码:
25.5
家族构成:
父、母、兄
家人的称呼
アンタ,お前(表示亲爱的意思)
作词作曲场所
自己家

上杉升成长经历

编辑
上杉初中时代看过从朋友那儿借来的Guns N Roses的录影带后便下定决心向音乐道路发展。曾自己组织过乐队,在街市的演奏厅Live活动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可以确凿考证的乐队名为“EXPLODE”。
19岁左右时在其就读的音乐学校被发掘,1991年12月4日作为WANDS的成员正式出道。在队期间承担了所有作品的作词,将一种基于自己人生体味的富含人情味的歌词,配合独具魅力的嗓音,作为一位卓越的音乐人在乐坛上崛起。其后,藉由Kurt(NIRVANA)的自杀事件为契机,重新审视了自己的音乐姿态。…于是,1996年6月30日,以音乐性不同为理由退出了WANDS。在个人活动中,与WANDS时代同期退出的柴崎相互吸引,于1997年11月23日结成al.ni.co。98年3月21日,以一曲《TOY$!》再出道。之后发行的大碟《海魔女》(Siren)可称为是圆其少年时代梦想的摇滚大碟。
2001年8月,al.ni.co解散。9月1日,上杉的官方网站wesugi.net开设。后来经历一系列的累积与发展,成为了知名的个人网。

上杉升首次出道

1991年12月4日,以单曲《寂しさは秋の色》在日本正式出道,作曲由当时Being仅次于织田哲郎的作曲家栗林诚一郎担任,此后又先后发表单曲《ふりむいて抱きしめて》和专辑《Wands》,但都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功。所以,他先是联合多々纳好夫和鱼住勉,以《もっと犟く抱きしめたなら》一鸣惊人,紧接着由于当时人气很高的偶像派明星中山美穗合作,依靠《世界中の谁よりきっと》使他们在日本的名气大增。于是,认为自己已经有一定人气的上杉决定渐渐脱离Pop路线,将曲风转向Rock。另一方面,由于不满于Wands与中山美穗合作的一期Leader大岛康佑退出,使上杉在音乐道路上的发展更为自由。自此,Wands第一期结束,第二期正式开始,同时上杉的歌曲也开始变得更富内涵。
1993年2月26日,单曲《时の扉》发行,上杉在CD封面上的姓名书写由原来的“Uesugi Shou”改为“Wesugi Show”,宣告着他的音乐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93年是Wands最多产的一年,也是最辉煌的一年,仅这一年中Wands就发行了2张专辑与4张单曲,其中《时の扉》更是Wands销量最高的一张专辑。不过,在上杉早期的专辑中,比起销量最高的《时の扉》,我更喜欢《Little Bit…》,因为在这张专辑中,上杉的歌词显得更有深度了。但是,这张专辑的销量却未超过《时の扉》,原因自然是这张专辑不太合大众口味。这段时期的上杉,也许起先仅仅是抱着一种提升自己的名气的想法来做流行音乐的,但是,上杉可能想过,与其仅仅以提升名气为目的来违心的做音乐,还不如全身心投入进去,就算是流行音乐,也要做其中最好的,做出与众不同的流行音乐,于是就有了《Little Bit…》。1994年6月,Wands开了第一场大型演唱会“LIVE-JUNK #1——KEEP MY ROCK’N ROAD”,演唱会门票在开售数小时内便已抢售一空。这场演唱会带给他的影响非常大,同时,上杉认为差不多到了将自己歌曲的曲风转为Grunge,并开始做自己理想中的音乐了的时机了。事实上,也正是在这时候,上杉的音乐开始进入了成熟期。1995年2月13日,上杉转型后的第一张单曲《Secret Night ~It’s My Treat~》发售,风格有了明显的转变,充斥着喧嚣的电吉他和声嘶力竭的吼叫——纯正的Grunge风格。但是歌迷的反应却是“不喜欢”、“转变太大了”……在前一张单曲《世界か终るまては…》大卖120万张之后,新单曲的销量竟然惨跌至了原来的十分之一。作为一支高销量的人气乐队,这样的失败是绝不允许的,但是上杉却仍然坚持自己的音乐理念,坚决不走回头路。此后的《PIECE OF MY SOUL》、《Same Side》、《Worst Crime ~About a rock star who was a swindler~》这些作品,我认为一部比一部好,但销量却一部不如一部。正因为如此,Being公司高层开始对Wands的发展进行干涉,于是,高傲的上杉和共同的音乐伙伴柴崎在 1996年毅然宣布退出WANDS,并辞掉了Being这一实力雄厚的唱片公司,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人气,自组乐队ai.ni.co,更彻底的贯彻了自己想走的Grunge路线。Wands后来的作品中,《Secret Night ~It’s My Treat~》和《PIECE OF MY SOUL》感觉是上杉在抒发自己内心的矛盾,其中专辑《PIECE OF MY SOUL》我个人认为是WANDS史上最完美的作品,它在WANDS创作力日趋成熟同时摆脱了过去浮躁的流行性的束缚,以成熟稳重的摇滚风格充分展示了这个实力摇滚乐队的内涵魅力。然而,这却是Wands最受争议的一张专辑,在歌迷中反响并不是很好,很多人认为这已经不是原来的WANDS了。之后的《Same Side》是上杉对这个黑暗社会的批判,而《Worst Crime ~About a rock star who was a swindler~》则是上杉对他自己的一次深刻反省,讲述了他要努力追求自己的梦想,却不得不浪费光阴,违心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估计是在Being对Wands横加干涉之后上杉才有了这种想法的)。在这次反省之后,上杉便退出了Wands,摆脱了Being对他的束缚,并与共同的音乐伙伴柴崎组建了新乐队al.ni.co。可以说,从这时开始,上杉已经真正的成熟了。

上杉升al.ni.co出道及解散

1998年3月21日,al.ni.co出道。al.ni.co时期的上杉,一直在做着他所喜欢的音乐。然而悲哀的是除了《TOY$!》这张单曲的销量稍微好一点之外,后来的2张单曲和1张专辑简直可以说是乞丐销量。事实上我觉得后来的《晴れた终わり》和《カナリア》跟《TOY$!》比要好许多,专辑《セイレン》更是一张令人无比震撼作品。但《TOY$!》的销量居然比《晴れた终わり》和《カナリア》要高一倍,大概是很多人先是抱着支持上杉的态度买来第一张单曲之后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时,就不再买al.ni.co的碟了。另一方面,由于上杉和柴崎在音乐理念上的想法出现了分歧,导致了al.ni.co的解散。关于al.ni.co的解散,我认为有两种可能性:其一上杉想摆脱柴崎独自做音乐;其二是柴崎认为自己离开上杉可能会发展得更好,于是退出了al.ni.co。我认为第二种假设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al.ni.co时期柴崎只为《Prayer》一首歌作过曲,其他歌曲的作词作曲全是上杉。
al.ni.co解散后,上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任何消息。
再次出道2004年11月3日,在乐坛上销声匿迹了有5年之久的上杉升发布新专辑《L.O.G》,正式以“上杉升”的名义重新出道。《L.O.G》是一部受NIRVANA音乐影响颇深的作品,再加上正好是在Kurt去世第十年发表,很多歌感觉都是用来纪念Kurt的。第二年8月3日,上杉又与原X-Japan吉他手Pata合作,推出单曲《飞んで散れ》,此后,又在6个月内以很快的速度先后发行单曲《Poo Pee People》和专辑《Blackout In The Galaxy》。我感觉,上杉现在的音乐要比以前成熟多了,歌词也更有深度了。像《Poo Pee People》就是无情的批判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非常具有讽刺意味;而《飞んで散れ》则是上杉以他自身之中最令人惧怕的那一部分为原形写成的歌。
关于《飞んで散れ》,上杉说:“疮痂是没有神经的,但与普通肌肤相较之下,也是会感受到疼痛的。乱挠那个疮痂,疼痛感就会反复不断的出现,伤口便会逐渐扩大并持续下去。这样一来伤口渐渐变大同时也被掩盖掉,只留下在不知不觉中已不知疼痛为何物的自己。也正因此,不能再次将伤痛掩盖,有将其暴露于外的必要性。订缀上这样的想法后,就有了现在的《飞んで散れ》”。在伤口完全愈合之前,会结上一层类似疤痕的东西,也就是疮痂,有时会有轻微的痒感,便会用手不停的去抓挠,这样就会因抓破伤口而感到疼痛,然后疮痂再慢慢的愈合,形成新的疮痂。这样的动作不断的重复,于是,随着伤口的扩大疮痂就越积越厚,在不断重复的过程中,自己对于抓破伤口的疼痛也日渐习惯和麻木。与其让自己不断被动地接受这个疮痂,而对疼痛日趋麻木,倒不如自己主动地掀掉疮痂,让它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来的更彻底些,虽然,会很痛但却能真实的感受到它的存在,这大概就是上杉所说的“用光来溶解疮痂”的意思吧。上杉在al.ni.co时期的一次报告会上说过,al.ni.co的音乐是要表现自己内心葛藤,或许和《飞んで散れ》中提到的疮痂有类似之处。
我觉得,真正的摇滚人应该是为了摇滚而不顾一切的,这一点,Kurt和上杉都已接近。其实,上杉和Kurt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但上杉要比Kurt稍微理智一些。我一直感觉,他们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于是,Kurt选择了自杀,而理智的上杉不会这么做,他选择了远离这个社会中一切虚伪的事物,在自己的世界中活着,干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所以说,虽然上杉依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中,但是,他实际上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不需要像Yoshiki那样为了改变命运而不停地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也不需要像Hide那样顺着命运活着,他,活出了生命的原色

上杉升演唱会

1994年6月,Wands开了第一场大型演唱会“LIVE-JUNK #1——KEEP MY ROCK’N ROAD”,演唱会门票在开售数小时内便已抢售一空。这场演唱会带给他的影响非常大,同时,上杉认为差不多到了将自己歌曲的曲风转为Grunge,并开始做自己理想中的音乐了的时机了。事实上,也正是在这时候,上杉的音乐开始进入了成熟期。 [1] 

上杉升作品

编辑

上杉升单曲

《寂しさは秋の色》
《ふりむいて抱きしめて》
《もっと犟く抱きしめたなら》
《世界中の谁よりきっと》
《时の扉》
《Little Bit…》
《Secret Night ~It’s My Treat~》
《PIECE OF MY SOUL》
《Same Side》
《Worst Crime ~About a rock star who was a swindler~》
《飞んで散れ》
《Poo Pee People》

上杉升专辑

《Wands》
《セイレン》

上杉升人物评价

编辑
每个人都有偶像,上杉也不例外。一直以来,上杉的偶像都是那个曾经在欧美引起轰动的神话般的乐队Nirvana的主唱Kurt。上杉其实一开始就打算成为像Nirvana一样的歌手,但是他很清楚,在
近照 近照
日本这种Grunge风格的歌曲根本不会有什么人听(上杉转型后人气大跌就证明了这一点),很难取得像Nirvana在美国那样的辉煌成就。于是,他决定先不急着做自己理想中的音乐,而是先想办法打响自己的名气再说。
1994年4月5日,上杉最欣赏的乐队Nirvana主唱Kurt自杀,这使得逐渐成熟的上杉重新审视自己的音乐观,并决定对WANDS一贯走的POP ROCK路线进行改变。于是,Wands最后一首流行音乐作品《世界が终るまでは…》(直到世界尽头)发行(事实上这首歌的曲风已经有些偏向Hard Rock了),这首歌在中国的影响力就不用我多说了,作为《灌篮高手》最经典的片尾曲,大多数中国的歌迷都是因为这首歌才喜欢上Wands的。《世界が终るまでは…》虽然依然属于流行音乐,却截然不同一般的流行音乐,不管在哪里,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有怎样的心情,每次听到它,都会引起许多人的共鸣。也许整首歌的基调并不积极,但却能让人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荣耀,就像三井那双眼里的荣耀,就像上杉对于摇滚精神的荣耀
现在的上杉,已经真正到了一种“淡泊名利”的境界。实际上满足是抵制伤害的良药,也就是古人所说的“知足者常乐”,知足者不是不求进取,而是在衣食无忧之后,淡泊名利,追求一种精神上的超脱于愉悦。历史上许多文人,如袁枚,看开了名利场上的争夺,年仅四十岁便归隐山林,潜心创作。而有些人为了名利、为了金钱斤斤计较,多了还想再多,总感到不满意,无限度的攀比,于是,总有失落感。被名利及金钱的欲望折磨得双眼通红、头脑发昏、筋疲力尽、烦恼丛生,岂有幸福和欢乐可言?也许上杉看上去总是孤单一人,但他确是幸福的,这是一种超脱世俗的幸福。
上杉曾经说过:“并不认为继续就是全部。因为再继续下去的话,也有可能毁掉很多。”这大概也就是上杉当初毅然宣布退出Wands的原因吧。“无论如何(绝对地)也不能在WANDS中把音乐继续下去了吗?”在杂志里面对这样的提问,上杉回答:“要说是“绝对”的话,也有不能回答得很“绝对”的地方”。也许,上杉一直有一种想法,如果继续留在Wands里的话,就还会像以前那样违心地做着一些自己不喜欢的音乐,这显然不是他所期望的。继续Wands的音乐,就会毁灭上杉的梦想,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退出,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试想,那些只知道名利的中国流行歌手们,会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放弃自己如日中天的人气吗?显然不会。
舞台上的上杉,虽然不像Toshi那样有着惊人的爆发力、高水准的演唱、强烈的现场意识、巨大的感染力,一边平衡狂暴的鼓飞扬的吉他坚韧沉稳或是跳脱不拘的贝司,一边近乎完美地控制场上节奏与气氛,但是,他的歌曲却可以从灵魂深处默默地感动着每个听众。
上杉升,已不仅是一位音乐家,更是一位哲学家。在他的身上,有一种无法抗拒的荣耀,那种上杉对于摇滚精神的荣耀。而且,上杉是我所见到的为数不多的出道十几年还拥有极大的潜力并一直在进步的歌手,很多歌手都只是在一开始有着很强的实力,后来的作品就开始退步了(事实上就算是X-Japan后期的作品也不如从前了),而上杉则不同,从《Wands》到今天的《Blackout In The Galaxy》,每一张专辑跟上一张相比都有着很大的突破。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